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王继才:岛就是家 岛就是国

原标题:追忆最牛“岛主”:苏北王继才丨一岛,一生!

图片 1

王继才:岛就是家 岛就是国

原标题:追忆王继才|开山岛,千千万万王继才们在这里“封狼居胥”

一座岛 两个人 三生不离

  ▲王继才夫妇在开山岛的最东边举行向国旗敬礼仪式。(资料图)李响 摄



王继才:坚守开山岛32年 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迎着朝阳,五星红旗在江苏灌云县开山岛升起。海风呼啸,国旗猎猎。

开山岛,

  于祖国万里疆土,大海深处的开山岛只是毫不起眼的一个“点”——面积仅为0.013平方公里,却是扼守黄海的前哨阵地。

央视网消息:江苏省灌云县开山岛民兵哨所所长王继才与妻子以海岛为家,与孤独相伴,在没水没电、植物都难以存活的孤岛上,默默守岛卫国32年,把青春年华全部献给了祖国的海防事业。

视频来源:中国军网八一电视

王继才,在这个祖国的宝岛上坚守了32年,不论春夏秋冬,他都和妻子王仕花一起,迎着鱼肚白,护卫国旗,庄严敬礼。那轮朝阳,早已习惯与孤岛上的这面旗帜牵手。

或许你还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32年来,有一面五星红旗,在这片方寸之地与东方旭日一同升起。只是现在,那擎旗人王继才,却孤影远航……

图片 2

开山岛

作为一个普通人,老王的离去,没有带走一片朝霞一朵浪花;

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

  一岛如一城,一望便一生。

守岛32年,这对夫妻的每一天都是从升旗仪式开始,然后再开始巡岛。巡岛结束后,夫妻俩会一笔一划写下守岛日记。32年来,夫妇俩自掏腰包,买了200多面国旗,攒下了一麻袋的值班簿。

千千万万王继才们在这里“封狼居胥”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为国守岛人,他的事迹和精神感动了中华大地。

燕尾港以东12海里的开山岛,

图片 3

开山岛位于我国黄海前哨,面积只有两个足球场大。1985年部队撤编后,设立民兵哨所,但因条件艰苦,先后上岛的10多位民兵都不愿长期值守。1986年,26岁的王继才毅然接受了守岛任务。

中国军网记者 牛晨斐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14日 01 版)

面积0.013平方公里,

  ▲远观开山岛。中国军网记者 冯开华 摄

因为思念丈夫,一个多月后,妻子王仕花辞掉小学教师的工作,上岛和王继才一起守岛。

风卷涛浪起,云化雨落地,台风过后的开山岛恢复了短暂的宁静,却已永别了守护它的亲人。这座黄海海面上的弹丸小岛,如今,因为一个人而备受瞩目,这个人就是王继才。

只有两个足球场大。

  01

图片 4

一人,一岛,一生;

却是扼守黄海的前哨阵地。

  王继才走了20多天,午夜梦回,妻子王仕花耳畔似乎还萦绕着丈夫唤她的声音——“王仕花,起来升旗了。”

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炭炉,一台收音机,就是夫妻俩的全部家当,淡水、粮食、蔬菜,都要托人从外面买。1987年,岛上遭遇台风,通航中断,当时怀孕9个多月的王仕花在黑暗中生下了儿子王志国。

忠魂,国魂,军魂!

图片 5

  没有国歌伴奏,也没有一根像样的旗杆,陪着夫妻俩的只有呼啸的海风和丛生的杂草,一人升旗、一人敬礼,旗升起来了,这荒芜的海岛才有了颜色。

王志国3岁的时候,妹妹王帆出生了,岛上多了两口人,吃饭就成了问题。那时候,王继才夫妇每年的工资是3700元,一家人的吃穿用度都得靠这笔钱。

将五星红旗升起在海防线上,风霜雪雨从不间断;把一生献给祖国的海防事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在一座孤岛默默坚守32年,于平凡中书写不平凡的华章……欲知王继才,必到开山岛。

△开山岛航拍图

  “开山岛虽小,但它是中国的东门,国旗升起来,证明有人在这守着!”王继才总是认真叮嘱着妻子。

然而再苦再难,王继才两口子也咬牙坚持下来了。32年间,他们请过往的渔民从陆地上带泥土上岛,在光秃秃的土地上栽下一棵棵树苗。

图片 6

1986年7月,26岁的生产队长兼民兵营长王继才接到任务,第一次登上这个无人愿意值守的荒岛,人们都说,去守岛就是去坐“水牢”,但王继才最终决定服从组织安排,留了下来。妻子王仕花不忍丈夫一人受苦,选择辞去工作,和丈夫一同守岛。整整32年,夫妻俩过了20多年没有水没有电,只有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炭炉、一台收音机的日子。

