快捷搜索:

书感|《且以永日》:只叹岁月短,不顾日夜长

原标题:面条长长路长长,只叹岁月短

忙起来的时候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下载了好多聊天软件只为接到客户。常常把自己忙成狗,记得我在某个聊天软件上跟一个陌生人聊天我今天回的隔一天后天才又回,四句话聊了四天。后来,他问我,咱们俩是有时差么。……

图片 1

七岁那年夏天,抓住一只蝉——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

当我静静敲下这几个字的时候,叶先生和小松鼠轻轻的呼吸声像是一支温柔的夜曲,让这个除夕夜,那么温润而美妙。

司空,应该是跟面条杠上了。前些日子,他刚写过一篇文章,历数面条的故事,于是我为之取名为我吃过的面,比你走过的路还长。

不经常逛qq空间了,反倒微信里的朋友圈我自己发的广告一大堆,何时变成了我自己最讨厌的了呢……有些朋友也变得不经常联系……可是我知道你们一直在,都在成长……有时很庆幸自己爱上的是最不可能的人,不可能的人从一开始都最清楚保持距离,感情才不会有伤害……他说你跟我在一起吧,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喜欢我,我笑了笑……何时变得不敢爱了呢……本来都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再说,以后也不会有交集了,……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我无法躲避那些刀枪剑影,只能迎面承受,次数多了,便懂了……凭自己感受,随自己所为……

图片选自网络

十七岁那年夏天,吻过你的脸——以为得到了全世界 

这几日在妈妈家,常常想起以前过年的时光,总是盼着过除夕,领压岁钱,放爆竹,放烟花。

今早,友人跟我说,当初在法国,立志要吃完巴黎的牛角包。三五年一晃而过,才发现那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笑话。当你太爱一样食物,就会感慨其博大精深,感慨岁月之短,甚至不足以去细细体会。

这是最后一次分享安妮宝贝的《且以永日》,也是我最艰难的一次自我问答。除了生死皆不是大事,这是真的。因为人在的时候,至少你可以告诉自己还有时间。可偏偏这场生死不是你我能控制,唯有希冀各自平安。

可到现在,我才发现喜欢你我相当于喜欢上了错误,爱上你我似乎爱上了寂寞

而现在,这一切又成了小松鼠的乐趣。

不知道能给你带来这种感受的食物,是哪一种呢。

我最不喜这种不公平,却唯独只能憋恨忍着。

一辈子这么长,我才不会只喜欢你一个人呢

愿在这样短的夜里,将岁月拉长,成为记忆的永恒。

——深夜君

可过后,又觉公平。若人生全是岁岁年年,又岂会去在意那朝朝暮暮。短暂岁月才让人学会恐慌、害怕、,才让人懂得抛弃、珍惜。

图片 2

- 正文-

这大抵也是人生最有趣的事。

图片 3

面条应该是最为花样繁多的面食了吧,几乎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面条。

安妮说,“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其实是他们对待死亡的态度,他们如何面对死亡的命题,决定了他们会如何选择对待生命的方式。”

图片 4

图片 5

死亡分两种:一是意料之中,二是意想不到。所以可想而知,这份态度也分出了几种。在我的想象中,我自然之道这是不可控的事,可越是知道,内心越是忐忑。

图片 6

麦子作为五谷之一,很久以前就已经是国人的主食了。话说起来,麦子磨粉做成的食物原来不叫面,至少在汉朝之前,面食都叫饼,东汉刘熙所著的《释名》中就讲到:“蒸饼、汤饼、蝎饼、髓饼、金饼、索饼之属,皆随形而名也。”汤面那时候还叫汤饼,所以黎明主演的《鸿门宴》里跑出一厨子说“我刚做了些面条”,就不免让人哑然失笑了。顺便说一句,武大郎卖的炊饼,不是烧饼而是类似馒头的蒸饼,那些在景区里扮成武大郎弄个烧饼担子瞎卖的家伙真该拉出去打打屁股,烧饼那时候叫胡饼。

记得外婆突然离世,母亲备受打击,花了几年时间才慢慢恢复。可我仍觉得母亲的内心有块东西已随外婆离去。也许是那句“我这一生再无人可叫爸妈”。听得人悲从中来,流泪满面。

图片 7

面从原来专指脸部的一个字变成同时指称麦面食物,应该是从三国时候开始的事儿,高晓松在《晓说》里说过,这跟曹操的干儿子何晏有关。在《世说新语》中有这样的记载:“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这事儿传到民间就简称“汤饼拭面,傅粉何郎”,自此汤饼就和面联系到了一起。到了宋朝的时候面条一词就通用开来了,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就记载有软羊面、桐皮面、插肉面、大燠面等面条的名称。

昨日问起母亲。是否怕离世。母亲当时相当平静,没说多余话,只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听得我无话可接,只能看着她。这个在岁月磨砺中逐渐认识世事无常,唯有伸手接住的女人。

