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甲级战犯:东条英机为啥忽悠倭国侵华

原标题:日本甲级战犯都有谁?咋划分的,为啥没强奸犯?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目前,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在靖国神社中。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目前,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在靖国神社中。

东条英机,二战时日本首相、陆军大将、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法西斯主犯之首,也是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法西斯主义的代表性人物。时任大政翼赞会总裁、日本皇军的陆军大将、陆军大臣,昭和天皇最忠诚和最愚鲁的手下。长于行动,短于思考,在关东军因独断专行、凶狠残暴有“剃刀将军”之称。在其出任日本陆军大臣和内阁首相期间(1941年10月18日-1944年7月22日),发动太平洋战争。疯狂侵略、践踏东南亚和太平洋10多个国家和地区,1944年被解除一切职务,1945年战败后自杀未遂,1948年12月23日作为日本罪行最大的战犯被

图片 1

1.什么是战犯

侵略亚洲的头号战犯

侵略亚洲的头号战犯

图片 2

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有人说觉得我像黑社会老大哥,我是个黑社会老大哥时候,他们却说我像作家,等我往作家方向走的时候,他们却说我像个流浪汉。

战犯,即战争罪犯,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留下的名词。

东条英机

东条英机

东条英机受审

我的前半生活得很纠结,好不容易撑到后半生,我想活得随性一点。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从一个炮手变成一个并非我愿的强奸犯。

1919年6月的《凡尔赛条约》规定弹劾德国战犯,协约国以德国最高元首威廉二世“违反国际道义,侵犯神圣条约”为由,对其提起公诉。

图片 3

东条英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希特勒、墨索里尼齐名的三大法西斯头目之一,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侵略亚洲的头号战争罪犯。

1937年6月1日,日本近卫文麿上台组阁。

其实我算不算一个强奸犯,我自己也不清楚。因为和我发生关系的人,前一分钟她们还在我匕首的威逼利诱下,惊恐的脱下自己的衣服,而后一分钟却十分配合并且无比的享受这个过程,在结束之后还有试图与我保持联系,或者甘愿放弃此刻奢华的生活随我颠沛流离。但是,我这个人特别讲究原则,不愿破坏任何人的家庭,也不愿携从一个累赘。

虽然后来协约国没有实现对其审判,但凡尔赛条约开创了一个先例,即:战争就是犯罪,须追究国家元首责任。

1935年9月,东条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为加强对伪满洲国政权的支持,残酷镇压中国东北人民的抗日斗争。

近卫文麿实际上是受到在政界握有实际领导权的军部的支持。近卫文麿的上台,对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而言,无疑是一件盼望已久的大好事。

去年这个时候,大概也就这几天,我加入了一个强奸犯的微信群。那个群很多人,很活跃,那些人每天晚上都在晒自己强奸的成绩单,每天都在传授新人强奸秘诀。通过讲述他们那些引以为豪的,遮天盖日的经验,成为一个拥有众多新手强奸犯拥戴的强奸大师,是他们觉得唯一有价值的存在方式。

二战《波茨坦公告》第十条也规定,“对于战罪人犯……将处以法律之裁判”。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东条英机率日军直扑察绥和晋北,并炮制伪“察南自治政府”。

近卫文麿任首相后,首先对内阁进行了改组。他认为,要想借助处理事变的机会永远树立重视东亚地区的国策,就必须加强内阁力量,具体实现举国一致和真正的军、政一元化。这就必须加强陆军在军部的地位。

群里,有个人说自己徒手爬上17楼的住户,从窗户进入,强奸了一个正在熟睡的女人。另一个则人说,自己在厦门白城沙滩的栈道上强奸了一个二十岁的失恋少女。还有人说,中国的女人不行,要死要活的,还是黑girl好,会把强奸当做一种享受,就是有点难以满足。

其实,早在1942年,美国副国务卿威尔斯就作出过声明:“美国的主要战争目的就是对战犯处罚”。后来的《莫斯科宣言》《波茨坦宣言》都重申了这个目标。

1940年2月,东条就任临时军事参议官,7月就任近卫内阁陆军大臣兼对满事务局总裁。他担任陆军大臣后,即派遣日军进入印度支那南部,并提出建立日本领导下的“大东亚共荣圈”口号。

这与日本军部的想法是完全相符合的。昭和13年5月26日,军部电令东条英机中将自中国东北飞回东京羽田机场。5月30日,正式任命东条英机担任陆军次官,成为6月2日被任命为新任陆相的板垣中将的助手。

