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北京卤煮火烧,只有老北京人才知道的味道

原标题:北京的这16个传说,连老北京人看了都懵,您知道几个?

北京有个说法,叫做卤煮、汤锅吃没人,炸糕、馅饼等排队。这是有道理的。卤煮火烧的味道在于火候的长短。越有名的馆子越容易火候不足,没别的,就是客人太多了,大肠小肠肺头刚刚煮熟,火烧还带着白茬儿就给捞出来剁了。怎么可能入味儿?

北京人喝茶多为香片,饮酒喜白干。过去北京人家里,都有一两个茶叶筒儿,茶叶按档次高低分别存之。

图片 1

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因此老北京有很多灵异事件传说。6月20号探访北新桥古井过程记录

小时候,最喜欢坐在大槐树下,

再说这料,我加了肺子,平时就比较爱吃肺,后来后悔没加肠,大肠一点不臭,筋道,艮究,肥瘦正。火烧瓷实,不噎人,吃的这个满足,满满一大碗一点没剩。炸灌肠觉得一般,爆肚不错。不说了,饿了,啃块西瓜睡了。

北京人睁眼头件事就是沏茶,喝完茶方吃早点。早点以豆浆油条烧饼包子为常品。也有出门至街头铺子摊儿,吃馄饨、豆腐脑儿、面茶、炒肝儿、小豆粥等。吃完早点还接着喝茶。

德胜门外以北偏西,元代土城护城河上,有座单孔的石桥,名曰“牤牛桥”。相传早年还有所谓“牤牛庙”、“牤牛坟”,皆为明代古迹。多少年来,人们对此有着一段近似神话的传说。

6月20号,我与韩鹏在和永宁老师父子分别后驱车来到正在施工的北新桥地铁5号线工地,与门卫口舌20多分钟后,毫无进展,而不能靠近新近挖出来的古井。但从门卫处瞭解到挖掘当天的情况,这次挖出的为一个枯井,约7-8深。并不想有些报纸所云,什么喷水不止(现在媒体误导现象十分严重)。文物专家到来后,对其进行勘察,得出结论,此井非传说中姚广孝锁苦海蛟龙之井,它的位置比传说中的井偏东北方向50米左右。

听爷爷、奶奶讲传说。

图片 2

图片 3

据说,当年明代四川尤为高僧,法名遍融,云游悲伤,路上并无侍者,随行的仅一头达牤牛而已。遍融老和尚骑在牛背上,手敲引罄,口诵佛号,向人们募化。沿途遇庙宇或村落,便稍事修整,仅牤牛独自驮钵外出募化,或为寺僧、村民驮水、驮粮。人们无不称奇。

因未能看见该井,所以始终不甘,于是便在瞭解该井大概位置后,准备采取偷拍的措施。

那些故事总有一点古灵精怪、不着边际。

满族祭祀的时候要以动物脂肪,内脏放入大锅熬制(这些都是乌鸦爱吃的),祭祀完毕后众人分食,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卤煮。后由宫廷厨师传入民间,为何说上面的说法有误,卤煮中的辅料蒜泥、辣椒油、豆腐乳、韭菜花,以及丁香、官桂、甘草、砂仁、桂皮、蔻仁、肉桂皆有解毒去腥气的作用,而如果本来只是肉类,不需要如此重的作料。

喝茶既能解渴生津,也是待客交际之道。过去北京的茶馆儿近乎眼下的交际及信息中心。其间有闲聊解闷儿的,洽商买卖的,谈古论今的,听大鼓说书的,听戏的,五花八门。

遍融老和尚来到北京,做了千佛寺,也就是今天德胜门内大石桥胡同拈花寺的首任方丈,名气很大。根据《竹宪随笔》记载,明代的莲池、紫柏、憨山等许多名僧都向他“参学”。平时,遍融在寺内修修持,只让随来的大牤牛背上驮一黄布稍马子,到京北一带募化供养,近至城关,远至清河,朝出暮归,从不间断。日久人们便知道此乃千佛寺遍融法师饲养的“募缘牛”,乡民们只要听到牛吼,便纷纷出来施舍,捐钱币、银两者有之,献米面、果品者有之......即使贼匪亦不忍侵扰。牤牛每日均满载而归。

商议后决定使用现在已经不常见到的28大杠子扒墙头拍照,真不愧是自行车中的老大负重160斤丝毫不动。上墙头后,惊喜发现枯井就在正前方,我们能看见的是井的枞刨的一半,大概有7-8米深,离地表4米左右的地方往下直至最底端有半圆型用砖码成的井壁。没有流水与铁链子的痕迹。

如今站在史迹前,回味这些故事,

图片 4

客人可自带茶叶,也可选柜上的,或小叶儿或高碎。泡茶馆儿可算旧京一景,有“上午皮包水”一说。(下午泡澡堂子叫“水包皮”)

一日,牤牛去清河募化回来,走到土城的护城河畔,卧地休息时,忽有一乡民老者喊道:“大牤子,泥还不快回去,听说老和尚圆寂了!”其牛当即泪如雨下,朝天大吼三声,滚地身亡。见着无不感动,皆说:“此牛不凡,通人性,有佛缘,真神牛也。”