  4年前,夫妻俩走出海岛,第一次在天安门前观看升旗仪式。祖国心脏与边陲小岛,就这样紧紧连在一起。

图片 7

近看开山岛

图片 8

  王仕花是全村最后一个知道王继才去守岛的人,当看见“野人”一般的丈夫,再多的情绪也只剩心疼——几排空荡荡的旧营房没水没电,蛇、老鼠和蛤蟆蹿来蹿去,脏衣服胡乱堆放着。王仕花想要把丈夫拉下岛,可他脚底下却像生了根一样……

这些年来,有人觉得王继才傻,也有人劝他们回去,但王继才说,这里是中国的国土,总要有人值守。

给风的命名,源自它来时的方向

△王继才

  你守着岛,我守着你。

今年7月27日,王继才在执勤时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年仅58岁。在王继才走后十多天,王仕花向组织递交了继续守岛的申请。

人不能为了目的而忘记初心,就像给风命名的,不是它要去的方向,而是它来时的方向。迎着开山岛上的阵阵海风,我不禁在想,王继才的“风来处”在哪里呢?

“岛主”:王继才

  日子一晃,就是32年。可再上岛,却只孑然一人。

1986年,26岁的王继才第一次来到开山岛。到新成立的民兵哨所去驻守“军事要隘”,他早已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可眼见为实的瞬间,还是傻了眼。一座蛇虫都不会久留的石头岛,满地是萋萋荒草却没有一棵树;面积不过0.013平方公里,二十分钟就能转个遍;岛上没有淡水,全靠接天上的雨水;吃的用的,都要靠来往的渔船补给;带上岛的一只公鸡,到了这儿竟然打不了鸣。

这座位于祖国东门的国防战略之岛,

  一抹晚霞泄在海面上,如同王继才走时的那天。上岛后,王仕花一刻不停地打扫起来,也许这样做,能让她感受到丈夫曾留下的些许温存。

送他上岛的渔民说:“这小子一定坚持不住。”果不其然!登岛的那天,他就后悔了,上岛的第40天,寂寞与孤独让他放声大哭。出人意料!他坚持下来了,而且一坚持就是一辈子。

是冷寂与苍凉的代名词。

  台风过境,吹落了岛上的牵牛花,也打破了王仕花心中的幻想——“我总觉得老王没走,他还在岛上的某个地方。”

图片 9

“石多水土少,台风四季扰,

图片 10

王继才在开山岛上眺望远方(资料图)

飞鸟不做窝,渔民不上岛”,

  ▲王继才穿过的毛衣,破了洞也舍不得扔。冯开华 摄

开山岛不大但地形险要,是军事要塞连云港的右翼前哨阵地。1939年侵华日军从灌河口登陆,首先占领的就是开山岛。父亲打过游击、舅舅上过战场、自己成为民兵,一个“兵”字,在王继才心中有千钧之重,骨子里深埋着保家卫国情怀——守住开山岛,就守住了黄海的大门;守住开山岛,就守住了沿海百姓的安宁生活!王继才说:“岛虽小,它是祖国的一部分。前辈打下的江山,总要有人来守。”就这样,“守岛就是守家,守家就是卫国”,王继才坚守着这颗家国初心,把一生之爱都奉献给了这座海岛。

是它当年真实的写照。

  岛上每一处都是他生活过的痕迹——老王腌制的一坛坛黄豆水,用它做肥料的桃子才最甜;被台风吹散枝叶的苦楝树,是老王一棵棵亲手栽下;裂开的塑料水瓢,被老王用鱼线缝上接着用;小狗毛毛脸上的毛遮住了眼睛,老王替它仔细修剪;破了洞的毛衣,老王“穿在里面,别人也看不到”……

图片 11

作为第五批上岛的“岛主”,

  王仕花爱唱《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每每唱到此处,王继才便对她说“到了80岁,我还会陪着你。”

俯瞰开山岛(资料图)

王继才之前的四批人,

  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却已不在……

两千年来,中华民族的武将把霍去病封狼居胥视为最高荣誉之一。民兵也是兵!和平年代,用无悔的坚守筑起守家卫国的屏障,将自己的身躯化作护卫国门的利器……这开山岛,何尝不是王继才“封狼居胥”的所在!