作为一个资深的强奸犯,当真觉得他们的谈话无趣。他们强奸的人数,都不够我还是他们这个年龄的时候强奸人数的零头。想想自己辉煌的经历,下至14岁的初中生,上至70岁的老奶奶,有八九十斤的窈窕淑女,也有体重过三百斤的妇女,有身高不过一米四的侏儒,也有一米九的高挑女神。来来回回,我放倒了四位数的女人,前几十个的时候,自己还记得很清楚那些人的样貌,在房间还是在小巷里,但是后来能让我记住的并不多。对于很多人,对于我而言,就像一根古巴雪茄,抽完之后被随意的扔在任何一个角落里,而我从来不会记得我在那里抽过一根什么样的烟。

但日本天皇裕仁因人为干预并不在“战犯之列”,这是后话。

图片 4

坂垣征四郎与东条英机同是岩手县人,他陆军士官学校第十六期步兵科毕业生,比东条英机高一届。他也读过陆军大学,毕业后即被派往中国东北。后来任参谋本部部员,九?一八事变时任关东军高级参谋。再往后他还担任过奉天特务机关长,满洲国军政部顾问、关东军参谋长等职。七?七事变时,任师团长,所率部队是关东军的精锐,也是屠杀中国人民的恶魔。

我的战场,就像二战时候的日本,走到哪哪就是战场。初出茅庐时在一座天桥下,那是个流浪的少女。尔后在撑着油纸伞的小巷,那情窦初开的少女扶着颓坯的墙。最后在可以瞭望人潮涌动的天台,那是个自寻短见的少妇,在跳下楼前我满足了她最后一个愿望。事情结束后,她还在享受中颤抖着,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好像失去了跳楼的决心,想她活着如此痛苦,我帮了她一把,将她推下那个33层的高楼。此后,是长城的深秋,漠河的雪夜,江南的阁楼,漠北的黄沙,楼兰的古城,都留下我昂贵的精液。

图片 5

坂垣征四郎和东条英机两人是莫逆之交,而且都是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他们一同执掌当时日本的陆军军政,只会给日本政府带来更加鲜明的军国主义色彩,而军部的对外扩张,则更可肆无忌惮了。

我的后半生,比任何一个皇帝都洒脱,他们每天有不尽的案牍劳形,有惶恐天下大乱的担忧。但是我不一样,我有时候像一片云,有时像一只鸟,有时候是那些少女眼中脚踏七彩祥云的英雄,有时候是带着一副眼睛充满智慧的学者。

2.什么是甲乙丙级战犯

6月18日,东条英机受命兼任陆军航空本部部长。无论是陆军次官还是陆军航空部长,都是特别重要而繁忙的工作。东条英机当时可谓非常卖力,拼命地工作。

我就这样,从南走到北,从东走到西。遇见的每一个有缘的女人,我会让他们前一分钟享受恐惧,后一分钟享受交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魔力,相对于生活的痛苦与无奈,我的强奸对于她们来说更像是一种灵魂的解脱。

1945年9月,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下令逮捕了东条英机等首批39名罪犯,启动对日本战犯的抓捕、审判工作。

1937年6月9日。

我注意到花丛中破茁重生的蝴蝶的时候,已经是我变成强奸犯的第十个春天,远处的骄阳在缓缓上升,气温也在以每秒0.0001°在上升,我看到嫩芽在悄然无声的生长,尽管它只长出了那一微毫米,但并没有逃过的眼睛。我眼前的花朵也在挣相开放,我甚至能听到那零点几分贝的绽放声音。一切都在悄无身息进行,神秘而不宣,但蛛丝马迹都被我尽收眼底。

翌年,麦克阿瑟在研究了德国战犯审判条例后,公布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条例》。麦克阿瑟在条例中重新定义了战犯的三大罪行:

夏季的日子,即使在塞外也让人感受到天气的燥热,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的窗子全都敞开着,以便透入几丝凉风。参谋长东条英机背着手在习惯地踱步,司令官植田谦吉坐在靠背椅上猛吸着香烟。当东条又一次走到军用地图前时,停了下来,慢慢拿起军用红蓝铅笔,把中国东北地区用一个红圈圈了起来,接着又向华北方向画了三个粗粗的红箭头,随后又向前苏联的西伯利亚地区画了三个蓝箭头。