图片 8

之后再次将话题拿给友人,一番对话下来,发现彼此竟也想不出任何对策,或者说本就毫无办法。也是忽然明白。这份询问背后也是一次自我人生的问答。我是否有勇气、有能力去面对失去至亲的孤单以及这份能全身心相信、依靠的爱。

面条瘦瘦长长,爱讨口彩听吉祥话的中国人因这“长”“瘦”二字对面条青睐有加,从唐宋时候开始,就将吃“长寿面”当作过生日的保留节目。刘禹锡在《赠进士张盥诗》诗中写道:“忆尔悬孤日,余为座上宾,举箸食汤饼,祝辞添麒麟。”宋朝马永卿在其杂记《懒真子》中说:“必食汤饼者,则世欲所谓‘长命’面者也。”这习俗一直流传到现在,生日要吃生日面,连单位食堂里都能在生日那天凭身份证免费吃碗面。

对于现在的我来讲,这是一条艰难的无法面对和跨过的坎坷。又或许仅仅是心病。

唐朝时候中国兼容并蓄,也向世界输出了大量中华文化,面条也是其中之一。日本的面条就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唐德宗贞元二十年,日本派遣第十五次遣唐使团入长安留学时,有一位叫空海的和尚也随团入长安学法,对就是电影《妖猫传》里那个空海,他在长安青龙寺学习期间也学会了面条的制作方法,回到日本后,他就将面条的制作方法教给了家乡赞岐县的乡亲,据说现在日本“赞岐面食文化研究会”几乎每年要来西安青龙寺做献面,以示感恩。此外,如今蜚声世界的意大利面,学界有一种说法,也是根据马可波罗从中国带回去的面条做法发展起来的。不过,马可波罗来没来过中国学界都还存疑,这个意大利面起源于中国,就权当一笑吧。

安妮说,“死亡同时让我明白要随时接受依赖被抽离,希望被破灭,等待被断绝,未来被扼制的世间规则。所有的事情,都是重复的,循环的。这样的痛苦。可是人必须把自己脱离出来看一看钢轮下幻象被碾碎的肢体。那些四分五裂的终究要化为虚妄的肢体。”

图片 9

其实这个话题是我想回避的。毕竟我还可以说自己年轻,不需要考虑。但越是这般,竟越加清醒和认真。大概是明白无处可藏,毕竟我就是那个话题的发问者。

面条一开始都很朴素,就是清汤寡水煮煮熟,但是慢慢的花头经就多了起来。袁枚在《随园食单》中记载了不少面条的做法,除了普通的打卤面、宽面之类,还记载了一款鳗鱼面,是将大鳗鱼蒸烂后,拆肉去骨,和入面中,并加鸡汤揉擀成面皮,切成面条后,再加入混杂鸡汁、火腿汁、蘑菇汁的汤中烧开,这吃的真是繁琐精致。另外一位大家吃面似乎更讲究,李渔在《闲情偶记》里说,别人吃面,是将调料下到汤里,所以汤有味但是面本身没滋味,“予则不然,以调和诸物,尽归于面,面具五味而汤独清,如此方是食面,非饮汤也。”所以他做了五香面和八珍面,五香面就是将椒末、芝麻屑拌入面中,用酱、醋,以及煮笋或者蘑菇、虾的鲜汁拿来揉面制成面条,“则精粹之物尽在面中”。八珍面也是这么个做法,就是更为繁琐,得把鸡肉、鱼肉、虾肉晒干,加上笋、香菇、芝麻、花椒,制成细末,再用煮笋、蘑菇、虾的鲜汁一起揉入面中。这个麻烦劲儿,在讲究效率的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愿意为了口吃的这么去折腾了。

前面说到不愿去体会失去至亲的孤单以及这份能全身心相信、依靠的爱。我想大抵是贪念作怪。毕竟除了这份亲情,还是希望自己成年以后有人依然愿意把自己当做小孩宠爱,或者说知道有双肩膀在任何时候都会无怨无悔可以依靠。

文 / 司空

可是细想,这份甜也是有时限的。我不知他们离开后会去哪里,可我知这份甜该是传递给下一代人手中了。虽然前提是痛苦的。可这样的痛苦难道不是反复在每个人身上轮回吗?这些肉体的灭亡,亲人的离散,是人类这一生都无法抹灭的丧痛,但新生的降临,不正代表这个世界又增添了一个联结吗?虽无法欺骗,他是否是他,她是否是她。但等到一定时间,我将离去,也许我也会如母亲般说“这是没办法的事”。谁都知道。

图 / 网络,循CC协议使用

然后,那个谁悄悄的流一场眼泪,却会更加快乐与珍惜活下去。

BGM / Forever young - 竹元和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历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感|《且以永日》:只叹岁月短,不顾日夜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