我们的举动引起周遍群众的围观,其中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给我们讲了传说中古井的一些情况,首先是它的位置,大爷清楚的记得在50年代的时候,在修建马路的时候曾经挖出过那口井,位置在现在北新桥路口的东北角把口处,早先那里是个岳飞庙,该庙非常之小,后来改为花店,而古井的位置就在花店中花坛子的正下方。记得当时有很多人围观,他并没有挤进去,只是听说在人们往外拉铁链的时候,突然听见井下有巨响,于是就停止了行动,至于下边拴的是什么说法就多了,龙,龟。但大多数老人都认同姚广孝锁住苦海幽龙之说法,而且还很自豪地说,北京地名变的不计其数,惟有北新桥始终不变就是这个原因了。

却又饶有趣味,生硬的石头似乎充满了灵气。

卤煮火烧是老北京纯粹的东西,土生土长,比京剧还要纯粹。最初的卤煮出自于宫廷的“苏造肉。”据说光绪年间因为用五花肉煮制的苏造肉价格昂贵,所以人们就用猪头肉和猪下水代替,经过民间烹饪高手的传播,久而久之,造就了卤煮火烧。地道的北京人估计没几个不好吃卤煮火烧的。火烧切井字刀,豆腐切三角,小肠、肺头剁小块,从锅里舀一勺老汤往碗里一浇,再来点蒜泥、辣椒油、豆腐乳、韭菜花。热腾腾的一碗端上来,火烧、豆腐、肺头吸足了汤汁,火烧透而不黏,肉烂而不糟,的确是香啊。

老北京居家喝茶有“茶卤儿”一说,即于小茶壶中沏茶只续三分水,闷着,这点儿浓酽之茶谓之“茶卤儿”。

寺僧为纪念自己的开山祖师遍融老和尚和他的牤牛,就在北郊土城外修了一座塔院,为老和尚安葬;在“神牛卧化”的地方修了一座桥,命名为“牤牛桥”并将牤牛葬于附近,修了牤牛庙和牤牛坟。

不知道过一段时间5号线竣工的时候,这传说中的古井是否会与我们见面,井底是否还有铁链,它是否还拴着传说中的苦海幽龙,这条恶龙是不是会出来淹了北京城。

这16个传说,

图片 5

等口渴时,续上滚开之水,喝入口中温度适宜,且香洌醇厚,致满口生津。喝茶时常伴有吸啜之声,旁边听者亦能觉其香。

直到20世纪50年代以前,拈花寺后院祖茔遍融遗像前仍有个铜制牤牛,牛背上驮一铜钵,牛前还有一槽。当年,这些文物可与牤牛桥等估计传说互相印证。

传说老北京八大离奇事件里也有最后一班车

就算您是老北京人也未必全知道!

你吃过卤煮火烧吗?快来和我们分享分享你记忆中的味道!

再一说叫“烫嘴的”。所谓烫嘴的指所喝之茶必须热,以烫嘴为度。老北京就腻味温吞水,假如喝一口不烫嘴,噗的一口就吐了,绝不往嘴里咽。从温吞水又勾连出做人做事,“温吞水”作风在北京话里是含批判意味的。

北京的330路车当初是颐和园开住香山的公共汽车,大约是92年,有一个晚上的330末班车,一个小夥子上来了坐在车里。左右一看,这个车里很空,只有司机,售票员,和两个坐在一起的乘客。这时下一站到了,上来一个老头,然后车就缓缓的开动了。刚过5分钟,这个老头就走过来一把抓住小夥子的衣领说:你刚才骂我干什么?小夥子:我没有骂你呀?你骂我还不承认,这事没完,你得马上跟我下车,这事没完!司机马上停车!!司机没办法只好停车。老头和小夥子下车后,小夥子就问这个老头:你有病呀,谁骂你了??

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沏茶也有讲究。花茶不比乌龙、龙井等茶,沏茶须用冒开儿之水(“冒开儿”者,不是鼎沸的水,略弱于滚开之水)。高举热水壶注入沏茶之器,谓之“砸”,不“砸”则茶叶沏不开。茶壶沏茶后注出之第一杯,须再倒回茶壶,此亦谓之“砸”。

小夥子,你还不谢谢我!你没看见刚才车里的那两个人没有腿吗?

图片 6

图片 7

结果第二天这个末班车就再也没有了踪影!这个事北京电视台还曾经在电视上辟谣呢,反正挺有意思的!

1

小孩儿给长辈沏完茶,端一杯给长辈,长辈往往说一句“再砸一下”,意即将杯中之茶倒回壶中。这些均为旧京人家儿喝茶之细枝末节,规矩讲究,现在几乎看不到了。

北新桥的海眼

北京城如何成了“哪吒城”?

