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对越自卫反扑战,邓希贤为啥亲点许世友挂帅?

原标题:李光耀揭秘:邓小平为何决定打对越自卫反击战?

本文原载于《看世界》2009年第3期,原题为“邓小平决策对越自卫反击战内情”

图片 1

邓小平讲话:(一九七九年三月十六日下午)

1978年12月,对越自卫反击战让谁来挂帅出征?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解放军总参谋长的邓小平权衡良久,选定了许世友担任东线总司令。那么,邓小平为何亲点当年已74岁…

图片 2

同中国副总理邓小平会面是一次难忘的经历。1978年11月的一天,这位高龄74岁,矮小精悍、敏捷硬朗,不到5英尺高的长者,身穿米色毛装,从巴耶利巴机场的一架波音707客机上走下来。当天下午,我们在内阁会议室进行正式会谈。

本文原载于《看世界》2009年第3期,原题为李光耀所着《邓小平决策对越自卫反击战内情》

      报告王尚荣同志作了,我不算报告,讲几句。

1978年nián12月yuè,对duì越yuè自zì卫wèi反fǎn击jī战zhàn让ràng谁shuí来lái挂guà帅shuài出chū征zhēng?时shí任rèn中zhōng央yāng军jun1委wěi副fù主zhǔ席xí、解jiě放fàng军jun1总zǒng参cān谋móu长zhǎng的de邓dèng小xiǎo平píng权quán衡héng良liáng久jiǔ,选xuǎn定dìng了le许xǔ世shì友yǒu担dān任rèn东dōng线xiàn总zǒng司sī令lìng。

作者:李光耀

图片 3

一次难忘的会面

      这次对越自卫反击战,决心进行一次有限度的惩罚作战,所谓有限度,就是打击深度浅一点,时间短一点,目的是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东方古巴,取得我们中越边界的比较安定的边界线。同时也是对于柬埔寨反对越南侵略的一个支援。当然,从更广泛意义上说,这是我们扩大反对霸权国际统一战线的一个重要行动。现在,这个仗今天真正完了。五日宣布结束战争,部队开始向后撤,到今天撤完了。这十一天,在回来的路上扫了一些洞,藏在这里,藏在那里的一些物资,一些小村子,也扫了好几千上万人。

那nà么me,邓dèng小xiǎo平píng为wéi何hé亲qīn点diǎn当dāng年nián已yǐ74岁suì高gāo龄líng的de许xǔ世shì友yǒu挂guà帅shuài?

来源:人民网

一次难忘的会面

同中国副总理邓小平会面是一次难忘的经历。1978年11月,这位高龄74岁,矮小精悍、敏捷硬朗,不到五英尺高的长者,身穿米色毛装,从巴耶利巴机场的一架波音707客机上走下来。他脚步轻快,检阅了仪仗队之后,同我一起乘车到总统府的宾馆去。那是我们总统府里的迎宾别墅。当天下午,我们在内阁会议室进行正式会谈。

      大家知道,党中央、中央军委下这个决心是不容易的。经过反复考虑,差不多经过两个月的考虑,才下了这个决心。我们党、我们人民当中很多担心这个问题,能不能搞得好,连锁反映有多大,会不会影响我们四个现代化建设,打得好打不好。这些担心是对的,是个严肃的问题。中央、中央军委经过反复考虑,下了这个决心。今天看来,这个决心下得是对的。

要yào知zhī道dào,当dāng时shí十shí大dà元yuán帅shuài中zhōng尚shàng健jiàn在zài的de还hái有yǒu四sì位wèi:刘liú伯bó承chéng、徐xú向xiàng前qián、聂niè荣róng臻zhēn、叶yè剑jiàn英yīng,十shí大dà大dà将jiāng中zhōng健jiàn在zài的de也yě有yǒu四sì位wèi:粟sù裕yù、黄huáng克kè诚chéng、谭tán政zhèng、萧xiāo劲jìn光guāng,57位wèi上shàng将jiāng中zhōng,能néng力lì不bú在zài许xǔ世shì友yǒu之zhī下xià的de,也yě不bú在zài少shǎo数shù。更gèng何hé况kuàng,最zuì顶dǐng尖jiān的de三sān大dà名míng将jiāng中zhōng,还hái有yǒu两liǎng位wèi健jiàn在zài——刘liú伯bó承chéng、粟sù裕yù。应yīng该gāi说shuō,不bú论lùn从cóng能néng力lì,还hái是shì资zī历lì,都dōu有yǒu比bǐ许xǔ世shì友yǒu更gèng合hé适shì的de人rén选xuǎn。

核心提示: 我看过人民大会堂里摆放着痰盂,所以也安排把一个蓝白色的瓷痰盂摆在邓小平的座位旁。我读过资料知道他有使用痰盂的习惯。虽然总统府里有个规定,冷气房里不准抽烟,我还是特地在显眼的地方为他摆了个烟灰缸。这都是为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而准备的。我也确保内阁会议室里的排气风扇都开着。

同中国副总理邓小平会面是一次难忘的经历。1978年11月,这位高龄74岁,矮小精悍、敏捷硬朗,不到五英尺高的长者,身穿米色毛装,从巴耶利巴机场的一架波音707客机上走下来。他脚步轻快,检阅了仪仗队之后,同我一起乘车到总统府的宾馆去。那是我们总统府里的迎宾别墅。当天下午,我们在内阁会议室进行正式会谈。

我看过人民大会堂里摆放着痰盂,所以也安排把一个蓝白色的瓷痰盂摆在邓小平的座位旁。我读过资料知道他有使用痰盂的习惯。虽然总统府里有个规定,冷气房里不准抽烟,我还是特地在显眼的地方为他摆了个烟灰缸。这都是为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而准备的。我也确保内阁会议室里的排气风扇都开着。

     当时,下决心时,最大的担心是怕北边苏修有强烈的反应。所以我们下这个决心时,对这样的问题进行了认真的科学的分析。因为影响我们四个现代化建设,不是南边仗打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北边反应有多大,北边反应不大,那影响就不大。但是,在考虑这个问题时,越南仗恃有苏越友好条约,仗有这个条约大举进攻柬埔寨,仗这个条约在中越边界闹事,搞得我们不安宁。他们在北方的军队有二十万人,有七个师布置在我们边界线上,还有公安屯,边界长大约一千七百公里,队伍密集。

图片 4对duì越yuè自zì卫wèi反fǎn击jī战zhàn,邓dèng小xiǎo平píng为wéi何hé亲qīn点diǎn许xǔ世shì友yǒu挂guà帅shuài?">

一次难忘的会面

我看过人民大会堂里摆放着痰盂,所以也安排把一个蓝白色的瓷痰盂摆在邓小平的座位旁。我读过资料知道他有使用痰盂的习惯。虽然总统府里有个规定,冷气房里不准抽烟,我还是特地在显眼的地方为他摆了个烟灰缸。这都是为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而准备的。我也确保内阁会议室里的排气风扇都开着。

我在1976年到北京访问时,他没法跟我会面,当时他遭受排挤,得“靠边站”。他先是被四人帮所挫败,但最终反而是他们被打倒。他花了两个半小时谈苏联对世界构成的威胁。他说,所有反对战争的国家和人民必须组织联合阵线,同声反抗战争贩子。他引述毛泽东的话说,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对付那个“王八蛋”(字面上是“乌龟蛋”的意思,他的通译员译成“S.O.B”,也就是“畜生”)。

     同时,越南经营同中国对抗,打仗好多年了,就在我们加紧援助他们的时候,有的工事搞了七年,有的搞了三年,到处是工事,屯积大量的物资,好多物资都是我们援助的,大米、弹药、武器,这次搜回来一批,越南就仗恃有苏越条约才敢这样。他也想仗恃这个条约把苏拖下水,也仗恃这个条约认为我们不敢采取相当规模的惩罚。就在我们出兵前几天,他还估计我们只有两个师的小范围的行动。我们下这个决心,也确实清醒地估计到北边的反应有多大。这个不但我们在考虑。大家知道,我访美时一路上讲要教训越南,美国不赞成。我采取较大的行动,怕引起苏联的大的反应。

但dàn邓dèng小xiǎo平píng偏piān偏piān就jiù选xuǎn中zhōng了le许xǔ世shì友yǒu,当dāng然rán不bú是shì没méi有yǒu原yuán因yīn的de。

