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有些东西,一辈子不能碰

原标题:萨达姆长子乌代告诫替身:除这点不能碰外可享用其任何东西

图片 1 萨达姆自称“提防了一辈子的暗杀”,伊拉克战争的爆发萨达姆更是不能避免的逃亡了。而关于他使用替身的说法也广为流传,且相当神秘。 长期以来,关于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使用替身的传闻也此起彼伏。有消息说萨达姆身体不好,但他却多次在公开场合长时间亮相,究竟是萨本人,还是其替身,一直是个谜。沙特《杂志》周刊曾带着这一疑问专门走访了曾任萨达姆长子乌代的新闻秘书多年的阿巴斯·贾纳比,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萨达姆前顾问及参与为替身整容的有关医生。他们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其替身挑选工作极其机密严格,须由总统亲自主持决定。替身一旦确定,通常安排在总统贴身卫队中,要求隐姓埋名,严禁使用真名,并明令平日对待替身要像对待总统一样。现萨达姆有数名替身。 萨达姆在使用替身问题上经历从简单到复杂的演变过程。据萨达姆前顾问说,以前只要求替身大体外形相似,旨在使人们以为萨达姆坐在这辆或那辆汽车上,不允许群众接近,就无法辨别真假,这在当时作为安全警卫措施已经绰绰有余了。到了两伊战争后期,萨达姆开始认真考虑遴选与他酷似的替身,用于去前线接见官兵,鼓舞士气。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军队占领科威特后,为表现总统亲临视察,对替身的需要更加迫切。海湾战争后,伊拉克遭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前所未有的封杀,特别是1996年,萨达姆长子遭暗杀致残,“克隆”出萨达姆的替身已刻不容缓。萨不仅为自己也为其子乌代和库赛挑选替身。 萨达姆的替身,不仅要求外形长得与萨达姆一模一样,而且举手投足、言谈举止、喜怒哀乐都要别无二致,看不出丝毫破绽。萨达姆出身的“马吉德家族”成员是其替身的首选对象。众所周知,萨达姆与其叔阿里·哈桑·马吉德极其相像,因而萨达姆与一些堂兄弟长相也颇为相似。萨堂弟萨达姆·卡迈勒曾在反映萨达姆生平、题为《漫长岁月》的影片中饰演萨达姆。在萨达姆家族中挑选替身,好处是训练时间可以大大缩短,特别是萨达姆家乡蒂克里特口音,外地人很难模仿。 自然,为使替身酷似萨本人,需由美容医生对其精雕细刻。例如,在替身脸上移植一颗黑痣,做到与萨达姆脸上的黑痣一样;对其下颌骨神经进行手术,使其下嘴唇像萨达姆一样稍向右歪;为解决替身比萨达姆年轻的问题,在其脸上、下巴、脖子等部位制造一些皱纹。经过美容医生之手的替身,几乎与萨像一对孪生兄弟,其照片可堂堂正正地挂在总统办公室内。 有一位伊拉克画家曾为巴格达各大广场墙壁画过多幅萨达姆总统的宣传肖像,他还因此得到萨达姆赠予的奖品。为了画像,他多次见过总统,有一次还长时间素描总统脸部,凭画家对人物观察的职业敏锐力,应该说对总统外貌的了解是十分清晰的。他对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亲身经历的故事:在伊拉克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他因持有硕士学位而被禁止出国。为了获得特批,他与总统办公厅联系,要求见总统,最后终于得到了安排。他说:“会见开始时,我敢肯定在我面前的人是地地道道的萨达姆·侯赛因总统。但是,当我仔细观察他面部的细微特征、聆听他的声音时,我可以断定他不是萨达姆。尤其是他没有立即对我提出的要求做出决定,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他只是对我说‘只要真主愿意,一切都会好的。’无疑,假如真是总统,同意与否,他会当即答复,无需模棱两可。” 萨达姆在其军政活动中,广泛娴熟地使用替身,有的用在处理日常礼节性事务,有的旨在鼓舞士气,有的意在迷惑敌人,进行宣传战、心理战,达到政治和安全的目的。 据阿巴斯·贾纳比介绍,通常出面接见民众的“总统”不是萨达姆本人而是替身。因为类似的接见往往要持续10多个小时,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和精力,无论总统的健康和精神状况,还是时间,都不允许他这样做。而用替身完成此类简单机械的工作则比较合适,无需立即对群众提出的问题做出决定,事后再由有关人员处理。 萨达姆前顾问说,在伊拉克占领科威特期间,伊电视台播发的萨达姆伫立在科威特海岸远眺的镜头肯定是替身。经技术处理,将萨达姆在另一场合接见高级指挥官时的画面剪接到替身巡视科威特城,好似总统确实亲临一线督战。这位顾问确信,在当时战火纷飞的科威特,总统绝不会拿生命冒险。1991年1月17日后,在盟军对巴格达狂轰滥炸的最初日子里,伊拉克媒体刊登的萨达姆视察巴格达市区的照片,也是使用替身的杰作。 关于替身最有名的一次露面发生在1996年夏季。当时,伊拉克电视台等媒体大量报道了萨达姆总统畅游底格里斯河的盛举。其实,电视上出现萨达姆渡河游泳的镜头就是由替身代劳,只是采用萨达姆真人站在岸边的镜头作为衬托,好像萨达姆真是在横渡底格里斯河,而非替身。在这次游泳活动中除了警卫人员外,未允许任何群众接近。