都因难以忍受其清苦和落寞的煎熬,

  谁都没有想到,王继才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永远守在开山岛。他兑现了对开山岛的诺言,却对妻子食了言。

他也由此成为“时代楷模”,成为千千万万执守初心无私奉献人们的缩影。从遥远的西南边陲、荒凉的西北大漠到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千千万万“王继才们”的身影出现在深山老林的险滩激流边,巡弋在荒漠戈壁的沙海土丘上,穿行在狂风骤雪的高山峡谷间……谁说平凡的岗位不能成就伟业?谁说默默的坚守不是熠熠生辉?在许许多多的“开山岛”上,千千万万王继才们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封狼居胥”。

而纷纷拔脚。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一个人时,王仕花常常会暗暗抹泪。 冯开华 摄

王继才生前在开山岛留影。(资料图)

王继才夫妇在开山岛的最东边举行向国旗敬礼仪式。(资料图)李响 摄

  02

许下的承诺,便要用一生去坚守

升旗、巡岛、观天象、护航标、写日志……每天的巡查日志堆起来已有一人多高,每个凌晨五星红旗都会冉冉升起,每次遭到上岛犯罪分子威胁甚至殴打也从不屈服。为了守岛,夫妻俩尝遍了酸甜苦辣,32年,11680天,枯燥、孤独、无助,每一天都重复着相同的日子,但王继才心中有一个信念:家就是岛,岛就是国,守岛就是卫国

  时隔22年,还能见到“再生父母”王继才夫妇,让潘弗荣感念上天的再次眷顾。

假若人生是一座小岛,他不曾辜负这岛上每一处细小的风景;假若人生是一场短梦,他把这场梦做得生机盎然。可要说到辜负,王继才最感愧疚的,就是自己的妻子。

图片 15

  只念到小学三年级,潘弗荣便因家庭贫困辍学。1996年的6月,只有19岁的她,跟着30多位村民一起上到开山岛捡虾皮赚钱。

在岛上的第47天,妻子王仕花来了。当她一股脑冲到丈夫面前时却怔住了,怎么竟认不出这个朝思暮想的人了?他的头发那么长,乱糟糟顶在头上;胡子拉碴,整个下巴都黑乎乎的,简直就是个野人。“我每天都掉泪,想的都是老王一个人在岛上,没人管、没人问。思来想去,我下决心辞去工作,陪他一起守岛。”决定上岛的那一天,王仕花自己也没有想到,这“荒岛夫妻”一做就是一生。

王继才王仕花夫妻俩结伴巡逻

  “可家里再穷,也比岛上的条件好。”

图片 16

图片 17

  那天刚吃过午饭,潘弗荣腹部阵阵绞痛,疼痛难忍,她不慎摔倒在地上打滚,脚后跟都蹭出了血。

王继才的妻子王仕花。中国军网记者 牛晨斐 摄

△王继才王仕花夫妻俩巡视

  村里人哪见过这样子的情形,一时间都没了主意,围在潘弗荣身边干着急。

记者见到王仕花时,她看起来消瘦又憔悴,皮肤被晒得黝黑,身体不好还患有腿疾。与她交谈,能从她身上看到丈夫的影子,能从她的言语中体味出悲伤与不舍。王仕花说:“老王生前总是自责‘耽误’了我一生,但是他不知道,他无怨无悔守岛,我无怨无悔守他……”

他,四次暗自流泪

  出海赚钱,最忌讳船上“出事”。老板怕她有什么闪失,硬是不愿开船送她去医院。王继才一边联系渔船,一边跑上跑下给潘弗荣找药吃。疼痛让人绝望,可搂着王大哥的胳膊,潘弗荣心里就还有希望。

如果说人们都记住了王仕花的坚强,那开山岛记住更多的是她的眼泪。“有一次,我和老王沿海边巡逻,一个大浪打过来,他整个人都被卷到海里去了。”说到这儿,王仕花止不住地流泪,“我求老天爷,不要把老王带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而这样的乞求,她已记不清有过多少次。

32年中,只有5个春节与家人团聚。

  王继才像抱女儿一样把潘弗荣抱在怀里安抚着,自己的胳膊被抓破了也浑然不知。把潘弗荣送进医院,交了住院费和医疗费,他才放心回岛。

32年,11680天,岛上的每一天从两个人的升旗仪式开始。王继才负责展开国旗,用沙哑的喉咙,喊声响亮的“敬礼”,王仕花应声敬礼,尽管动作并不规范。王继才说过:“国旗插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国土。”只要国旗在海风中飘扬,这个小岛就有了颜色。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当时我觉得自己被遗弃在了路边,如果没有王大哥,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

图片 18

王继才四次暗自流泪有谁知晓?