同中国副总理邓小平会面是一次难忘的经历。1978年11月,这位高龄74岁,矮小精悍、敏捷硬朗,不到五英尺高的长者,身穿米色毛装,从巴耶利巴机场的一架波音707客机上走下来。他脚步轻快,检阅了仪仗队之后,同我一起乘车到总统府的宾馆去。那是我们总统府里的迎宾别墅。当天下午,我们在内阁会议室进行正式会谈。

我在1976年到北京访问时,他没法跟我会面,当时他遭受排挤,得“靠边站”。他先是被四人帮所挫败,但最终反而是他们被打倒。他花了两个半小时谈苏联对世界构成的威胁。他说,所有反对战争的国家和人民必须组织联合阵线,同声反抗战争贩子。

他全盘分析了苏联在欧洲、中东、非洲、南亚和中南半岛的行动策略。苏联在越南大大占了上风。有些人不明白中国和越南的关系为什么这么糟,中国又为什么必须采取行动切断对越南的援助,非但不把越南争取过来,反而把它推向苏联。但是关键问题在于,越南怎么会在丝毫不符合自己利益的情况下,还要完全倾向苏联。这是因为越南“多年来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的美梦”。就连胡志明也有过这种想法。中国向来都不苟同。越南把中国视为实现中南半岛联邦的最大障碍。中国的结论是,越南非但不会改变立场,而且会变本加厉地反中国,把大批越南华裔驱逐出境,就是最好的证明。中国是经过慎重考虑,才决定停止对越南的援助的。

     但同时我们也摸到了一点气候,美国一边反对我们惩罚,另一方面通报我们一点情报,说苏联的军队根本没动,而且告诉我们,在几千公里边界上有54个师,告诉我们没有满员师(一万二、三千人)。比较充实的师,大约占满员的70%—80%。这样的师大约占三分之一,第二种师也是三分之一,占满员的50%—60%(6、7千人)等于我们的简编师,还有架子师,大约四千人左右,占三分之一。这样的情况,就可以具体分析了。

首shǒu先xiān,许xǔ世shì友yǒu是shì广guǎng州zhōu军jun1区qū司sī令lìng。越yuè南nán跟gēn中zhōng国guó的de广guǎng西xī和hé云yún南nán接jiē境jìng,中zhōng国guó要yào派pài兵bīng,除chú了le昆kūn明míng军jun1区qū,临lín近jìn的de广guǎng州zhōu军jun1区qū自zì然rán也yě是shì重zhòng点diǎn。俗sú话huà说shuō,上shàng阵zhèn父fù子zǐ兵bīng,要yào调diào广guǎng州zhōu军jun1区qū的de兵bīng,许xǔ世shì友yǒu自zì然rán是shì最zuì合hé适shì的de司sī令lìng人rén选xuǎn。

我看过人民大会堂里摆放着痰盂,所以也安排把一个蓝白色的瓷痰盂摆在邓小平的座位旁。我读过资料知道他有使用痰盂的习惯。虽然总统府里有个规定,冷气房里不准抽烟,我还是特地在显眼的地方为他摆了个烟灰缸。这都是为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而准备的。我也确保内阁会议室里的排气风扇都开着。

他引述毛泽东的话说,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对付那个“王八蛋”(字面上是“乌龟蛋”的意思,他的通译员译成“S.O.B”,也就是“畜生”)。

邓小平说,中国总共为越南提供了100多亿美元,现值2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一旦中国撤回对越南的经济援助,苏联就必须独自挑起这副担子,但是他们又无法满足越南的需求,只好让越南加入经济互助委员会(相当于欧洲经济共同体的东欧共产集团经济共同体),把担子推给东欧国家。他说,今后十年,中国会考虑再把越南从苏联手中拉过来。我暗想,邓小平是从长计议,跟美国领导人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

     所谓下决心是有风险的,风险主要来自北方。风险无非是大、中、小,大的、中的、小的。中央分析,大的牵涉到苏联战略重点转移的问题,现在苏战略重点在西方,它的四分之三强的兵力布置在欧洲,所谓东面一百万人,占四分之一弱,而在装备上,主要装备更现代化、更重要的装备在欧洲。所以,如果要进行大规模向中国进攻,它的战略重点必须转移,起码要从欧洲调一百万人,这个来不及,我们行动时间不长。中央考虑,大风险肯定可以排除,中等风险有没有?中央考虑一般也可以排除,但要立足于中等风险,所谓中等风险,或存在东北,或存在新疆,用相当的兵力向我进攻,或存在新疆乌鲁木齐,或存在黑龙江、乌苏里江、满洲里、绥芬河,中等起码的两个集团军,不可设想一个集团军孤军深入,那我们可以给它插断,这次越南也是这个办法。一个集团军是五个师,两个集团军十个师以上,这无论摆在东北或在新疆都不简单,很难设想就起那大作用。所以,中等风险一般也可以排除。我们要立足于中等风险,在新疆、东北作了准备,华北也作了一些准备。还准备小一点的风险,特别是在新疆,它有六个还乡团,六二年跑了六万多人,它组织了六个还乡团,也许组织六个还乡团在边界上那个薄弱的地方打一下。今天可以说了,小的也没有。我们怕屁股后面发生问题,我们也估计,苏联它怕不怕屁股后面的问题,它反对美国,也有个后方问题,后方是欧洲,而且是它的战略重点最大的是这个,这个考虑清楚了,就比较容易下这个决心。

第dì二èr,经jīng过guò“文wén革gé”的de十shí年nián浩hào劫jié,军jun1队duì成chéng为wéi重zhòng灾zāi区qū,军jun1事shì训xùn练liàn近jìn乎hū停tíng顿dùn,跟gēn国guó际jì先xiān进jìn军jun1事shì思sī想xiǎng也yě接jiē不bú上shàng轨guǐ,甚shèn至zhì连lián军jun1阶jiē、编biān制zhì都dōu是shì混hún乱luàn的de,这zhè样yàng的de军jun1队duì要yào想xiǎng打dǎ胜shèng仗zhàng,按àn部bù就jiù班bān是shì绝jué对duì不bú行háng的de,于yú是shì许xǔ世shì友yǒu的de“勇yǒng猛měng”作zuò风fēng就jiù派pài上shàng了le用yòng场chǎng。在zài气qì势shì方fāng面miàn,开kāi国guó将jiāng帅shuài中zhōng,许xǔ世shì友yǒu要yào是shì排pái第dì二èr,那nà还hái真zhēn没méi人rén敢gǎn居jū第dì一yī。

我在1976年到北京访问时,他没法跟我会面,当时他遭受排挤,得“靠边站”。他先是被四人帮所挫败,但最终反而是他们被打倒。他花了两个半小时谈苏联对世界构成的威胁。他说,所有反对战争的国家和人民必须组织联合阵线,同声反抗战争贩子。他引述毛泽东的话说,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对付那个“王八蛋”(字面上是“乌龟蛋”的意思,他的通译员译成“S.O.B”,也就是“畜生”)。

他全盘分析了苏联在欧洲、中东、非洲、南亚和中南半岛的行动策略。苏联在越南大大占了上风。有些人不明白中国和越南的关系为什么这么糟,中国又为什么必须采取行动切断对越南的援助,非但不把越南争取过来,反而把它推向苏联。但是关键问题在于,越南怎么会在丝毫不符合自己利益的情况下,还要完全倾向苏联。

他说,真正紧迫的问题是,越南可能大举进攻柬埔寨。中国应该怎么做?他反问。接着又自问自答:中国要怎么做,就得看越南这一步走得多远。他一再重复这一点,不直接表明会对越南进行反击。他说,越南一旦成功控制整个中南半岛,许多亚洲国家将失去掩蔽。中南半岛联邦会逐渐扩大影响力,成为苏联南下进军印度洋的环球战略的一步棋。

     我们说这个仗必须打,有三大理由要打:一是国际反霸统一战线,对东方的古巴要采取必要的制裁,来推动国际反霸统一战线。因为世界上都怕苏联,因为这个,对古巴也怕,我们作了相当多的批评。在国际战略上说,苏联这两年战争步伐加快了,扩张行动加速了,它得分比较多,美、日、欧比较软弱,怕事。我们告诉它打算,它也怕有风险,我说风险我们自己承担。同卡特会谈后,我说了三句话: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中国行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中国人不会鲁莽从事。我也摸到一些气候,官方语言打官腔,同私下讲的不同。还有它在朝同在野的人不同,相当的人很赞成我们的行动,就是官方也不是很反对。美国这次搞了个双撤军,苏联舰队南下到我国南海,它也派第七舰队加强巡逻、监视。反对任何外国干涉别国的行动,这是对苏联讲的。现在国际反霸处于软弱状态,问题发生在我国,东方的古巴在我们眼下,十几个师进攻柬埔寨,在我们边界闹事,我们是无所作为,还是有所作为。权衡过来,还是有所作为,用自卫反击理由更充足,但这个行动不止是个边界行动,说小的关系到印支形势,东南亚局势,说得宽些,关系世界局势,必须搞。