老北京喜欢喝酒的人很多,酒量大者不是特别多,但喜欢喝口过过瘾。过去北京人所喝白干,多为高粱酿制之烧酒,度数高,性烈,点火就着,喝着解气。冬季里讲究喝烫酒。

说这刘伯温和姚广孝俩人建了北京城,发现北京城有几口海眼,东边通到大海。最大的俩一个在京西玉泉山镇在一个大庙地下,一个在北海,被白塔镇着,还有一口在北新桥。没镇住。这镇海兽就老出来闹腾。刘伯温就跟它商量,我们要建北京城,你先进去等什么时候这桥变了旧桥你再出来。镇海兽想了想就跳进了海眼。自此,刘伯温就告诉百姓,这里只能叫北新桥,永远不能叫旧桥了。后来年头,这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两会,一回是rb**进北京,顺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音,伴着腥味。rb人慌了,赶紧把链子又顺了回去。第二次是红卫兵破四旧。也把大铁链子往上拉,结果跟rb人一样。也全吓傻了,赶紧恢复了原貌。

图片 8

烫酒有两法,一是用热水温酒,专有里外两层的瓷质酒壶。另一种烫酒满有意思。过去喝酒的主儿都有个锡镴酒壶,温酒时先把一个大蓝边碗扣桌子上,然后往“碗足儿”里注满烧酒,点着,举着锡镴酒壶就着寸来高的蓝火苗儿转着圈儿燎。碗足儿里的酒烧尽,酒壶里的酒也烫热了。烧“烧刀子”可谓“二烧”,饶具雅趣。

最近一次跟北新桥海眼有关的事是修地铁几号线来的,新闻里还播了,说是为了不破坏北新桥的一口古井,地铁绕了多少多少公里。

北京在元代就已经有了哪吒城的雏形:南三北二,东西各三。张昱写道:“大都周遭十一门,草苫土筑哪吒城。”进城三门是“三头”,北城二门是“双足”,东西各三门是“六臂”。

北京周边乡村都酿制高粱酒,良乡高粱酒即有些名气,但均不如山西高粱汾酒。老北京还喜欢喝莲花白、菊花白。

大家都知道故宫对外开放的其实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对外开放的。具体原因谁也说不清楚。但传说,刚解放那会,故宫博物院晚上巡查保卫的人员经常看见有种奇怪的动物,说像老鼠但特别大,说像猪又跑的奇快。人说这是皇族养在东西宫内镇宫之兽。后来好些人想抓住一两只,但这快六十年了,看见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真正抓住过一只!想来真是神奇。

而众所周知,后来的北京是“八臂哪吒城”。正阳门是哪吒的脑袋,瓮城东西开门是耳朵;正阳门里的两眼井,就是哪吒的眼睛;东边的崇文门、东便门、朝阳门、东直门,西边的宣武门、西便门、阜成门、西直门,是哪吒的八臂;北面的安定门、德胜门,是哪吒的两只脚;皇城是哪吒的五脏,皇城的正门——天安门是五脏口,从五脏口到正阳门哪吒脑袋,中间这条长长的平道,是哪吒的食道。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莲花白细品略有药味儿,清冽而微具甜头儿。再有就是黄酒。黄酒非南方独有,山东、北京、山西都产黄酒。山东黄酒分“甜头儿”与“苦头儿”两种,甜头儿谓之“干炸黄”,味寡如水,意思不大。苦头儿叫“苦清儿”,与绍兴花雕有一比,可算物美价廉。北京当地黄酒称“玉泉佳酿”,绝不输给“苦清儿”和“花雕”。早年北京不流行南方曲酒,自然更无茅台、五粮液之好。

菜市口刑场 ?

话说明永乐皇帝朱棣决定迁都,命工部人员来建北京城时,众官员都非常恐慌,不敢领下这个圣旨。因为那里是一片苦海幽州,有孽龙作怪,他们不能降服苦海幽州底下的孽龙。大军师刘伯温和二军师姚广孝自告奋勇,联手担当起建城之责。两人协议:一个去东边,一个去西边,各想主意;十天后再背对背绘出建城的图画,看谁的主意先拿出来。他们在路上分别都遇见了一个穿红袄的小孩,小孩跟他们说“照着我画”,那小孩就是哪吒。十天以后,这二位背对背地画出了同样的一个图画,都是这“八臂哪吒城”。

旧京饮酒之处除饭庄子、饭馆子、二荤铺之外,还有“大酒缸”。大酒缸者,不是造酒的地方,其实就是小酒馆儿。“大酒缸”的名字是因这类酒馆儿铺面不大,顶多两三开间,一坡进深,屋中多则七八桌,少则三五桌。所谓桌,实为缸。桌腿儿是盈径二三尺的大酒缸,桌面为寸许厚的木头缸盖儿。

大家都知道,菜市口是前朝的刑场。有这么一家裁缝铺子,就住菜市口,由于手艺好,生意很旺盛。时间久了就远近都出了名。就说有这么一年,夏景天儿,菜市口外砍死了一个乱x。当天晚上,裁缝铺掌柜的睡着正香,突然发现屋里有人走动,心里一想,八成闹贼。可又一想,这贼就让他闹吧,反正我这屋里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就眯缝着眼睛瞅着,这贼摸索了一会,倒也懂事出门随手把门给关了。第二天,掌柜的起床看看有没丢什么东西,一收拾发现自己的针线笸箩不见了。就在这时外头有人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掌柜的出门跟众人到荒郊一看,昨天那个斩首的人,脑袋和身子连在了一起。而且脖子上有一串细细的线痕,旁边就扔着裁缝铺的笸箩!