想吃,不能吃,才最寂寞。

偌大的包厢里,觥筹交错,烟雾缭绕。这样的场景每隔一段时间就有那么一次。我盯着眼跟前儿的一盘蒜蓉油麦菜,像喵星人见到了小鱼干般喜出望外。

把筷子伸的长长的,眼看就要得手,对面戴眼镜的同事手指一扒拉,桌子上的玻璃转盘优雅的划了一道弧线。映入眼帘的是一盘油腻腻的肘子,一盘小炒肉和排骨汤。我只好落寞的放下筷子,听邻桌的姑娘喝汤喝的刺溜做响。

五脏庙里的“神仙们”被饿的嘀嘀咕咕,一同事似乎听到我的肚子咕噜噜的声音,却看我盯着菜发呆,于是疑惑的望着我。我尴尬的把头按到胸前,避开周遭不解的眼神。

对于我这么个回族姑娘来说,这情况糟透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饭局,满场的肉,肥的流油。能吃的菜不过那么一两盘,却被转到离我最远的地方。

饥肠辘辘,只好边咽口水,边告诉自己,我是有信仰的人,饿就饿一会吧。

放在几年前,我一定激动的跳脚,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场景,我变得越发淡定。

很多人都知道鸡汤养人又健身,生活中感冒、身体虚等很多疑难杂症,一碗鸡汤下肚,有时候就好了。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喝鸡汤的,有些人喝了鸡汤,不但对身体无益,还会给健康带来麻烦。1慢性浅表性胃炎患者:因为患者本身胃酸多、消化功能就不好,多喝鸡汤会促进胃酸分泌,不仅不利于消化,反会增加胃肠负担,造成消化不良。2胆囊炎和胆石症经常发作者:因鸡汤内脂肪的消化需要胆汁一起参加,喝鸡汤后会刺激胆囊收缩,易引发胆囊炎发作。3高血脂症和脂肪肝患者:鸡汤中的脂肪被吸收后,会促使血脂、血胆固醇进一步升高,造成脂肪在肝内积聚,会在血管内膜沉积、引发冠状动脉硬化等病态。4高尿酸血症患者:不宜喝鸡汤,因为鸡汤富含嘌呤和脂肪,会诱使痛风发作。5肾脏功能不全患者:鸡汤内含有某些小分子蛋白质,患有急性肾炎、急慢性肾效果不全或尿毒症的病者,因为病者肾肝对蛋白质分解产物不能准时处置,喝多了鸡汤就会引发高氮质血症,加重病的进程。

2003年7月22日,逃亡中的萨达姆长子乌代在摩苏尔市被美军击毙后,有这样一个人依旧时刻生活在乌代的阴影中。他只要照镜子,就会想起残忍嗜血的乌代,因为他的外貌几乎和乌代一模一样——他就是乌代前“替身”拉蒂夫·亚希亚。

听,质疑的声音。

不太喜欢在席间声明自己是回族,那样做的后果一般会引起阵发性的骚动。

“真的呀,听说回民不吃猪肉”?

“我身边也有回民,他们吃的可欢了”!

“回民为什么不吃猪肉?因为猪是你们的祖先吗”?

……

越来越听不下去了,也不想把饭局变成科普讲座,于是我试着岔开话题:“那个……这是什么菜?……蛮有特色的……呵呵呵”。

总会有那么几个“好心人”,无论你怎么绕,都能欢快的继续聊这个话题。

“吃土豆好吧,这个土豆烧肉里的土豆很好吃呢”!

我只好特没劲特扫兴的回应道:“只要炒在一起,土豆我也不吃的,好吃你就多吃点吖”!

然后,我一般会收获一个不解的表情,明显能读到对方的想法:这也太夸张了,难道一辈子不碰?