接jiē到dào任rèn命mìng后hòu,许xǔ世shì友yǒu想xiǎng选xuǎn一yī位wèi副fù司sī令lìng,就jiù想xiǎng到dào了le老lǎo搭dā档dàng刘liú昌chāng毅yì。刘liú昌chāng毅yì,人rén称chēng“猛měng张zhāng飞fēi”,别bié人rén都dōu以yǐ身shēn经jīng百bǎi战zhàn为wéi荣róng,他tā却què是shì身shēn经jīng千qiān战zhàn,历lì险xiǎn百bǎi次cì,浑hún身shēn上shàng下xià皆jiē是shì伤shāng疤bā。不bú过guò,当dāng时shí刘liú昌chāng毅yì已yǐ是shì65岁suì高gāo龄líng,许xǔ世shì友yǒu担dān心xīn他tā身shēn体tǐ吃chī不bú消xiāo,就jiù把bǎ他tā请qǐng来lái,关guān于yú打dǎ仗zhàng的de话huà一yī句jù不bú说shuō,先xiān上shàng三sān瓶píng茅máo台tái,两liǎng人rén对duì碗wǎn干gàn,干gàn完wán三sān瓶píng后hòu,许xǔ世shì友yǒu问wèn:“还hái敢gǎn再zài喝hē吗ma?”刘liú昌chāng毅yì答dá:“九jiǔ死sǐ一yī生shēng过guò来lái的de人rén,死sǐ都dōu不bú怕pà,还hái怕pà喝hē酒jiǔ?许xǔ司sī令lìng喝hē到dào哪nǎ儿ér,我wǒ就jiù喝hē到dào哪nǎ儿ér!”许xǔ世shì友yǒu大dà手shǒu一yī拍pāi桌zhuō子zǐ:“真zhēn是shì一yī条tiáo汉hàn子zǐ,不bú怕pà死sǐ,副fù司sī令lìng就jiù是shì你nǐ了le!”这zhè就jiù是shì著zhe名míng的de许xǔ世shì友yǒu“喝hē酒jiǔ点diǎn将jiāng”,要yào的de就jiù是shì这zhè股gǔ气qì势shì,不bú怕pà死sǐ的de精jīng神shén!

他全盘分析了苏联在欧洲、中东、非洲、南亚和中南半岛的行动策略。苏联在越南大大占了上风。有些人不明白中国和越南的关系为什么这么糟,中国又为什么必须采取行动切断对越南的援助,非但不把越南争取过来,反而把它推向苏联。但是关键问题在于,越南怎么会在丝毫不符合自己利益的情况下,还要完全倾向苏联。这是因为越南“多年来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的美梦”。就连胡志明也有过这种想法。中国向来都不苟同。越南把中国视为实现中南半岛联邦的最大障碍。中国的结论是,越南非但不会改变立场,而且会变本加厉地反中国,把大批越南华裔驱逐出境,就是最好的证明。中国是经过慎重考虑,才决定停止对越南的援助的。

这是因为越南“多年来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的美梦”。就连胡志明也有过这种想法。中国向来都不苟同。越南把中国视为实现中南半岛联邦的最大障碍。中国的结论是,越南非但不会改变立场,而且会变本加厉地反中国,把大批越南华裔驱逐出境,就是最好的证明。中国是经过慎重考虑,才决定停止对越南的援助的。

他说完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我问他可要我立时发表意见,或者先休会到第二天再继续,以便他有时间更衣用晚餐,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思考他的话。他表示别让饭菜凉了。

     第二条,我们要求搞四个现代化建设。我们要有比较稳定、可靠的环境,让苏修、越南在北方、南方天天威胁我们,搞得神思不宁行不行?心神不安不行,我们心不踏实,倒是利用这个机会,试一下,量一量。越南吹得可凶啊,说什么它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苏越百战百胜,永远是“百战百胜”的,可了不起,而又把我们作为头号敌人,在我们边界不断闹事,如果我们不采取反击,它气焰会越来越嚣张,推动北边也来,它以为我们怕苏越条约,苏在阿富汗、伊朗得手,在越南、在东方的步伐加快了,对我们的威胁加强了,所以我们需要中越、中苏边界有个比较安定、比较稳定,取得这个条件起码取得这自信,它们不敢随便欺侮我们,要试一试、量一量苏修。报纸宣传这个没有好多用处,抗议没有用处,联合国决议也没有好多用处,特别警告一下苏联,这样我们搞四个现代化也比较放心。

第dì三sān,当dāng时shí的de国guó际jì大dà环huán境jìng,对duì中zhōng国guó很hěn不bú利lì,在zài对duì越yuè自zì卫wèi反fǎn击jī战zhàn中zhōng,明míng确què站zhàn在zài中zhōng国guó一yī边biān的de,只zhī有yǒu朝cháo鲜xiān和hé柬jiǎn埔pǔ寨zhài,连lián保bǎo持chí中zhōng立lì的de国guó家jiā都dōu很hěn少shǎo,大dà多duō数shù都dōu站zhàn到dào了le越yuè南nán的de一yī边biān。就jiù连lián刚gāng刚gāng与yǔ中zhōng国guó建jiàn交jiāo的de美měi国guó,也yě因yīn国guó际jì大dà环huán境jìng的de考kǎo虑lǜ而ér要yào求qiú中zhōng国guó从cóng越yuè南nán撤chè军jun1。在zài这zhè样yàng严yán酷kù的de国guó际jì环huán境jìng下xià,只zhī有yǒu重zhòng打dǎ、大dà打dǎ、打dǎ出chū威wēi风fēng,才cái能néng平píng息xī掉diào那nà些xiē不bú利lì的de声shēng音yīn,才cái能néng真zhēn正zhèng让ràng大dà家jiā看kàn得dé起qǐ我wǒ们men。事shì实shí证zhèng明míng,邓dèng小xiǎo平píng没méi有yǒu选xuǎn错cuò人rén。

邓小平说,中国总共为越南提供了100多亿美元,现值2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一旦中国撤回对越南的经济援助,苏联就必须独自挑起这副担子,但是他们又无法满足越南的需求,只好让越南加入经济互助委员会(相当于欧洲经济共同体的东欧共产集团经济共同体),把担子推给东欧国家。他说,今后十年,中国会考虑再把越南从苏联手中拉过来。我暗想,邓小平是从长计议,跟美国领导人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

邓小平说,中国总共为越南提供了100多亿美元,现值2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一旦中国撤回对越南的经济援助,苏联就必须独自挑起这副担子,但是他们又无法满足越南的需求,只好让越南加入经济互助委员会(相当于欧洲经济共同体的东欧共产集团经济共同体),把担子推给东欧国家。

晚宴上他很友善亲切,情绪却没有放松,脑子里老是想着越南入侵柬埔寨的事。我追问道,既然如今泰国首相克良萨将军已经表明会站在中国这一边,并在曼谷热情地接待了他,以实际的行动做出承诺,中国接下来会怎么做?他再度喃喃地说,这就要看越南的行动有多严重了。我的印象是,越南的行动要是止于湄公河,情况也许不至于那么危险。反之,攻势一过了湄公河,中国就不可能再按兵不动。

      第三个理由,是我们人民解放军三十年没有打仗了,我们军队究竟行不行?我们确实没有多大把握,军委作了决议,要加强训练,看起来平时训练效果有限,不是说没有用处,战前训练了一个月多,但究竟靠得住靠不住还要看实战,中印边界用兵少,提拔相当一批干部,一批宝贝,没有实战不行,这是很好的机会,现在可以说,我们的解放军还是人民解放军。说实话,经过这十多年,军队的名誉是不好的,经过这一仗,名誉会恢复一下,仗要打才会,上过一次火线同没有上过火线的不同。世界上知道我们三十年没有打过仗,不一定打过越南。我们营以下干部没打过仗;团级干部只是部分打过,当时不过是兵、排长,可能有连长;我们的师长,当时不过是营、连长,打过仗;军长是团长,比较好一点,指挥过一个团就不同,确实比较担心,放出去打一打,这次这方面收的效果最大,是最大的效果之一,就是我们有这么多的部队有过战争锻炼考验,这是了不起的,这会产生大批干部。