2

瘾大量小之酒客喝酒,非围缸而坐不可,不如此不能算下酒馆,更难称其为过酒瘾。这类小酒馆遍布京城,一条不长的胡同里总有两三家。六十年代中期,“大酒缸”风貌依稀尚在。笔者那时虽年幼,对这宗却记得还算瓷实。

菜市口斜对过儿有个鹤年堂,刀伤药出名。每次行完刑,夜里总有人拍门买刀伤药。后来,到鹤年堂买刀伤药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骂人俗话了。老铺现在应该已经拆了。

“高亮赶水”

大酒缸的酒菜儿以冷荤为主,无整桌席面儿。柜台上摆着两三个坛子,一尺多高,赭黑带釉儿,坛子盖儿裹着红绸。柜台里摆着七八个盘子,均为切好的熟食,客人隔着玻璃可一览无余。冷荤有酱、熏、卤猪肉系列,另有火腿、香肠儿、血肠儿、蒜肠儿、粉肠儿、小肚儿、大肚儿、熏鸡、熏鱼、爪尖儿、沙肝儿、肥肠儿、口条、猪耳朵、熏排骨、酱兔头儿、酱肉皮、松花、肉皮冻儿、鱼冻儿、豆腐干儿、花生米,以及一些凉拌菜蔬。大酒缸所卖冷荤都是自家手艺,样样儿勾人馋虫。

铸钟娘娘

图片 9

别瞧大酒缸铺面小,迈腿进屋即酒香肉香扑鼻,闻着香味儿都可解馋。

现在钟楼的大钟不敲了,当年敲的时候,尾音里总是带着隐隐的邪,邪,邪的声音。这老人就说了:这铸钟娘娘又在找她的鞋了!

刘伯温建北京还有一个著名的故事就是“高亮赶水”。据说元朝皇帝住在苦海幽州府,燕王扫北以后,这幽州府没了,就剩下一片苦海了。刘伯温要建北京城,就要制服盘踞在这里边的老龙王和老龙母。他们一看朱棣修北京的决心越来越大,刘伯温的主意也越来越坚定,便决定来捣乱,他们化成了一对老夫妇,用两只水篓装起全城的井水,推车带走。

大酒缸多卖散酒,酒具是粗瓷茶盅儿,一盅儿正好二两。便宜的每两只几分钱。

说这皇上盖了鼓楼,就要有和鼓楼差不多的钟楼。皇上下了圣旨责成工部在三个月内铸1万3千斤大钟一座。工部就找到了北京最好的铸钟师傅。大家齐心合力很早就铸成了大钟,心想这下可以请功领赏了。可谁知皇上看了大钟,极不满意,说这么大的一口钟怎么是铁铸的,黑漆漆的真难看。下令工部务必在三个月之内铸成一万三千斤铜钟一口,如若不成,拿工部大人是问。工部大人接旨谢恩,迅速找到铸钟师傅。说要是完不了工,你们的脑袋就都没了!铸钟师傅赶紧都回去工作。可是到了最后一夜了大钟还是铸不成,因为这铜亚,不好凝结。等凝结了,这钟早就变形了,于是大家只能坐在化钟炉旁边,等天亮就是大家的死期!

刘伯温就选山东大汉高亮去追水,并告诉他,在捅破水篓后,赶紧往回跑,不可回头。高亮骑了马,出了西直门,追上了龙王、龙母,捅破了一只水篓,高亮就往回跑,可是他没完全记住刘伯温告诉他的话,回头看了一下,结果被浪头卷走。

图片 10

说这铸钟师傅里有个年纪最大最受人尊重的,家里有个小女儿。这天小女儿来到铸钟厂给爸爸送饭,知道了大家的事情。没想到一头冲进了化钟炉。大家一看不好都上去拦,可都晚了一步,只有爸爸抓住了一只绣花鞋。可谁知大家一看化钟炉,铜水变成了另一种颜色。大家齐努力,竟连夜铸成了大钟。

高亮被水卷走的地方,就是高亮桥。现在按谐音叫"高粱桥"。可惜,他捅破的水篓装的不是那个甜水,是咸水。另一只装甜水的水篓被龙王就带到了玉泉山,所以咱们喝水老爱玉泉山的水。咱们城里边的水井不是甜水井。

掌柜的给客人打酒,酒客必紧盯掌柜手中的酒提子。酒提子分一两一提和二两一提。提了一工讲“急油慢酒”,打酒则须慢,一防提子摇晃不正酒洒出去,二让酒提子上的些许盈溢能便宜给酒客。

至于说后来,铸钟厂拆了在原址盖了一座铸钟娘娘庙,现在好像也拆了鼓楼后面就放着那口不用的铁钟。

3

几分钱一两的廉价酒劲头儿最冲,但没钱酒瘾大的人喜欢这样的酒。二两酒一口闷进,半分钟就算喝了顿酒。

隆福寺大火

“刘伯温赶石”

过去赶大车的把式,离酒馆儿尚有两丈远即高声吆喝道:“掌柜的,来一个。”大车正至门口,车把式跳下辕子,一手接过掌柜的手中酒盅儿,一手把钱递过去,一仰脖,咕咚一口喝尽。此时大车也就刚走过酒馆儿两丈来的,他扭脸儿疾走两步跳上车辕,呱嗒呱嗒悠哉而去。

话说多少年前的那场大火,把隆福大厦一把火点了。而且不仅住过东四的人都知道,那会儿,隆福大厦和它跟前儿的那条胡同多火啊!