图片 2

保持自我 拒绝诱惑

确实,一辈子不碰,这也是我与自己的约定。

最早知道这件事是在学前班,家里人告诉我,我是回族,不能吃猪肉,一辈子不能吃。年幼的我不明就里,只知道要照章办事。

由于母亲是汉族的缘故。亲戚中有相当一部分比例也是汉族。依稀记得到亲戚家做客,亲戚摸着我的头,亲昵的叫我“小回回”。其实我不喜欢这样的称呼,仿佛给僵尸脑门上贴的神符,这种简单粗暴贴标签似得区隔让我觉得不太舒服。我一般以沉默回应这一切,与此同时,这件事开始越来越多的引发我的思索。

关于不吃猪肉的原因,有很多匪夷所思的版本让我大跌眼镜,其实真没那么复杂。穆斯林不吃猪肉的原因在《古兰经》中有所记载。古兰经指出不洁的食物只有三种:自死物、血液、猪肉。在族人看来,猪是一种好吃懒做的物种,整日在淤泥中翻滚,它的一些习性令人不能苟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穆斯林禁食猪肉。

起先,不吃猪肉之与我,只是一种被管束后所养成的习惯。随着人生经历的增加,我越发意识到:有一种需要克制的习惯,甚至一种基于心理认同的信仰,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珍贵的礼物。

大千世界充斥着各种诱惑,食欲也是其中的一种。当我们的内心中设定某一品类不在我们的食物清单时,确实需要很强的自制力,需要克服种种主观及客观的困难。在这个过程中,我意识到,我们的生活中有些事看起来很难,那是因为不够坚决。或许是不吃猪肉的缘故,很多回族身材保持的都不错,这二者之间的联系也许会被冠以偏颇的罪名。然而,面对众多的诱惑,我们始终要学会抵制,像我们这些一辈子不能碰猪肉的人,必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锻炼着自己的意志力。这样的练习,我们要进行一辈子。我相信,做到这件事以后,当我们再面对一些其他形式的诱惑时,我们体内的力量会习惯性的跳出来帮助我们。

我们身边,有很多东西,最好一辈子都不要碰。比如道德的底线,比如法律的禁区,比如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这些东西关乎习惯,也关乎信仰。当我们为自己设定一个底线,能够控制自己不去碰触的时候,我们对于自己的生活就多了一份把握。

因此,当周遭的人投来不解的目光;当我饥肠辘辘的坐在饭桌前面对着一大桌子“禁品”,尴尬的收回筷子;当聚会用餐后我发现我只吃到了两分饱;当面对早已解禁的回族同胞,被对方调侃为死脑筋……我却越来越觉得踏实,一份保持自我的踏实感。

有人觉得,谈信仰有些矫情,就像很多人把因为拖延而没完成的事情冠以梦想的美名。但我不希望我只是出于习惯而坚持这件事。吃了唐僧肉未必会长生不老,吃了猪肉也未必就变得懒惰不堪。我之所以把这归结为信仰,是因为信仰是深邃的,不仅仅是一种表象,信仰让人心安,让人找到心灵找到方向。我希望自己心灵澄澈,能在纷繁复杂的社会持续的拥有一份自我,虽然这有点难。

因此,有些东西,我一辈子都不会碰,因为我想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自我,拒绝诱惑。

上世纪80年代,拉蒂夫被乌代选中充当替身。随后,乌代要求拉蒂夫接受整容手术,从而使拉蒂夫能和他变得“完全相似”,同时,乌代还强迫拉蒂夫不得不接受乌代安排的“特殊教育”。他必须每天16小时观看关于乌代的录像带,学习乌代走路、跳舞、驾车和说话的样子,甚至连乌代进出汽车、点燃雪茄、举杯喝酒的动作,他都必须学得一模一样。

在4年的替身生活中,身为乌代“替身”的拉蒂夫经常以乌代的身份露面,他代替乌代参加各种公共派对,并到科威特前线和伊拉克士兵们一起合影,这样,乌代本人不需要冒任何风险,但所有伊拉克人却都相信萨达姆派他的儿子到科威特战场上“服役”了。据悉,充当乌代替身的拉蒂夫总共遭遇过9次针对乌代的未遂暗杀,但他每次都死里逃生幸存了下来。

图片 3

在日常生活中,乌代慷慨地对拉蒂夫称,拉蒂夫可以享用他的所有东西,但有一条规则他必须遵守:“不要碰我的女朋友。”有一次,乌代的一个女朋友向乌代告状,称拉蒂夫试图引诱她,恼火的乌代立即将拉蒂夫关进监狱,拉蒂夫直到21天后才获释,由于仍然需要他充当替身,乌代还送了他一辆奔驰车道歉。

4年来,拉蒂夫拥有了三座别墅,6辆名车,以及大把大把的金钱和许多漂亮女孩的追逐。然而,拉蒂夫却始终生活在恐惧中。他说:“我是那样恐惧,我害怕乌代会杀了我,我也害怕成为乌代的替死鬼,被想要暗杀他的人杀死。”

图片 4

1991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拉蒂夫和乌代的关系已经开始变得紧张,因为乌代已经感觉到他的替身渴望“恢复自由”。1992年的一天,当拉蒂夫走出巴格达巴比伦旅馆的电梯时,乌代突然出现,并朝他开了一枪,子弹击中了拉蒂夫的胸部。身受重伤的拉蒂夫逃到了库尔德地区,并在美国人的帮助下逃到了奥地利维也纳,获得了政治避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历史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些东西,一辈子不能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