刚gāng到dào中zhōng越yuè边biān境jìng,许xǔ世shì友yǒu就jiù宣xuān布bù了le十shí条tiáo战zhàn场chǎng纪jì律lǜ。

他说,真正紧迫的问题是,越南可能大举进攻柬埔寨。中国应该怎么做?他反问。接着又自问自答:中国要怎么做,就得看越南这一步走得多远。他一再重复这一点,不直接表明会对越南进行反击。他说,越南一旦成功控制整个中南半岛,许多亚洲国家将失去掩蔽。中南半岛联邦会逐渐扩大影响力,成为苏联南下进军印度洋的环球战略的一步棋。

他说,今后十年,中国会考虑再把越南从苏联手中拉过来。我暗想,邓小平是从长计议,跟美国领导人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

邓小平邀请我再到中国访问。我说,等中国从“文化大革命”中恢复过来我就去。他说,那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不同意。我认为他们真要追上来,甚至会比新加坡做得更好,根本不会有问题;怎么说我们都不过只是福建、广东等地目不识丁、没有田地的农民的后裔,他们有的却尽是留守中原的达官显宦、文人学士的后代。他听后沉默不语。

     有这三条理由,我们决心打这一仗。部队情况,要考虑风险,担心影响四个现代化,还有国际舆论会不会骂我们。总的看,骂我们不太厉害,联合国内,不结盟国家主张双撤军,我们双手赞成,这是很好的事情,就是批评我们的语言也比较温和,我们也准备他们多骂一个时候。当然,我们也担心一个打不好。放鸭子,这一点放心了。当然也暴露许多问题,前五天伤亡大,过了五天就不同了,前五天伤亡大,队伍展不开,干部不晓得怎样把部队摆开,密集得很,敌人利用炮火,利用山沟,伤亡不少。但有一点,不管伤亡多大,我们没有“放鸭子”,非常英勇,干部战士非常英勇,这是非常可贵的,英勇加上兢业就好办了。总的说,战争让我们教训了一下越南。就国际上说,推动了国际反霸统一战线事业,对柬埔寨是一支援,对苏修是称了一下它的份量,这一点国际意义最大。

图片 5对duì越yuè自zì卫wèi反fǎn击jī战zhàn,邓dèng小xiǎo平píng为wéi何hé亲qīn点diǎn许xǔ世shì友yǒu挂guà帅shuài?">

他说完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我问他可要我立时发表意见,或者先休会到第二天再继续,以便他有时间更衣用晚餐,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思考他的话。他表示别让饭菜凉了。

他说,真正紧迫的问题是,越南可能大举进攻柬埔寨。中国应该怎么做?他反问。接着又自问自答:中国要怎么做,就得看越南这一步走得多远。他一再重复这一点,不直接表明会对越南进行反击。他说,越南一旦成功控制整个中南半岛,许多亚洲国家将失去掩蔽。中南半岛联邦会逐渐扩大影响力,成为苏联南下进军印度洋的环球战略的一步棋。

中国要东南亚国家同它联手孤立“北极熊”;事实上,我们的邻国要的却是团结东南亚各国以孤立“中国龙”。东南亚没有所谓的“海外苏联人”在苏联政府支持下发动共产主义叛乱,有的却是受到中共和中国政府鼓励和支持的“海外华人”,在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较低程度上在印尼,构成威胁。更何况中国公开宣称它同海外华人因为有血缘关系,甚至逾越“海外华人”归属国家的政府,直接号召他们,唤起他们对中国的爱国意识,怂恿他们返回中国实行“四个现代化”。

     第二点,我们在自卫反击战中,提高了中国国际威望,起码这一点兑了现;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从朝鲜战争开始,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后来中国有相当时期的动乱,对中国不相信,中国人究竟有多大本事,靠得住靠不住,交朋友够不够格,这次恢复了名誉,中国人说话还是算数的,在国际反霸上不是无足轻重的。欧洲人总希望我们有一定份量,能够帮助对付苏联,使苏联不敢为所欲为,软弱的中国不是它所希望的,我们希望强大的欧洲,它希望强大的中国。为什么国际上愿意拿钱、设备,帮助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就是强大了可以牵制苏修,假如你软弱,帮助你有什么用?有什么意义?!第二点提高了我们的国际威望,这对四化有利,对于扩大世界反霸势力有利。对于与苏联签订这样那样协议,我们不反对,比如限制战略武器等,但那没有什么用处,对苏联有什么约束力?需要的是做扎扎实实的事,为中日友好条约、中美关系正常化,日本、美国、欧洲建成一条线,三个世界划分,同美国结成统一战线,是毛主席制定的战略,毛主席的战略就是建立这一条战线,日本、中国、巴基斯坦、伊朗、欧洲、美国一条线,这就把美国放在统一战线里边,这是毛主席制定的,不是新提出来的。我国的国际威望提高,可以推动这个,在美国,我说你为什么对古巴在非洲横冲直撞,为什么不教训一下?他不敢吭气。我们在行动上就使他们看到老虎屁股是可以摸的,他们不敢摸。

正zhèng是shì许xǔ世shì友yǒu的de这zhè种zhǒng一yī往wǎng无wú前qián的de雷léi霆tíng精jīng神shén,将jiāng连lián美měi国guó都dōu奈nài何hé不bú了le的de越yuè军jun1打dǎ得dé溃kuì不bú成chéng军jun1,像xiàng推tuī土tǔ机jī一yī样yàng一yī直zhí推tuī到dào越yuè南nán首shǒu都dōu河hé内nèi,吓xià得dé越yuè南nán政zhèng府fǔ都dōu发fā出chū了le全quán国guó紧jǐn急jí总zǒng动dòng员yuán令lìng。

晚宴上他很友善亲切,情绪却没有放松,脑子里老是想着越南入侵柬埔寨的事。我追问道,既然如今泰国首相克良萨将军已经表明会站在中国这一边,并在曼谷热情地接待了他,以实际的行动做出承诺,中国接下来会怎么做?他再度喃喃地说,这就要看越南的行动有多严重了。我的印象是,越南的行动要是止于湄公河,情况也许不至于那么危险。反之,攻势一过了湄公河,中国就不可能再按兵不动。

他说完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我问他可要我立时发表意见,或者先休会到第二天再继续,以便他有时间更衣用晚餐,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思考他的话。他表示别让饭菜凉了。

几个星期前,10月间越南总理范文同到新加坡访问时,就坐在邓小平现在所坐的位子上。我问范文同,越南怎么会面对海外华人的问题,他不客气地说,我身为华人,应该清楚知道华人在任何时刻都会心向中国,就像越南人无论身在何处总会支持越南一样。范文同怎么想我倒不很在乎,令人担心的却是他也对马来西亚领导人说出这一番话之后,可能引起的冲击。

     第三点,因为通过这个斗争,我们搞四个现代化就比较放心。称了一下南边的越南,也称了一下北边的苏联。随着我们国际威望的提高。它资金、技术给我们也比较放心,这有好处。

图片 6对duì越yuè自zì卫wèi反fǎn击jī战zhàn,邓dèng小xiǎo平píng为wéi何hé亲qīn点diǎn许xǔ世shì友yǒu挂guà帅shuài?">

邓小平邀请我再到中国访问。我说,等中国从文化大革命中恢复过来我就去。他说,那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不同意。我认为他们真要追上来,甚至会比新加坡做得更好,根本不会有问题;怎么说我们都不过只是福建、广东等地目不识丁、没有田地的农民的后裔,他们有的却尽是留守中原的达官显宦、文人学士的后代。他听后沉默不语。

晚宴上他很友善亲切,情绪却没有放松,脑子里老是想着越南入侵柬埔寨的事。我追问道,既然如今泰国首相克良萨将军已经表明会站在中国这一边,并在曼谷热情地接待了他,以实际的行动做出承诺,中国接下来会怎么做?他再度喃喃地说,这就要看越南的行动有多严重了。我的印象是,越南的行动要是止于湄公河,情况也许不至于那么危险。反之,攻势一过了湄公河,中国就不可能再按兵不动。

我追述另一事件。越南驻联合国常任代表曾经对四个亚细安常任代表说过,越南平等对待越南的华裔,这些华裔却忘恩负义,16万人从河内越过边境逃到中国去,或者纷纷乘船大举逃出南越,这全都是华裔忘恩负义的结果。印尼的常任代表也不顾另外三名来自菲律宾、泰国和新加坡的常任代表都是华裔,口口声声说越南人对待国内的华裔过于仁慈善良,说越南应该向印尼看齐。我要让邓小平彻底明白,新加坡面对的是邻近国家最直接最本能的猜忌和疑心。