图片 11

北京人春天尤讲尝鲜儿,过去京城外,菜地极多。菜农不及天亮即离家出门儿,或驴车或独轮车,满载带着露水泥土的时令鲜蔬,蹲在城门洞儿里等着头拨儿进城。比如春韭,又叫“青根儿嫩”,嗅之沁人心脾。

可着了火以后呢,就完了吧?彻底完了。这是因为破了风水了。隆福大厦头喽的那跟牌楼似的叫做隆福寺的建筑是后盖的,就头两年的事儿。盖那东西的时候,从地底下挖出两只石龟来,这当时住东四的人都应该知道吧?反正我知道。挖出来的石龟上刻着字,刘伯温埋的,石龟挖出来后就运走了,自此,东四彻底颓了,隆福大厦更是一蹶不振。还有传得更邪的,说那俩石龟个儿挺大的,每个都得跟汽车似的,是真不小啊。不过去年隆福大厦边儿上盖了一个娃哈哈酒楼,倍儿火,异常的火,我也去那儿吃了两回,杭州菜。不知道什么原因,真是异常的火。

再有一个传说,就是赶石的传说。建北京得有材料,特别得用石材。北京房山区有一个大石窝,叫石窝村。石,就是所谓的汉白玉。这些石头怎么运过来的,这也有传说。传说这些石料都是有灵性的,可以像赶牲口一样赶到北京来。

再如夏季黄瓜,顶花儿带刺儿,掐一块儿,丈外可闻其清香,不花钱买两条断然舍不得离开。

万寿山上的佛香阁

有一个传说,来自一句口头禅叫“大青不动,二青摇,三青落在卢沟桥”。就是说从那大石窝赶这三块大青石,要修北京城。但是大青、二青和三青都商量好了,说刘伯温要赶咱们上北京,咱们就坚决不动。刘伯温拿鞭子就抽这三块大石头,最大的那块大青石它不动,它忍着疼;这二青呢?稍微动弹了一下,所以这二青就离开了石窝村了;这三青实在受不了,就被赶走了。可是赶着、赶着,到了卢沟桥那儿的时候,有一个绊脚的地方,就把三青给绊住了,三青一下趁势也就不往前走了。所以说叫"大青不动,二青摇,三青落在卢沟桥。"当然,现在是看不见这个景观了。

深秋之大白菜,北京人称之为看家菜。临入冬,每户均存几百乃至千斤之青口、瓷绷、棵儿大者,覆以棉被过冬,直吃到来年开春儿。

还有,你们知道为什么万寿山上要盖个佛香阁吗?说当年皇上想在海淀这片风景秀美的地段造大园子。最早是乾隆皇上,人家说这万寿山下是个古墓。是明朝某个王妃的墓,动不得。一是由祖宗入关后的遗训,说是前朝墓地的一草一木都应保护,因为咱们旗人入关时,是从李自成手里得的天下,跟前朝没那么大的仇恨。二号称这妃子当年可不是善主,她的墓动不得!乾隆爷听了,说怕什么,给我挖喽。底下人哪敢不从,当然只能挖,谁知一挖挖出了乱子。乾隆爷亲到现场一看墓的大石门已被挖开,可是门里面刻着八个大字: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乾隆爷一下就吓坏了。赶忙命人把土都盖回去,并在万寿山上盖一大庙镇住着不冥的鬼魂!这就是佛香阁了!

4

过去像蒜苗、韭黄、菜花儿等称作“细菜”,一般人家儿吃不起,至少不能为所欲为每日食之。

劲松鬼楼

“西便群羊”的传说

韭菜、白菜价钱便宜,可谓过去老北京的大路菜。名为大路,品质却不低,尤其不可小瞧。

说相声的姜x、李xx你一定认识吧!他们俩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只不过姜x家远些,已出了劲松东口,而李老家仅与我家隔三座楼,那是一座五层高的普通红砖居民楼。

图片 12

须知早春头茬儿韭菜与深秋之大白菜确是好吃。韭菜味辛,清洌利口,白菜味腴,肉头柔润(肉头为北京话,头音透,意食物入口柔软滑溜又有些咬劲儿),均百吃不腻。这两味大路菜,颇当得常俗中存诸大雅。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以前西便门外有一批石头,现在当然看不见了。这些石头其实就是石景山那边的山脉边缘落下的几块石头,这几块石头也被传说是赶石头赶过来的。传说他们应该在鸡叫之前进城,结果它们磨磨蹭蹭,或者是赶石头的人疏忽大意慢了半拍,不小心鸡叫了,这石头就赶不动,落下了。

图片 13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像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5

老北京喜吃螃蟹,讲“七尖八团”。阴历七月吃尖脐,八月吃圆脐。从前北京无大闸蟹一说,河蟹并非南方独有。北京周边水洼河汊到处都是,季节一到,螃蟹并不算十分稀罕之物。北方的螃蟹,尖脐脂膏丰腴肥满,白如凝脂;圆脐者,黄儿软而带甜口儿,嚼来满口馥郁。南方河蟹,膏黄儿硬而寡味,未必及得北蟹。

五点过后的灵异故宫

“沈万三跺脚挖银”

北京烧鸭子享誉全国,分闷炉吊炉两种。烤制讲火候儿,片鸭讲刀工。鸭皮酥软,入口即化。

故宫作为游览胜地,每天接待着国内外上万名游客。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知道这座紫城里面包含着另一种内容

图片 14

北京虽不及南方水多,却也不缺鱼吃。蒸、烧、炸、炖,各家卖各家手艺,但凭客选。至饭馆儿吃鱼,伙计先以活鱼示客,获允后,当客人面掷地摔死才至后厨烹饪。

有个人以前在故宫看门,据那个人说每天晚上都能听见有人在奏乐,而且有时能看见宫女太监排队走过。那个人家的孩子身体都不好,老人都说是因为那人受的阴气大,影响了下一代!