  多想再听一次王大哥叫她“小老妹”,多想再像以前那样跟在他身后讨好吃的……潘弗荣本想着中秋节再上岛去陪陪王大哥,竟不想已是天人永隔。

开山岛上飘扬的五星红旗。中国军网记者 牛晨斐 摄

因为守岛,父亲弥留之际,

  王继才是“偏心”的。他把温情都留给了他人,却把无情都留给了自己的孩子。

32年,数不清的伤病,多少次与死神擦肩。王继才的胳膊和腿上,满是铜钱大小的斑记,一个摞着一个,是常年海岛生活落下的湿疹。而在恶劣天气里巡逻,则更像是拿命在赌。“我们用一根背包绳拴在两人腰间,万一出现意外,也好有个照应。”说话间,王仕花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一根背包绳把两个人的命拴在了一起,把他们和开山岛拴在了一起,把家和国拴在了一起。

未能及时赶至床前尽孝;

图片 19

图片 20

因为守岛,大哥突然去世,

  ▲被台风和海浪打死的绿植。 冯开华 摄

开山岛上陡峭的崖壁。中国军网记者 牛晨斐 摄

未能参加葬礼追悼;

  “我爸就是在这儿揍的我。”儿子王志国说道。

32年,在石头缝里种出一百多棵树,岛上屋舍、道路修修补补不计其数。“这里就是我们的家。老王说,要建一个绿色的岛。你们看,这是松树、无花果,还有3棵桃树、2棵梨树……”王仕花如数家珍,抚摸着当年两个人在树干上刻下的字迹,她仿佛感受到了丈夫的气息。年轮一圈一圈,就像是孩子渐渐长大,老人终要离去。

还是因为守岛,

  月光映照下的开山岛,仿似“海上的布达拉宫”,神圣又静谧。王志国站在营房的栏杆前,脑子里闪过那个时刻里有的情节,他低下了头,陷入回忆中——

图片 21

慈母故去,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

  那年冬天,台风连着刮了17天,开山岛成了与世隔绝的“水牢”。粮食和柴火都用光了,8岁的小志国饿得哭闹不止。王继才咬咬牙,顶着寒风到海滩上去捡拾一些半死不活的牡蛎,带回来撬开牡蛎壳扒肉吃。

王仕花抚摸着当年夫妻俩在树干上刻下的字迹。中国军网记者 牛晨斐 摄

爱女出嫁,喜宴一再推迟开始,

  腥臭的牡蛎肉实在难以下咽,小志国在地上撒泼耍赖。王继才气急之下,狠狠地揍了儿子一顿。

32年……王继才还是走了。君子一诺千金,何况是守家卫国之诺。200多面被风雨撕破的国旗、40多本海防日志、20台听坏的收音机、10多盏用坏的煤油灯、1根救过命的背包绳,还在那里静静地守护着主人的诺言——王继才曾说过:“即使发生什么意外,我也愿意长眠在这座小岛上,看着每天升起的五星红旗。”

在女儿噙满泪水的企盼中,

  ……

图片 22

也未能把祝福亲自送到。

  儿子当兵,他高兴得喝起了小酒;儿子结婚,他把儿子结婚照放在床头;儿子上岛,他总要陪儿子聊到深夜,细数岛上每一粒果、每一块石的变化——“岛上挺好的。”

王继才夫妇巡逻时用过的背包绳。中国军网记者 冯开华 摄

遗憾、自责、愧疚、懊恼,

  只是当时已惘然。

人生的高度,是他看轻了多少事

一个个无言的痛,

  自父亲走后,开山岛的每一次星空与日落,都不再圆满。

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开山岛在多数人眼中是座荒岛,可在犯罪分子的眼里却是块宝,是走私、偷渡绝佳的“避风港”。无论是金钱的诱惑还是生命的威胁,甚至是以家人性命相要挟,王继才从没有一丝动摇。他说,“不干净的钱,不要”“做正义的事,不怕”。

在家国情怀里久久萦绕。

图片 23

很难想象,直到2014年前夕,王继才夫妻俩一年的收入还不到六千元。早些年,一个月150元的工资让这个家庭“举步维艰”。老母亲带着孙子住在海边租来的小屋,离世时都没见到儿子;大女儿13岁就辍学在家,照顾弟妹挑起一家的重担;儿子出生在岛上险些没了性命,他一度弄不明白:“人家的父母都在岸上想办法挣钱过好日子,而我的爸爸妈妈却在岛上守清贫,他们都图的是什么呀?”