    第四点,锻炼了人民解放军,就我认识,这是第一件大事,了不起的大事。现在仗结束了,但事情是否完了?没有。是否边界事件就没有了?不是。越南就那么死心,不干了?不但在柬埔寨,在我们边界还会闹事,但总比较谨慎,总要收敛一些。我们摧毁了他的边界军事设施,摧毁它的战斗能力,包括物质,起码几十公里不能插秧,季度过了。如果它继续搞,还可以搞得更厉害。军事力量,包括经济力量,昨天越南它提出,在中国军队撤回中国境内一周后开始边界谈判,我们五日提出,它响应,我们接过来,开始谈了,也许我们不光提边界问题,范围要宽一些,还要提领土自卫问题,柬埔寨问题,要高姿态。至于谈判,也许谈十年、十五年,从苏联谈判,六九开始,十年了,同越南谈判就比苏联快?不见得。但还是要谈的,边界问题也不是就完了。但我们五日声明已经说了,如果以后越南还在边界闹事,我们保留教训的权利,自卫反击的权利,这个话我们还是要继续讲。但不管怎样,这件事告一段落,看来国际反映是好的。特别是有的说,我们选择的时机是非常适宜的等等。

联手孤立“北极熊”

邓小平邀请我再到中国访问。我说,等中国从文化大革命中恢复过来我就去。他说,那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不同意。我认为他们真要追上来,甚至会比新加坡做得更好,根本不会有问题;怎么说我们都不过只是福建、广东等地目不识丁、没有田地的农民的后裔,他们有的却尽是留守中原的达官显宦、文人学士的后代。他听后沉默不语。

我补充说,范文同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国家英雄纪念碑前献花圈,邓小平却拒绝这么做。范文同也答应不支持颠覆活动,邓小平没有做出承诺。马来西亚人一定对邓小平存有怀疑。马来西亚的马来回教徒同华人之间,以及印尼人同印尼华人之间,一直心怀猜忌和敌意。正因为中国不断向东南亚输出革命,致使我的亚细安邻国都希望新加坡能够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上,不为抵抗苏联,而是同中国对抗。

     我们这个仗打完了,我们应该做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叫做总结经验。这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总结,如在军事上说,包括军队体制,建军的方针,怎么样训练队伍,都有一系列问题要考虑。如简编师,证明这个制度非改不行。一个师要补充几千人,结果一个班原来的兵只有两个。要补充七八个,完全没有训练就拉上前线,这次争取了一个月训练比较好。这个制度不好,还有好多问题要总结。但有一条要特别提的,即杀鸡也要用牛刀。这次人员、武器比越南超过好几倍,高平战斗至少五比一、六比一,谅山战斗、老街战斗都是几比一,甚至六比一、七比一。这次作战地形,我们没有打过,中国没有这样复杂的地形,山高、密林、路窄、沟深、洞多,这要不是大包围、不是密集,我们会很困难,对越南不可小视,不可低估,这次打死的多,捉的俘虏比较少,四万多。我估计会超这个数,会超过五万。伤几千人我不相信,我们的伤亡是四比一,它倒四比一,靠不住。不管怎么样,打痛是打痛了,它的神话破灭了。我们也吃了小亏,总结经验很重要,整个国际战斗经验要总结,战场包括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一个团的,要好好总结,教育我们的部队,作为部队的教材。

中国要东南亚国家同它联手孤立“北极熊”;事实上,我们的邻国要的却是团结东南亚各国以孤立“中国龙”。东南亚没有所谓的“海外苏联人”在苏联政府支持下发动共产主义叛乱,有的却是受到中共和中国政府鼓励和支持的“海外华人”,在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较低程度上在印尼,构成威胁。更何况中国公开宣称它同海外华人因为有血缘关系,甚至逾越“海外华人”归属国家的政府,直接号召他们,唤起他们对中国的爱国意识,怂恿他们返回中国实行“四个现代化”。

联手孤立“北极熊”

中国的电台广播直接向亚细安国家的华人发出号召,在亚细安各国政府看来,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颠覆行为。邓小平静静地听着,也许他从来没有这么看:中国怎么仗着世界强国的姿态,逾越区域内的各国政府,颠覆它们的公民。我说,要亚细安国家对他的建议做出积极的回应,组成联合阵线合力对付苏联和越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建议彼此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交换意见,之后我稍微停顿一下。

     另外,要提高警惕,告诉大家所谓我们吃亏,十二日吃了小亏,我们一个营,由于指挥关系被敌人包围,回来了一半,损失了一半,这说明任何时候都不能疏忽,越是胜利越要谨慎。本来作战前后保持联络交替掩护,这是军事常识,前后失去联络是指挥错误,也不是放了鸭子,吃了亏。这件事提醒我们,对边界斗争,一句话,苏修亡我之心不死,越南就会软下来?靠不住,还要提高警惕。

几个星期前,10月间越南总理范文同到新加坡访问时,就坐在邓小平现在所坐的位子上。我问范文同,越南怎么会面对海外华人的问题,他不客气地说,我身为华人,应该清楚知道华人在任何时刻都会心向中国,就像越南人无论身在何处总会支持越南一样。范文同怎么想我倒不很在乎,令人担心的却是他也对马来西亚领导人说出这一番话之后,可能引起的冲击。

中国要东南亚国家同它联手孤立“北极熊”;事实上,我们的邻国要的却是团结东南亚各国以孤立“中国龙”。东南亚没有所谓的“海外苏联人”在苏联政府支持下发动共产主义叛乱,有的却是受到中共和中国政府鼓励和支持的“海外华人”,在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较低程度上在印尼,构成威胁。

邓小平的表情和身势语言都显出他的错愕。他知道我所说句句属实。他突然问道:“你要我怎么做?”我吃了一惊。我从未遇见过任何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我本来以为邓小平的态度多半跟1976年华国锋在北京同我会谈时没两样,不会理会我的看法。当时我追问华国锋,中国怎么如此自相矛盾,支持马共在新加坡而非马来西亚搞革命。华国锋气势汹汹地回答说:“详情我不清楚,但是共产党无论在什么地方进行斗争,都必胜无疑。”

我追述另一事件。越南驻联合国常任代表曾经对四个亚细安常任代表说过,越南平等对待越南的华裔,这些华裔却忘恩负义,16万人从河内越过边境逃到中国去,或者纷纷乘船大举逃出南越,这全都是华裔忘恩负义的结果。印尼的常任代表也不顾另外三名来自菲律宾、泰国和新加坡的常任代表都是华裔,口口声声说越南人对待国内的华裔过于仁慈善良,说越南应该向印尼看齐。我要让邓小平彻底明白,新加坡面对的是邻近国家最直接最本能的猜忌和疑心。

更何况中国公开宣称它同海外华人因为有血缘关系,甚至逾越“海外华人”归属国家的政府,直接号召他们,唤起他们对中国的爱国意识,怂恿他们返回中国实行“四个现代化”。

邓小平却不是这样。他知道要孤立越南,就不能不正视这个问题。要告诉这位身经百战,久经风霜的革命老将他应该怎么做吗?我不免心存犹豫。不过他既然问了,我也就直说:“停止那些电台广播,停止发出号召。中国要是能不强调同亚细安华人的血缘关系,不诉诸种族情怀,对亚细安华人来说反而更好。其实无论中国是不是强调血缘关系,亚细安各国原住民对华人的猜忌都难以消除。只是中国越是这么毫无顾忌地诉诸中华民族的血缘情结,就益发加深了原住民的疑虑。中国必须停止马来亚共产党和印尼共产党在华南所进行的电台广播。”

我补充说,范文同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国家英雄纪念碑前献花圈,邓小平却拒绝这么做。范文同也答应不支持颠覆活动,邓小平没有做出承诺。马来西亚人一定对邓小平存有怀疑。马来西亚的马来回教徒同华人之间,以及印尼人同印尼华人之间,一直心怀猜忌和敌意。正因为中国不断向东南亚输出革命,致使我的亚细安邻国都希望新加坡能够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上,不为抵抗苏联,而是同中国对抗。

几个星期前,10月间越南总理范文同到新加坡访问时,就坐在邓小平现在所坐的位子上。我问范文同,越南怎么会面对海外华人的问题,他不客气地说,我身为华人,应该清楚知道华人在任何时刻都会心向中国,就像越南人无论身在何处总会支持越南一样。范文同怎么想我倒不很在乎,令人担心的却是他也对马来西亚领导人说出这一番话之后,可能引起的冲击。