我再次感觉到恐惧,因为夏天忽然不见,秋天也只有短暂的一周。太阳时冷时热,月亮时昏时明,好像地球即将崩塌,末日即将到来。

第一类,策划、准备、开始、从事侵略战争或违反国际法、条约、协定,或者为了实现上述行为,而进行的共同计划或谋议。

东条的举动把司令官植田谦吉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地图上,他摁灭了手中的香烟,起身来到地图前,眼睛盯着东条英机,说道:参谋长,谈谈你的想法。

冬天鹅毛大雪落地,这个世界开始变得安静,游离在人世间的时间一转眼已经过去十年,如今我突然想像一条蛇一样冬眠。但是人总是无法冬眠的,人不是饕餮,一餐可以吃几吨的食物,可以维持几年的能量。我开始想拥有一个家,我开始回忆这些年里,与我发生过关系的人中,有哪些人令我着迷。

依照几个月前德国纽伦堡审判的先例,他称这种战争行为为“反和平罪”,为A级战犯,或甲级战犯。

东条英机手中的铅笔再次指向地图,说道:

是有那么几个人,让我怀念,她们风姿绰约,婀娜多姿的身影,我们彼此享受对方给予的温润,确实可以让人神魂颠倒。但我无法忘的,仍旧是天桥下那个流浪的少女。

第二类、“违反战争法规或惯例罪”,被称为B级战犯,或乙级战犯。

司令官阁下,满洲事变后,我们占领了中国东北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虽在名义上支持溥仪成立了‘满洲国’,但实际上东北成了我们的殖民地。1933年1月3日,我军又攻占了华北战略要地山海关。3月4日占领热河省会承德,继而向长城各口大举进攻,东迫喜峰口、冷口、西攻古北口、南下罗文峪。国民党被迫与我签订《塘沽协定》。这样,我们打开了整个华北的门户。1935年7月签订的《何梅协定》,又使我们控制了中国河北和察哈尔的大部分主权,争取了在华北的主动权。同时,我们策划的‘华北五省自治运动’虽未成功,但是殷汝耕在河北通县成立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和内蒙古德王组织的‘内蒙自治军政府都对我们扩展势力极为有利。再者,英美对我侵华行为尚采取观望态度,苏联无暇东顾,中国国内国、共两党尚未正式合作。说到这里,东条英机稍加停顿,看到司令官植田谦吉在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的长篇宏论。于是又继续说道:

那是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我在家吃晚饭后,想起离家一公里的天桥下最近来了个姿色不错的少女。我想不明白,像她这样的人,去当妓女铁定都可以混个头牌,竟然宁愿过这样流浪的生活。美人如斯,衣裳褴褛只是让人看了越加的怜爱。

这类犯罪是根据有关陆地战争的海牙公约、明确战俘不受虐待的日内瓦公约来界定的。主要惩罚的是日本虐待战俘、对平民实施暴行等。

司令官阁下,我的意思是,此时是我们征服中国的天赐良机。我认为应把我们的设想报告大本营。

我打包了一份热腾腾的饭菜,特地夹了一个刚出锅的鸡腿,撑着雨伞去找她。虽然此前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见过几面,但那是因为没有契机。今天这场大雨,我的到来对于她来说是神的降临,如同守护神一样。或许她将告诉我很多关于她的秘密,我可以把她写成一个令人垂泪的故事,没错,那时候我的作家梦还没有被完全泯灭。

第三类、“反人道罪”,即C级或丙级战犯。

植田谦吉既钦佩东条的精辟分析,又为他的胆识和雄心所折服。说道:先按你的想法,写一个详细报告,向大本营提出全面出兵中国的建议。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卷缩在天桥最大一块木板下,那天桥就像一座独木桥,根本当不住多少风雨,风将雨的路线改变,雨将她的衣服淋湿。雨水将她净涤,曲线显现,犹如沐中神女。那一眼,让我的荷尔蒙犹如火山一样爆发,我要强奸她的想法犹如幽灵般闪现。但是高尚的理想,让我克制。我的同情,比这大雨要大得多,我想,只要我们有一点点认识,我会毫不犹豫将她拥入怀中。

这个定义与纽伦堡的定义相同,都是“犯下杀人、灭绝、奴役、流放和其他非人道行为,以及以政治或人种为由的迫害行为”,主要惩罚执行杀戮平民的行为。

东条英机在当天即写好了给大本营的报告,并反复强调:从准备对苏作战的观点来观察中国目前的形势,我们深信:如为我武力所许,首先对南京政权加以打击,征服中国,除去我们背后的威胁,此最为上策。