图片 24

  ▲王仕花向第二批上岛的民兵介绍附近海域情况。 冯开华 摄

图片 25

条件好了,他却走了

  03

王继才夫妇在岛上巡逻(资料图)

开山岛条件好了,

  “在岛上才呆了2天,就体会到老王这32年,有多不容易。”

三十余年,海的那头桑田沧海,岛的这头初心不渝。多少人追逐着金钱与物质、名利与虚荣,王继才却坚守着那份责任、甘守着那份清贫。姐姐在外面做生意发了财,多次打电话劝他,甚至请亲戚长辈来说服,王继才还是拒绝了,他说:“我走了,谁来守岛?与开山岛接触久了,与这里的一土一石都有了感情。只要能走得动,哪怕是再苦再累,也想看好这个门!”

王继才却走了,

  即便在物资充裕的当下,岛上也是一副落后现代文明几十年的模样。墙壁像石头一样光秃秃,床板也硌得人浑身疼,台风吹得门窗哐哐响,海水都能冲进二层营房里……

不是他王继才能人所不能,更不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他只是比别人看得更透彻、活得更单纯罢了。许多人在不停地给人生做加法,可人生更重要的,是学会做减法。国家重,小家轻;海防重,儿女轻;奉献重,金钱轻。最了不起的人和事,都简洁而单纯,朴素到透明敞亮。

走于突发的疾病,

  再登上开山岛,陈宽华已是开山岛哨所的一名哨员。“老王走的太突然,知道他放心不下这座岛,我就上来替他守着。”

君子之泽,三世而斩,给子孙留下金山银山不如留下高尚的德行。儿时不懂父亲母亲的选择,读懂则已是泪千行。最终,儿女理解了父亲,走上了父亲走过的路。

走在公元2018年一个夏夜的值哨。

  9岁的毛毛和4岁的小白是王继才养在岛上的两只小狗,自出生就被带到岛上。夫妻俩每次巡逻,陡峭石壁,它们先去探路;路遇蛇虫,它们驱逐清路……

图片 26

王继才走了,

  主人走后,陈宽华和两名哨员每次巡逻,毛毛和小白依然会像从前那样,跟在队伍后面。

儿子王志国到岛上看望父母(资料图)

走向岁月的深远,走向永远的崇高。

  它们不会说话,却最懂人心。

2013年研究生毕业,儿子王志国成为了南京边防检查站的一名边防警官。父亲守的是海岛、国门,他守的是空港、也是国门。王志国说:“我没有乳名,从小父亲就叫我‘志国’,取这个名字就是要我立志报国。长大后,我就成了他。”

王继才走了,

图片 27

就在此刻,千千万万像王志国一样的中华儿女,守护在边防线上,守卫着祖国的安宁。北疆八月飞雪,南国蚊虫肆虐,戈壁沙漠里吞下一碗米半碗沙的饭菜,烈日高原上年纪轻轻就掉光了头发。父母见面不敢认,儿女相见不相识,十几岁老成几十岁的模样。他们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同王继才父子一样,为了那句守护家国的承诺。

不,他没有走,

  ▲王仕花抚摸着小狗问它们:“毛毛、小白,岛主去哪了?” 冯开华 摄

我敢断言,他们终将书写华章,创造属于自己的“封狼居胥”!因为他们的人生中,有家国的份量。

他正回头微笑。

  出海打渔的二十几年间,陈宽华常趁着停靠码头的空隙,上岛来看看老王。只要看见有渔民上岛,顾不上剩下的给养还够吃几天,哪怕只煮个面条,老王也要留他们吃顿饭,听他们讲讲陆地上的变化……

图片 28

新一代的守岛人,

  王继才常说,“渔民就是我的腿。”渔民们也感恩老王的照顾,只要出海,就会带些给养给他。

王继才夫妇用背包绳互相拴住巡逻。(资料图)