邓小平只说他需要时间考虑我所说的话,不过补充说他自己绝不会仿效范文同。邓小平也曾受邀到吉隆坡国家英雄纪念碑献花圈,这座纪念碑是为纪念歼灭马共的英雄而立的。但是身为共产党人,他不可能这么做。他说,范文同之所以有这一举动,是因为范文同属于“另类共产党员”,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中国的电台广播直接向亚细安国家的华人发出号召,在亚细安各国政府看来,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颠覆行为。邓小平静静地听着,也许他从来没有这么看:中国怎么仗着世界强国的姿态,逾越区域内的各国政府,颠覆它们的公民。我说,要亚细安国家对他的建议做出积极的回应,组成联合阵线合力对付苏联和越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建议彼此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交换意见,之后我稍微停顿一下。

我追述另一事件。越南驻联合国常任代表曾经对四个亚细安常任代表说过,越南平等对待越南的华裔,这些华裔却忘恩负义,16万人从河内越过边境逃到中国去,或者纷纷乘船大举逃出南越,这全都是华裔忘恩负义的结果。印尼的常任代表也不顾另外三名来自菲律宾、泰国和新加坡的常任代表都是华裔,口口声声说越南人对待国内的华裔过于仁慈善良,说越南应该向印尼看齐。我要让邓小平彻底明白,新加坡面对的是邻近国家最直接最本能的猜忌和疑心。

邓小平:中国人说一句是一句

邓小平的表情和身势语言都显出他的错愕。他知道我所说句句属实。他突然问道:“你要我怎么做?”我吃了一惊。我从未遇见过任何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我本来以为邓小平的态度多半跟1976年华国锋在北京同我会谈时没两样,不会理会我的看法。当时我追问华国锋,中国怎么如此自相矛盾,支持马共在新加坡而非马来西亚搞革命。华国锋气势汹汹地回答说:“详情我不清楚,但是共产党无论在什么地方进行斗争,都必胜无疑。”

我补充说,范文同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国家英雄纪念碑前献花圈,邓小平却拒绝这么做。范文同也答应不支持颠覆活动,邓小平没有做出承诺。马来西亚人一定对邓小平存有怀疑。马来西亚的马来回教徒同华人之间,以及印尼人同印尼华人之间,一直心怀猜忌和敌意。正因为中国不断向东南亚输出革命,致使我的亚细安邻国都希望新加坡能够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上,不为抵抗苏联,而是同中国对抗。

邓小平强调,中国心口如一。中国人从不隐瞒自己的看法,说一句是一句。韩战期间,中国发表声明说,一旦美国逼近鸭绿江,中国就不能坐视不理。美国人却不加理会。在外交政策上,中国人怎么想就怎么说。至于共产党那方面,通译员说,邓小平没什么要补充的。其实邓小平用华语说的是,他已经“没兴趣再重复了”。

邓小平却不是这样。他知道要孤立越南,就不能不正视这个问题。要告诉这位身经百战,久经风霜的革命老将他应该怎么做吗?我不免心存犹豫。不过他既然问了,我也就直说:“停止那些电台广播,停止发出号召。中国要是能不强调同亚细安华人的血缘关系,不诉诸种族情怀,对亚细安华人来说反而更好。其实无论中国是不是强调血缘关系,亚细安各国原住民对华人的猜忌都难以消除。只是中国越是这么毫无顾忌地诉诸中华民族的血缘情结,就益发加深了原住民的疑虑。中国必须停止马来亚共产党和印尼共产党在华南所进行的电台广播。”

中国的电台广播直接向亚细安国家的华人发出号召,在亚细安各国政府看来,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颠覆行为。邓小平静静地听着,也许他从来没有这么看:中国怎么仗着世界强国的姿态,逾越区域内的各国政府,颠覆它们的公民。我说,要亚细安国家对他的建议做出积极的回应,组成联合阵线合力对付苏联和越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建议彼此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交换意见,之后我稍微停顿一下。

他说,中国之所以重申它的华侨政策,原因有二:第一、越南的反华行动;第二、基于中国内部的考量,这关系到“文化大革命”期间“四人帮”的贻害。海外华侨留在内地的亲戚被折磨得很惨,遭迫害或监禁的例子不计其数。邓小平要重新确立中国对海外华裔的立场,声明中国赞同和鼓励他们接受居留国的公民权,并呼吁那些希望保留中国国籍的华侨遵守侨居国的法律,同时表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

邓小平只说他需要时间考虑我所说的话,不过补充说他自己绝不会仿效范文同。邓小平也曾受邀到吉隆坡国家英雄纪念碑献花圈,这座纪念碑是为纪念歼灭马共的英雄而立的。但是身为共产党人,他不可能这么做。他说,范文同之所以有这一举动,是因为范文同属于“另类共产党员”,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邓小平的表情和身势语言都显出他的错愕。他知道我所说句句属实。他突然问道:“你要我怎么做?”我吃了一惊。我从未遇见过任何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我本来以为邓小平的态度多半跟1976年华国锋在北京同我会谈时没两样,不会理会我的看法。当时我追问华国锋,中国怎么如此自相矛盾,支持马共在新加坡而非马来西亚搞革命。华国锋气势汹汹地回答说:“详情我不清楚,但是共产党无论在什么地方进行斗争,都必胜无疑。”

在柬埔寨问题上,他向我保证,中国的处理方法不会因为苏越签订友好合作条约而受影响。即使越南要求苏联联手威胁中国,中国也不会被吓倒,更何况苏联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招惹中国。他一脸严肃地说,越南如果侵犯柬埔寨,中国必会惩罚越南。中国势必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苏联也终会发现,支持越南是个不胜负荷的沉重负担。

邓小平:中国人说一句是一句

邓小平却不是这样。他知道要孤立越南,就不能不正视这个问题。要告诉这位身经百战,久经风霜的革命老将他应该怎么做吗?我不免心存犹豫。不过他既然问了,我也就直说:“停止那些电台广播,停止发出号召。中国要是能不强调同亚细安华人的血缘关系,不诉诸种族情怀,对亚细安华人来说反而更好。其实无论中国是不是强调血缘关系,亚细安各国原住民对华人的猜忌都难以消除。只是中国越是这么毫无顾忌地诉诸中华民族的血缘情结,就益发加深了原住民的疑虑。中国必须停止马来亚共产党和印尼共产党在华南所进行的电台广播。”

邓小平是我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他只有五英尺高,却是人中之杰。虽已年届74岁,在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两年后,中国同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地的共产党分别做了其他安排,果然从此终止了电台的广播。

邓小平强调,中国心口如一。中国人从不隐瞒自己的看法,说一句是一句。韩战期间,中国发表声明说,一旦美国逼近鸭绿江,中国就不能坐视不理。美国人却不加理会。在外交政策上,中国人怎么想就怎么说。至于共产党那方面,通译员说,邓小平没什么要补充的。其实邓小平用华语说的是,他已经“没兴趣再重复了”。

邓小平只说他需要时间考虑我所说的话,不过补充说他自己绝不会仿效范文同。邓小平也曾受邀到吉隆坡国家英雄纪念碑献花圈,这座纪念碑是为纪念歼灭马共的英雄而立的。但是身为共产党人,他不可能这么做。他说,范文同之所以有这一举动,是因为范文同属于“另类共产党员”,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晚餐时,我请他尽管抽烟,他指着夫人说,医生要她让他把烟戒掉。他正在设法少抽。整个晚上他没抽烟,也不用痰盂。他看过报道,知道我对香烟敏感。

他说,中国之所以重申它的华侨政策,原因有二:第一、越南的反华行动;第二、基于中国内部的考量,这关系到文化大革命期间四人帮的贻害。海外华侨留在内地的亲戚被折磨得很惨,遭迫害或监禁的例子不计其数。邓小平要重新确立中国对海外华裔的立场,声明中国赞同和鼓励他们接受居留国的公民权,并呼吁那些希望保留中国国籍的华侨遵守侨居国的法律,同时表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

邓小平:中国人说一句是一句

他离开以前,我再到总统府别墅会见他,谈了整20分钟。他很高兴能在相隔58年之后旧地重游。新加坡的改变实在太大了,他向我祝贺。他说,他一直希望能在去会见马克思以前,到新加坡和美国走一趟。新加坡,因为在岛国仍是个殖民地时,他跟它有过一面之缘,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前往法国马赛念书和工作途中路经这里。美国,则因为中国和美国必须对话。我一直要到越南侵占柬埔寨之后,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渴望到美国去。