她也看到我,我们四目相对那一刻,不知道是雨下得太大还是她流了眼泪,我竟然从她的瞳孔中看到我模糊倒影,我越走进越清晰。

依据这种划分方法,强奸犯、杀人犯等未被单列。

近卫上台不久,即电令日本关东军司令、中国驻屯军司令和驻华大使,要他们为达到扩大《塘沽协定》的范围、扩大冀东伪组织,驱逐中国29军出华北这三个目的,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

我将雨伞递给她,她犹豫片刻之后,接过我的伞,奇怪的事伞到她的手中后渐渐变了颜色,不过一刻钟,染成了江南的油纸伞,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

图片 6

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于6月20日上午接到命令,21日便在司令部召开秘密会议。内容是:速派重兵向平津铁路线作实弹演习,一面向附近居民示威,一面向29军挑战。向天津29军负责长官提出强硬要求:撤退冀察29军;厉行防共,取缔排日;实行中日经济提携。会后,责令参谋长桥本群拟订具体实施方案。

那一刻,神乎其神,我脑海中翻滚着各式各样的记忆在不断来回切换,耳畔响起一个亲昵的声音。我看到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女人,她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就像我母亲的声音,可是我却没见过她,我不知道她是谁。我问她是谁,她似乎听不见。跟我讲了一个关于天国圣女的故事后,她走到我跟前,再穿过我的身体,消失在我的盲区,而我似乎被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

3.意义和结局

桥本群为了掌握中国方面的情报,6月22日亲自找来冀察政府委员会招聘的日本顾问,详细询问了情况。五天后,日本军界发布机密命令,令在冀察政务委员会中任建议委员的日本顾问宋谷猛雄,限他三天内把北平至大名间军用公路地图取来。日本参谋本部参谋及军事顾问在丰台、卢沟桥、长辛店一带频繁视察地形。与此同时,加紧调兵遣将:华北军猛增至16000人;冀东伪政府奉日军之命赶修飞机场;日本海军第3舰队在中国渤海海面游弋。7月,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命令牟田口部队由天津至北平铁路沿线开始进行实弹演习。至此,日军做好了发动侵略战争的各种准备,正待机寻衅,挑起战争。

等我回过神之后,我的伞又回到我的手中,那个流浪的少女却消失不见了,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宇宙的太空中走了一个来回。我寻思着她的模样,她那玲珑剔透的玉体,那是让人浴火重生的春药。那把伞,是她留存在我身边唯一的东西,也是我想起天桥少女唯一的桥梁。

二战日本全民被彻底洗脑,人们不知道政府从事的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不知道他们的军队在国外干的是非人行径,以为他们的丈夫、父亲、男友从事的是光荣的“圣战”,引以为荣。

日本的步步进逼,使华北的形势日益动荡。当时驻在河北、察哈尔两省和平津两市的国民党部队是第29军。军长宋哲元,山东乐陵人,原是冯玉祥的部下。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著名的北平政变后,脱离了直系军阀,将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宋哲元历任第四方面军总指挥、第29军军长、察哈尔省主席、平津卫戍司令。此时,他又兼任冀察政府委员会委员长。可以说,宋哲元是华北执掌实权的军政首脑。对于日本的步步进逼,他持一种矛盾的态度,既有妥协的一面,又在许多问题上有着不妥协的成分。此时,全国正在兴起抗日怒潮,何况29军曾在喜峰口抗击日寇,誉满国内外,全国上下希望29军能奋起抗战,拯救民族危机。再者,29军士兵的抗日情绪日益高涨。

从此以后,我忘记了作家的理想,脑中取而代之的是女人赤果果的胴体。于是,我变成一个强奸犯,我先是用我的思想,强奸了天桥下的少女。然后在雨巷中,另一个少女真的被我强奸,那是一条向来无人通过的小巷子,我撑着那把遗留的油纸伞,她迎面而来,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突然被什么东西定住一样,于是我将思想付诸于实践,一层一层剥开,我们交合的那一刻,我看到她似乎变成天桥下少女的模样,这个重大发现,再一次将我引向犯罪的深渊。我一而再再而三,十年有了无数次,每一次我都可以看到天桥少女的身影。