要修北京城,得用银子吧,这里面也有一个传说。刘伯温听说北京有个活财神名叫沈万三,就命令手下人四处找他。手下人就在鼓楼一带看见一个穷要饭的正跟人抢烧饼,一问正是沈万三。沈万三就受到刘伯温的款待了,可是他不肯承认自己有钱。刘伯温就叫手下人拿板子痛打沈万三,沈万三只好带人找银子,边走边挨打,走到后门桥那儿实在受不了啦,忍不住啦,随便就那么一跺脚“就在这儿!”于是就按其所指开始挖地,真挖出了一窖银子。后来又打他,因为一窖银子不够,刘伯温又不断地痛打沈万三,结果他一共跺了十回脚,在这个地方挖了十窖了银子,所以这个地方叫“十窖海”,后来念白了,叫“什刹海” ,其实这都是富贵之水。

蛋为北京人避讳的词,如谐音混旦王八旦者。北京管鸡蛋叫鸡仔儿。炒鸡蛋曰摊黄菜,煮鸡蛋称沃果儿,蛋糕叫槽子糕。唯一例外是茶叶煮鸡蛋,叫茶叶蛋。

不仅仅这样,大家有没有留意到,故宫里有很多院落都是被封起来的!不对游客开放。

6

北京人喜吃面食,以烙饼、面条、饺子为普通。馒头、米饭次之,窝头再次之。窝头只为贫穷之家聊以果腹,实为不得已。有些落魄之旗人,顿顿已是窝头咸菜,可吃中的讲究却一点而不含糊。

其实每一个府第都发生过用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解放前还没有封的时候,在这些地方死了很多人!不是无故消失就是命亡,但始终是离奇得查不出原因,不过有一个共同点:死后如果还能见着尸体,那么尸体都没有脸皮。更惊人的就是一口井,平日白天的时候往下看,井底就是一些石头,杂草什么的,但每到晚上12点后往下看, 只要天上有月亮,你会看到井底出现的不是石头,杂草,而是水,水上倒映的却不是你的面孔

“苦海幽州”的故事

窝头须形如宝塔,挺拔而尖,如一屁股坐地瘫懒之状者绝不可上桌。形状合格了还得翻个儿看窝头眼儿,一屉窝头,眼儿不一般大不行。那盘儿咸菜是水疙瘩丝儿,刀工要切得纤细如发,码放整齐。

当然也有科学人员解释了:故宫能看见宫女是有科学依据的,因为宫墙是红色的,含有四氧化三铁,而闪电可能会将电能传导下来,如果碰巧有宫女经过,那么这时候宫墙就相当于录像带的功能,如果以后再有闪电巧合出现,可能就会像录像放映一样出现那个被录下来宫女的影子。不管怎样,想想故宫里那些长长窄窄的过道,长满荒草的墙头,如果晚上一个人走在那,突然看到前朝的宫女太监向你走来,就算再有科学依据,也会吓破胆滴。

图片 15

伴之少许葱丝,上面点两滴花椒油。当家主人掌眼过目认可后,这才动筷子。一顿窝头咸菜楞照着御宴的规格吃,这就是老北京的谱儿,也叫四至。

5点,是故宫关门清客的时间。据说,那个钟点是故宫阴气最重的时刻。很多游人都感觉到,即使是在闷热的夏天,5点的故宫也会让人感到一种阴冷956.html

传说以前北京是一片苦海,人们都管它叫“苦海幽州”。老百姓们没法子,只好住在西面和北面的山上,把这片苦海让给了龙王。于是,龙王和龙母就带着全家占据了苦海。躲到山上去过日子的人苦到什么份上呢?苦到泥锅做饭、斗量薪柴、人吃血米(后面有介绍)的地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代,苦海幽州来了一个穿着红袄短裤的小孩,名字叫哪吒。哪吒跟龙王、龙子打了起来了,整整打了九九八十一天,最后拿住了龙王、龙母,放跑了龙子、龙孙。这龙王、龙母被拿住以后,水就平下去了,慢慢地露出了陆地。接着哪吒又封闭了各处的海眼,把龙王、龙母关在一处大的海眼里,上面砌了一座大白塔,叫龙王、龙母永久地看守白塔。从此,这个地方就不叫苦海了,光叫幽州。

文 | 民为贵四世

7

“泥锅做饭、斗量薪柴、人吃血米”

图片 16

讲这个由来得先知道明成祖迁都前,皇帝官员都是住在南方的。

泥锅做饭——就是砂锅做饭,南方人是不用砂锅做饭的。

斗量薪柴——指用筐来盛煤,南方人习惯用柴禾当然料,一捆一捆的。

人吃血米——那当然是高粱米了,南方人吃的大米,是白色的。(粗粮)