在柬埔寨问题上,他向我保证,中国的处理方法不会因为苏越签订友好合作条约而受影响。即使越南要求苏联联手威胁中国,中国也不会被吓倒,更何况苏联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招惹中国。他一脸严肃地说,越南如果侵犯柬埔寨,中国必会惩罚越南。中国势必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苏联也终会发现,支持越南是个不胜负荷的沉重负担。

邓小平强调,中国心口如一。中国人从不隐瞒自己的看法,说一句是一句。韩战期间,中国发表声明说,一旦美国逼近鸭绿江,中国就不能坐视不理。美国人却不加理会。在外交政策上,中国人怎么想就怎么说。至于共产党那方面,通译员说,邓小平没什么要补充的。其实邓小平用华语说的是,他已经“没兴趣再重复了”。

前往机场途中,我直截了当地问他,万一越南真的进攻柬埔寨,他打算怎么做。他可会任由泰国脆弱无助地自生自灭,冷眼看他们受尽威胁恫吓,然后向苏联靠拢?他撅起嘴唇,眯着眼睛喃喃地说:“那得看他们这一步走得多远。”我说,泰国首相如此公开而全心全意地在曼谷接待他,他得有所行动才行,克良萨将军还得靠中国来维持某种势力均衡。邓小平看来非常困扰,他再喃喃地说:“那得看他们做到什么地步了。”

邓小平是我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他只有五英尺高,却是人中之杰。虽已年届74岁,在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两年后,中国同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地的共产党分别做了其他安排,果然从此终止了电台的广播。

他说,中国之所以重申它的华侨政策,原因有二:第一、越南的反华行动;第二、基于中国内部的考量,这关系到文化大革命期间四人帮的贻害。海外华侨留在内地的亲戚被折磨得很惨,遭迫害或监禁的例子不计其数。邓小平要重新确立中国对海外华裔的立场,声明中国赞同和鼓励他们接受居留国的公民权,并呼吁那些希望保留中国国籍的华侨遵守侨居国的法律,同时表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

几个星期后,有人把北京《人民日报》刊登的有关新加坡的文章拿给我看。报道的路线改变了,纷纷把新加坡形容为一个花园城市,说这里的绿化、公共住房和旅游业都值得考察研究。我们不再是“美国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们对新加坡的观感到了第二年,也就是1979年10月,再进一步改变。当时,邓小平在一次演讲中说:“我到新加坡去考察他们怎么利用外资。新加坡从外国人所设的工厂中获益。首先、外国企业根据净利所交的35%税额归国家所有;第二、劳动收入都归工人;第三、外国投资带动了服务业。这些都是收入。”他在1978年所看到的新加坡,为中国人要争取的最基本的成就提供了一个参考标准。

晚餐时,我请他尽管抽烟,他指着夫人说,医生要她让他把烟戒掉。他正在设法少抽。整个晚上他没抽烟,也不用痰盂。他看过报道,知道我对香烟敏感。

在柬埔寨问题上,他向我保证,中国的处理方法不会因为苏越签订友好合作条约而受影响。即使越南要求苏联联手威胁中国,中国也不会被吓倒,更何况苏联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招惹中国。他一脸严肃地说,越南如果侵犯柬埔寨,中国必会惩罚越南。中国势必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苏联也终会发现,支持越南是个不胜负荷的沉重负担。

1979年1月底,邓小平访问美国,并在美国没有承诺摒弃台湾的情况下,同卡特总统恢复中美邦交。他要确保中国如果采取行动攻击和“惩罚”越南时,美国不会同苏联站在同一阵线。这正是他急着要访问美国的原因。

他离开以前,我再到总统府别墅会见他,谈了整20分钟。他很高兴能在相隔58年之后旧地重游。新加坡的改变实在太大了,他向我祝贺。他说,他一直希望能在去会见马克思以前,到新加坡和美国走一趟。新加坡,因为在岛国仍是个殖民地时,他跟它有过一面之缘,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前往法国马赛念书和工作途中路经这里。美国,则因为中国和美国必须对话。我一直要到越南侵占柬埔寨之后,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渴望到美国去。

邓小平是我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他只有五英尺高,却是人中之杰。虽已年届74岁,在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两年后,中国同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地的共产党分别做了其他安排,果然从此终止了电台的广播。

我当时正在香港粉岭总督府宾馆度假,打高尔夫球,在那儿遇上一位曾经任职于《泰晤士报》的中国问题专家大卫·博纳维亚。他认为邓小平的警告不过是空口唬人,因为苏联海军已驶入南中国海。我说我刚在三个月前跟邓小平见过面,他绝对是个说话谨慎的人。两天后,也就是1979年2月16日,中国军队攻入越南北部边境。

前往机场途中,我直截了当地问他,万一越南真的进攻柬埔寨,他打算怎么做。他可会任由泰国脆弱无助地自生自灭,冷眼看他们受尽威胁恫吓,然后向苏联靠拢?他撅起嘴唇,眯着眼睛喃喃地说:“那得看他们这一步走得多远。”我说,泰国首相如此公开而全心全意地在曼谷接待他,他得有所行动才行,克良萨将军还得靠中国来维持某种势力均衡。邓小平看来非常困扰,他再喃喃地说:“那得看他们做到什么地步了。”

晚餐时,我请他尽管抽烟,他指着夫人说,医生要她让他把烟戒掉。他正在设法少抽。整个晚上他没抽烟,也不用痰盂。他看过报道,知道我对香烟敏感。

几个星期后,有人把北京《人民日报》刊登的有关新加坡的文章拿给我看。报道的路线改变了,纷纷把新加坡形容为一个花园城市,说这里的绿化、公共住房和旅游业都值得考察研究。我们不再是“美国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们对新加坡的观感到了第二年,也就是1979年10月,再进一步改变。当时,邓小平在一次演讲中说:“我到新加坡去考察他们怎么利用外资。新加坡从外国人所设的工厂中获益。首先、外国企业根据净利所交的35%税额归国家所有;第二、劳动收入都归工人;第三、外国投资带动了服务业。这些都是(国家的)收入。”他在1978年所看到的新加坡,为中国人要争取的最基本的成就提供了一个参考标准。

他离开以前,我再到总统府别墅会见他,谈了整20分钟。他很高兴能在相隔58年之后旧地重游。新加坡的改变实在太大了,他向我祝贺。他说,他一直希望能在去会见马克思以前,到新加坡和美国走一趟。新加坡,因为在岛国仍是个殖民地时,他跟它有过一面之缘,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前往法国马赛念书和工作途中路经这里。美国,则因为中国和美国必须对话。我一直要到越南侵占柬埔寨之后,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渴望到美国去。

1979年1月底,邓小平访问美国,并在美国没有承诺摒弃台湾的情况下,同卡特总统恢复中美邦交。他要确保中国如果采取行动攻击和“惩罚”越南时,美国不会同苏联站在同一阵线。这正是他急着要访问美国的原因。

前往机场途中,我直截了当地问他,万一越南真的进攻柬埔寨,他打算怎么做。他可会任由泰国脆弱无助地自生自灭,冷眼看他们受尽威胁恫吓,然后向苏联靠拢?他撅起嘴唇,眯着眼睛喃喃地说:“那得看他们这一步走得多远。”我说,泰国首相如此公开而全心全意地在曼谷接待他,他得有所行动才行,克良萨将军还得靠中国来维持某种势力均衡。邓小平看来非常困扰,他再喃喃地说:“那得看他们做到什么地步了。”

我当时正在香港粉岭总督府宾馆度假,打高尔夫球,在那儿遇上一位曾经任职于《泰晤士报》的中国问题专家大卫·博纳维亚。他认为邓小平的警告不过是空口唬人,因为苏联海军已驶入南中国海。我说我刚在三个月前跟邓小平见过面,他绝对是个说话谨慎的人。两天后,也就是1979年2月16日,中国军队攻入越南北部边境。

几个星期后,有人把北京《人民日报》刊登的有关新加坡的文章拿给我看。报道的路线改变了,纷纷把新加坡形容为一个花园城市,说这里的绿化、公共住房和旅游业都值得考察研究。我们不再是“美国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们对新加坡的观感到了第二年,也就是1979年10月,再进一步改变。当时,邓小平在一次演讲中说:“我到新加坡去考察他们怎么利用外资。新加坡从外国人所设的工厂中获益。首先、外国企业根据净利所交的35%税额归国家所有;第二、劳动收入都归工人;第三、外国投资带动了服务业。这些都是收入。”他在1978年所看到的新加坡,为中国人要争取的最基本的成就提供了一个参考标准。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新时代研思学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979年1月底,邓小平访问美国,并在美国没有承诺摒弃台湾的情况下,同卡特总统恢复中美邦交。他要确保中国如果采取行动攻击和“惩罚”越南时,美国不会同苏联站在同一阵线。这正是他急着要访问美国的原因。