为了揭开日本战争的真相,必须对战犯进行公开审判,告诉日本人他们的所谓“圣战”到底都干了什么,犯了什么令人发指的战争罪行。

在1936年11月7日和11月12日,先后在红山口和固安与日军举行对抗性演习,毫不示弱,表现了捍卫主权和领土的信心与勇气。

我不是猖獗的饿狼,而是朗朗乾坤的书生。我一次次以为,自己的运气会被用尽,警察终将会给我戴上铁架。可是,幸运的是我似乎一直有老天在保佑一样,从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1946年5月,设在日本原陆军参谋本部所在地、东京市谷陆军士官学校大礼堂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始对28名甲级战犯大审判。

鉴于这种情况,宋哲元在1937年4、5月间召集幕僚研究对日政策,并密切注视着形势的发展。

一个人每天都在劳作,就不知道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一个人每天都穿金戴银,也会觉得钱其实真的就是铜臭粪土。就像我,一个强奸过无数人之后,再去强奸感觉是被强奸。

大审判历时2年半,最后7人被处绞刑,其余病死或无期、有期。

卢沟桥的炮声,宛如天空中的惊雷,震醒了熟睡中的东方雄狮,雄狮已开始怒吼。

我怀念前半生,那些磕磕碰碰的日子,那些纠结得如同打了死结的时间轴线。我想走过去,再和那些年轻的伙伴打声招呼,却被惊出一身冷汗。

这7个人我们不妨再啰嗦一下名单:东条英机、松井石根、武藤章、坂垣征四郎、广田弘毅、木村兵太郎、土肥原贤二。

事变爆发的第二天,中共中央便发出《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庄严的号召:

又是一个清晨,阳光很好,暖洋洋的。我想起十年前的一个早上,也是一个有着今日同样美好的阳光的清晨,我在阳台上静静地描绘着初升太阳的温暖,告知世界黎明已经到来。那个我,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英姿飒爽。

1948年12月31日,7人被绞死。而在此前的11月24日,盟军司令部就释放了其余被判有期和无期的19个甲级战犯。

全国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我们要求立即给进攻的日军以坚决的反攻,并立即准备应付新的大事变。全国上下应该立即放弃任何与日寇和平苟安的希望与估计。

突然间,想起来了原来我还有个作家的梦没有实现,于是我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不再也像流浪汉,也不用去体验人间苦短世间冷暖,想我的这十年,足够写十本小黄书和悬疑小说。

国际局势变化,美国放弃了对日本战犯的惩罚。

我们的口号是:武装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驱逐日寇出中国!

我在手机下了个简书APP,然后开始记录过往的十年。

据美国比克斯所著《真相》一书,到1952年4月美日签订的《旧金山和约》生效时,盟军最高司令官已经释放了所有战犯,包括没有审判的B级C级嫌疑犯,共892人。

同日,毛泽东、朱德、贺龙、刘伯承、徐向前、林彪、叶剑英等代表红军全体指战员,给蒋介石发去急电,要求蒋介石本着御侮抗战之旨,实行全国总动员,保卫平津,保卫华北,收复失地。并表示我红军将领以抗日救国为职志,枕戈待旦,请缨杀敌,已非一日,当此华北危急存亡之紧要关头,敢请我国民政府,速调大军增援河北英勇抗战之29军,我全体红军,愿即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并请授命抗日前锋,与日寇决一死战。

十年的强奸犯,强奸犯的十年,原来只是一个梦。

之后,这些战犯在政治、商业等领域都举足轻重,掌握了实权,得到了实惠。

抗日的激流又一次把蒋介石推到了前台。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下,他于1937年7月17日在庐山发表了谈话,宣布准备抗日的方针。

无戒365训练营  第十天

尤其是岸信介,甲级战犯,还当了首相,他的外孙就是安倍晋三。

现在冲突地点已到了北平的卢沟桥,如果卢沟桥可以任人强占,那么我们北方政治文化的中心与军事重镇的北平,就要变成沈阳第二。今日的北平若果变成昔日的沈阳,今日的冀察亦将成为昔日的东北三省;北平若果变成沈阳,南京又何尝不可变成北平。所以卢沟桥事变的推演,是关系整个国家的问题,此事能否结束,就是最后关头的境界。

图片 7

蒋介石表示,一旦到了最后关头,就再不容许我们中途妥协,须知中途要妥协的条件,便是整个投降、整个灭亡的条件。如果放弃了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在最后关头,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唯有‘牺牲到底’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胜利,若是彷徨不定,妄图苟安,便会陷民族于万劫不复之地。

(岸信介)

【本文史料参考:《天皇裕仁传》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历史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为啥忽悠倭国侵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