这个传说,多少地凸显了重建北京城的难度。对于从南方过来的人,各方面都不适应,条件是极其艰苦的。

8

北新桥的海眼

图片 17

说这刘伯温和姚广孝俩人建了北京城,发现北京城有几口海眼,东边通到大海。最大的俩:一个在京西玉泉山,镇在一个大庙地下;一个在北海,被白塔镇着;还有一口在北新桥,没镇住。这镇海兽就老出来闹腾。刘伯温就跟它商量,说:“我们要建北京城,你先进去,等什么时候这桥变了旧桥你再出来。”镇海兽想了想就跳进了海眼。回头刘伯温就告诉百姓,说这里只能叫北新桥,永远不能叫旧桥了。

后来,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两回:一回是鬼子进北京,使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音,伴着腥味。日本人慌了,赶紧把链子又顺了回去。第二次是红卫兵为破四旧,也用大铁链子往上拉,也全吓傻了,赶紧恢复了原貌。

9

“锔大家伙”

图片 18

鲁班在建北京的传说里面是个重要人物,有"锔大家伙",修白塔的传说。什么叫"锔大家伙",就是白塔裂了,石匠们不知道怎么办来修这缮,每天都愁得要死。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位老人,他是锔锅锔碗的。这位老手艺人故意地在这边喊"锔大家伙喽,锔大家伙喽。"哦!这些木匠听明白了,咱们得把这白塔裂的这缝给它锔起来,所以后来这白塔就按他的指点给修好了。后来想想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鲁班。

10

东直门上的大脚印

图片 19

北京城的城门在动工时总应该有先有后,据传最早建设的便东直门。北京所有城门都要按照东直门修建,因为修建这座城门不是别人,就是瓦木工祖师爷鲁班师傅!

传说明成祖朱棣决定重新修建北京城。修东直门时候,楼檐东北角比其它楼檐略高一些。众木工急得直出汗。正在犯愁之时,人群中走出中年壮工一名,围着东北角楼檐察看了一圈。突然,三下两下爬上脚手架顶,一个鹞子翻身,一只大脚正落在楼檐东北角的椽子之上。再一转身,飞一般溜滑下来,钻进人群,不见了踪影。

大家互相看看,正在犯疑,一位年轻木匠手指楼檐惊叫:“大家快看!”众人聚齐观看,只见斗拱已经四角平服,稳稳当当!工头大喜,上楼一看,角上椽头黑乎乎一个巨大脚印,恍然大悟,对众人道:“原来就是祖师鲁班,快敬快拜!”大家一听,扔下手中家伙跪地便磕,口中高呼祖师慢走!

东直门修缮完工,那椽上的鲁班脚印一直留着,凡是后来到京的木工瓦匠都要登上城楼,观瞻祖师留下的足迹。如今,东直门早已拆除,留给后人的,只有这一点点神乎其神的传说而已!

11

北京城为什么是“凸”字型?

图片 20

如今北京的二环路是按照原北京古城墙而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北京二环路呈“凸”字形,那么为什么不修成正方形呢?北京的城门数量有内九外七皇城四之说,最早的北京内城是口字型的,是元朝的时候建造的,后来的外城和外城的七个城门都是明朝和清朝重建的。

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蒙古俺答部兵临北京城下,肆意暴掳之后从容而退,史称“庚戌之变”。为抵御外敌,1564年,修筑了包围在南郊一面的外城。原来是想把北京城建成"回"字型的(外城包围内城的结构),于是从南城的永定门开始建。但是三天两头被蒙古骚扰的明朝政府实在是财力不济,结果建到广安门、广渠门的时候,钱没了。只好把外城墙与内城墙连上,于是便有了西便门和东便门。这样,北京也就形成了“凸”字型结构了。内城九门,外城七门基本延续至今。

12

缺角的西直门

图片 21

北京的古城墙周长60里,墙基宽24米,墙高8米,全部为板筑的夯土墙。细心的人会发现,古城墙没有西北角,即二环路没有西北角,西直门路段就像方形桌子被砍去了一角。据史书记载,北京古城墙在元代时是方方正正的,此所谓“城方如印”。但是到了明代,内城、外城和皇城均有缺角现象。

为什么古城墙没有西北角?相传,明朝建筑北城墙时,西北角修建为直角,但不知何故,屡建屡塌,前后百年间,不知道修建了多少次。古人是比较迷信的,有人说“天倾西北,地陷东南”,西北角撑不住天空的重量。所以再建时就把城墙向里挪了一些,从此再没有塌过,这就是现在的斜角。

从科学上讲,明代西北角这里是积水潭,西北角城墙因积水潭而成斜角,部分水面被隔于城外,城内水域以德胜桥为界,东部水面称什刹海。

13

“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

图片 22

北京有句歇后语“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传说,很久以前卢沟桥上的石狮子多的数也数不清。有一个县令听到了这个传说,很不服气,心想:怎么会数不清呢?于是就派了100个官兵去数,结果每个人数出来的数目都不一样。这真奇怪了!怎么会这么多人都数不清呢,县令决心亲自去数。

他到了桥头,从东到西、从西向东各数了一遍,数目还真的都不同。县令惊得一身大汗,再数第三遍、第四遍,没有一遍结果相同。啊呀呀!出鬼了!莫非狮子长了腿,会动了?