责任编辑:

我当时正在香港粉岭总督府宾馆度假,打高尔夫球,在那儿遇上一位曾经任职于《泰晤士报》的中国问题专家大卫·博纳维亚。他认为邓小平的警告不过是空口唬人,因为苏联海军已驶入南中国海。我说我刚在三个月前跟邓小平见过面,他绝对是个说话谨慎的人。两天后,也就是1979年2月16日,中国军队攻入越南北部边境。XLW

1975年抗美援越战争结束后,越南获得了统一。在苏联的支持下,越南野心膨胀,喊出了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口号,号称“东南亚小霸王。”

在十多年的越南战争期间,中国援助的大米和苏联援助的武器,使越南有了充足的物质基础和军事基础。所以越南开始蚕食中越边境,不断进行武装挑衅。在1978年底入侵中国南方盟友柬埔寨,这是赤裸裸的地区霸权主义,是对中国周边安全的严重威胁。

图片 7

面对越南的霸权行为,我方抗议无数次,但是均无效。所以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为了凝聚人心,这一仗必须得打。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夕和战争过程中,邓小平在公开场合说了5句话,这让越南怂了38年。邓小平外交风格素以机智幽默、乐观诙谐著称,但是在幽默话语之下,是不容置疑的硬派作风,越南深有体会。

第1句:越南小朋友不听话,要打屁股了

这是邓小平在1979年1月29日访美的时候,在公开场合说的一句话,这句话既幽默又硬派。邓小平这句话说的非常具有艺术性,是一句向越南宣战的话。还表达我军用兵的意图是教训越南,用兵的尺度是打屁股,就是惩戒性的战争。这句话也表明了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决心。

第2句:有必要对越南加以制裁

邓小平访美回国时又途经日本访问,在谈论越南问题时候,邓小平再次强调:“有必要对越南加以制裁。”

第3句:目前正在考虑,为了惩罚侵略者,冒某种危险也要采取行动

邓小平说:“对侵略者不惩罚,就有发生连锁反应的危险。正在考虑,为了惩罚,冒某种危险也要采取行动。”日本外务省人士对邓小平的言行非常吃惊,认为这是中国外交史上,罕见的使用了激烈的措词。

第4句:我们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

然而越南对邓小平说的这两句话并不以为然,认为中国这是在吓唬人,并不敢真正动手。越南的野心非但不减,还日益膨胀,最主要的原因是越南认为,有苏联的强大支持,中国还是有些惧怕的。面对越南的野心,邓小平说:“我们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果不其然,中国在1979年2月17日,发起了对越自卫反击战。

第5句:越南必须从柬埔寨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地撤出军队

老挝领导人凯山·丰威汉访华,邓小平特别强调,越南必须从柬埔寨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地撤出军队。他请凯山将这些意见转告阮文灵。此外,邓小平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阮基石这个人爱搞小动作。邓小平请凯山将这句话转达给阮文灵,并说希望在他退休之前或退休后不久,柬埔寨问题能得到解决,中越关系恢复正常。

1979年中越战争,邓小平说的这5句话,颇具硬气,具有中国鹰派的作风,越南怂了38年。

开国上将陈士渠算得上是华野中的一名悍将,他的军事才能也是众所周知的,当年在淮海战役后期围歼杜聿明的战役中,粟裕因过度疲劳病倒,陈士渠接替粟裕指挥了后面的一系列战役,并且获得全歼25万人的胜利。

说起陈士渠将军,他也是军中少有的“刺头”,行军打仗丝毫不示弱。当年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中,中原野战军在刘邓的指挥下顺利的将黄维兵团给围了,按理说军队一顿被围就难逃被歼的厄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但是中野包围黄维后始终“啃不动”,毕竟黄维兵团可是兵强马壮的,武器装备好,而中野则大不一样,由于挺进大别山时重武器基本都丢弃,此时可以说一穷二白,局面打不开。

作为兄弟部队联合,华野总部粟裕立刻意识到中野的困难,立即指派陈士渠率领三个纵队驰援,而且装备都是十分稀罕的,粟裕还命令军政治部副主任钟期光亲自到中野司令部报告。刘邓听说后也十分的感激,陈士渠率领三个纵队抵达战场后,只能在外围观战,中野主攻大将分别是陈赓和王近山,都是一等一的虎将。

陈士渠只能向刘邓要求,要想让华野上去,必须让所有主攻部队下来让位置,陈赓和王近山自然不答应,但是最后在邓小平刘伯承的劝说下,还是给陈士渠让出了主攻位置,这让中野失去极大的面子。

陈士渠上去后,果然不愧粟裕的器重,很快打出了效果,全歼黄维兵团。结束后,邓小平等人邀请陈士渠打牌助兴,商量好输了钻桌子,陈士渠和邓小平不相上下,陈输了钻桌子,邓输了却有人帮他钻,这让陈士渠十分不高兴。突然站起来指着邓的鼻子大声说:“好你个矮子,我这么大的个子都钻了两次,你敢不钻?”邓小平十分无奈的钻了,也就因此两人关系有了隔阂。

建国后,陈士渠因为他儿子的关系,受到不小的冲击,当时在中央领导人中说话管用的也就属林彪,林彪站出来一句:“狠狠地批评、狠狠地信任、狠狠地使用”才让他脱离险境。其实陈士渠在抗战中也是林彪的兵,当时林彪任职八路军115师师长,陈士渠则是115师参谋长一职,是林彪的副手,林彪对陈的能力也是十分欣赏的。

其实在文革中毛主席也对这位嫡系将领有过明确的指示,他在在一次谈话中公开和陈士渠说:“陈士榘同志,假如说党内有山头的话,我们还是一个山头哩,都是井冈山的么!”

陈士渠后来在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主席后,他立马就退了下来,担任一些闲职。到了1988年,邓小平主持授予红星功勋荣誉章时,陈士榘是拒出席的一个。由此可见两人的关系一般。

陈士渠一生共有六个子女,其中三个最后都移民加拿大生活,子女中也没有一人再走上父亲的道路,算是自食其力吧!

丁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一位著名的勇将、战将、闯将、悍将。丁盛17岁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经历过无 数次的战斗洗礼,战功累累,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丁盛任班长、连指导员,红28军组织科科长、二团政治委员。抗日战争时期,丁盛任八 路军120师358旅政治部助理员、科长,挺进军七团政治委员,晋察冀教导二旅一团政治委员,热辽纵队27旅旅长。

1938年10月,丁盛率领八路军教导二旅一团作为主力团,参加黄土岭对日军围歼战。这一战,杨成武部击毙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歼敌1400余名。

丁盛尽管不是打死阿部规秀的人,但是,他指挥的部队作战勇猛,立有大功。杨成武的评价是:“他为胜利做出了贡献。”一年后,丁盛率部参加百团大战,攻得下,更守得住,被日本人骂为“守路钉”。

由于打日本鬼子,战功赫赫,1945年4月,丁盛当选为党代表,去延安出席了党的七大——这是他第一参加党的全国会议。

在解放战争中,丁盛最大的战功,就是在衡阳腰斩钢七军。1949年10月3日,白崇禧 在衡宝线 上布置了五个军的兵力想和林彪决战。林彪也命令所有主力部队原地待命,待时与国军决战。

但是,10月5日。 丁盛的135师竟没按命令行事:孤军深入到了敌后。这样一来,不仅打乱了林彪的部署更出乎敌人的意料之外。 白崇禧慌乱中调集所有部队来打135师。连林彪都对135师的命运绝望了,但是,丁盛和他那英勇的部队竟顽强 地挺住了,更将敌人打败了!

林彪迅速改变了命令:全线进军,并且对进攻部队下达了指示:各兵团及各军军 部只能收听林彪给135师的命令而不能直接给135师下达命令。1949年10月6日午夜,国民党军队全线溃退。1949 年10月7日,衡宝战役结束,桂系四个主力师被全歼。

此战,国民党在大陆的最后一支完整的军事集团宣告灭亡 ,被刘伯承元帅称为“腰斩七军”。135师,这只落入虎口的羊被誉为了冲如羊群的猛虎。五十年后的今天,该 部的全部战车上还是画着虎头的标志。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历史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对越自卫反扑战,邓希贤为啥亲点许世友挂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