已在王仕花的带领下前来报到。

  蔬菜一直是岛上的稀缺资源,总是没过几天就腐烂。没有菜吃的时候,老王就吃一口饭,再吸一口海风,海风佐餐,这滋味在开山岛是独一份。

精神的不朽,是永远深忆与传承

图片 29

  蔬菜难贮存,植物也难在岛上存活。

英雄倾夺何纷然,一盛一衰如逝川。这个夏天,王继才走了。短短月余,开山岛已经经历了好几次台风,那棵最早活下来的苦楝树也枯了。

王仕花向第二批上岛的民兵介绍附近海域情况。 冯开华 摄

  见不得岛上光秃秃,王继才托渔民从岸上捎来土壤,用石头垒砌一个个小园子,开始种树。第一年,栽下100多棵白杨,全死了;第二年,种下50多棵槐树,没有一棵活下来;第三年,一斤多的苦楝树种子撒下去,终于长出一棵小苗……

“你们说‘王开山’啊?”在附近渔民的心里,王继才早已与这座小岛紧紧连在了一起,他们也分不清,是因为开山岛而知道王继才,还是因为王继才而记住开山岛。

王继才啊,仍在我们的身边,

  岛上的片片生机,让曾经驻守在这里的老兵们既惊喜,又窝心——“是你替我们守住了这座岛!”这群铁铮铮的汉子,抱着王继才痛哭了起来。

渔民们晚上出海时,王继才夫妇会亮起信号灯,遇到雨雾冰雪天,他们就在岛上敲响盆子,尽力提醒渔船绕道航行。渔民们讲:我们出海,看到了开山岛的国旗,心里就有了依靠,登上开山岛哨所,就有了围着热炕头的感觉。直到今天,王继才没有一时一刻从人们的心里离开。在他们眼里,王继才是提掌神灯的“赤脚医生”,是守护渔民安全的“岛上亲人”,是扶危救困的 “孤岛活雷锋”。

他的承诺,化作定海神针,

  他吃过的苦,他们懂。

图片 30

护佑着岛上的五星红旗,又迎来东方欲晓;

图片 31

开山岛上的灯塔。中国军网记者 牛晨斐 摄

他的承诺,化作不灭的精神,

  ▲今天的开山岛植被茂盛。冯开华 摄

王继才走了,人们与他的情还在。22年前,王继才救了突发心脏病的19岁女孩潘弗荣的命。“他把我当成自己的女儿,岛上条件再差,船老大再有啥忌讳,他就是一心想救我。”如今,女孩儿成为了母亲,救人者也已经故去。她告诉自己的孩子要记住救命恩人,要懂得心存感恩,要知道长大后成为什么样的人。

在我们的血脉中赤诚炽烈地燃烧。

  不是每座山峰都高到无与伦比,远到惊心动魄。也不是每座海防哨所都能得此一守护者,作为太阳的战壕,作为海洋的碉堡。

王继才走了,他的诺言还在。妻子王仕花向灌云县人武部提交了继续守岛的申请,她说:“老王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一直守到守不动的那一天。老王没有走完的路,我继续为他走下去。”

啊,心光透亮苍穹,

  32年前的7月,他义无反顾舍弃小家守护这座孤岛;32年后的7月,他把58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这里。

图片 32

大地如此多娇,

  山海拱手,为君一别。

王仕花与岛上驻守的民兵一同升起国旗。中国军网记者 冯开华 摄

愿我们每个人都坚守好自己的“开山岛”,

  也许多年以后,王继才还会记着归去来兮的路,千里万里回到这里……

王继才走了,像王继才一样的人来了。2018年8月10日,开山岛民兵哨所迎来了3人值勤班。报名到开山岛值守的人有很多,老兵胡品刚就是其中一员,“我们在这里升旗,老王在天上一定看得见。”

在信仰的高地上,

  (李晨、冯开华)

为问东风馀几许,春纵在,与谁同?

书写出无愧于祖国和人民的新时代报告。

开山岛还在那里,还有王仕花告慰丈夫的守护;

来源:央视新闻微博、国防在线、 新华报业网等

王仕花还在那里,与守岛的后来人一同默默地坚守,每一天把五星红旗高高升起;

五星红旗还在那里,迎着呼啸的海风骄傲地飘扬;

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呼啸的海风还在那里,仿佛日夜低吟着——

责任编辑:

王继才,我们从未忘记你的样子!

编辑:张晓君;

编审:张华靖;

转载请注明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历史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王继才:岛就是家 岛就是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