想到这儿,他有主意了。半夜,趁着没人,县令轻轻地走到桥边,小心翼翼地朝桥上望。果然,狮子都活了,东窜西窜,滚过来滚过去,玩得开心极了!县令情不自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一叫,可不妙了,狮子都立刻回到原位,一动也不动了。从此,卢沟桥上的石狮子就再也不会动了。

14

“铸钟娘娘找鞋”

图片 23

传说过去钟楼的大钟敲的时候,尾音里总是带着隐隐的“鞋 鞋 鞋”的声音。这时那老人就该说:"铸钟娘娘又在找她的鞋了!"

话说这皇上盖了鼓楼,就要有和鼓楼差不多的钟楼。皇上下了圣旨责成工部在三个月内铸1万3千斤大钟一座。工部就找到了北京最好的铸钟师傅。大家齐心合力很早就铸成了一口大铁钟,心想这下可以请功领赏了。可谁知皇上看了大钟,很不满意,下令工部务必在三个月之内铸成一万三千斤铜钟一口,如若不成,拿工部大人是问。工部大人迅速找到铸钟师傅,说要是完不了工,你们的脑袋就都没了!铸钟师傅赶紧都回去工作。可是到了最后一夜了大钟还是铸不成,因为这铜呀它不好凝结。等凝结了,这钟早就变形了,于是大家只能坐在化钟炉旁边,等天亮了那就是大家的死期!

说这铸钟师傅里有个年纪最大最受人尊重的,家里有个小女儿。这天小女儿来到铸钟厂给爸爸送饭,知道了大家的事情,疯了似的一头就冲进了化钟炉。大家一看不好都上去拦,却都晚了一步,只有爸爸抓住了一只绣花鞋!可谁知待大家回头一看化钟炉,铜水早变了另一种颜色。大家齐努力,竟连夜铸成了大钟! 至于说后来,铸钟厂拆了在原址盖了一座铸钟娘娘庙,现在好像也拆了,鼓楼后面就放着那口不用的铁钟。

15

“豫王府的院墙高三尺”

图片 24

豫王府原在北京市东城区帅府园东口。民国初年,美国人出资买下豫王府,改建成协和医院。据传说在拆豫王府时挖出了金窖、银窖,光金银宝物的价值比美国人的出资和建院费用加在一起还要多。

豫王府现在虽然看不见了,但北京的老辈人还常说起它。因为它建筑特别,一是它的府门前有一对石狮子,前爪曲伸,趴在地上,神态懒洋洋的,称为懒狮;再一个特点就是它的院墙比别的王府高三尺。为什麼高三尺,这裏头有个讲头。

老豫王多铎为奠基清业曾立下汗马功劳,被太祖封为铁帽子王。所谓铁帽子王就是子孙后代辈辈为王,见了皇帝不参不拜,不接不送,因此也叫懒王。老豫王多铎的第四代小豫王喜好下棋,乾隆也喜欢下棋,两个人棋艺都不错,棋找对手,将寻良才。乾隆皇帝经常到豫王府找小豫王下棋娱乐。

一次,乾隆又邀豫王下棋。豫王说:“这次得论个输赢。我要是输了,您抠掉我一颗门钉。”乾隆皇帝同意了。“您要是输了,得给我加一份俸禄,行吗?”豫王提出条件。“好!”乾隆在兴头上答应得也挺痛快。条件讲好了,二人就摆开棋式。俩人越战越激烈,对奕十盘,杀了个五比五平。“我输给您五盘,您抠我五颗门钉。我赢您五盘,您给我加五份俸禄。”豫王要求兑现诺言。乾隆没辙,只好勉强答应。

乾隆回宫后,越想越不是味儿。心想:我赢他五盘,只抠他五颗门钉;输给他五盘,给他加五份俸禄。这不是欺负人吗?於是乾隆下旨:豫王有欺君之罪。但因豫王是铁帽子王,不能加罪。乾隆皇帝为了出这口气,说:“不能加罪,我也得臊臊他。”他下旨让工部把豫王府的院墙加高,比别的王府高出三尺,和大狱的院墙一般,意思就是囚禁豫王终身。

16

钓鱼台的传说

图片 25

姜子牙有一个妹妹,在北方幽州一带出了家。她就是后来京城西妙峰山上的碧霞元君娘娘。姜子牙云游天下,终有一日,来到了苦海幽州北京城。见水草丰茂,人烟稀少,很是喜欢;同时在幽州还找到了自己的妹妹,便在现在的玉渊潭畔定居下来。兄妹二人平日说经谈道,闲下来就各自拿着钓鱼竿垂钓,每次垂钓都是满载而归。

玉渊潭里居住的龙王是东海龙王敖广的幼子,它生性暴躁,容不得人。他发现姜子牙兄妹天天在这儿垂钓,就想教训一下姜于牙兄妹,让他们远离此地。于是就把玉渊潭水涨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将他们站立着的高高的河坡给淹没了。

姜子牙掐指算出是龙王在搞鬼,于是连续观察了半个多月,弄清了玉渊潭龙宫的位置。他在龙宫的上方,砌成一个圆圆的台子,随后又在圆台上建了一座望海楼,楼高三十余丈。龙王被巨石压得动弹不得,气得嗷嗷大叫。姜子牙死后,望海楼也逐渐坍塌了,但他铸的石台子依旧将龙王牢牢地压在下面。后来,人们就把这台子叫做钓鱼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历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卤煮火烧,只有老北京人才知道的味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