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第6任美国管辖John·昆西·亚当斯的故事:2.成为“

亚当斯是美国第二任总统老亚当斯的儿子,有一个当总统的父亲对亚当斯究竟产生了哪些影响?亚当斯是靠父亲的庇护才登上总统宝座的吗?在“门罗主义”出台的过程中,后人认为亚当斯的贡献甚至超过了门罗本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成为总统前,亚当斯的贡献主要在外交领域,他还被称为是美国历史上“最有成就的国务卿之一”,他何以能够得此殊荣?亚当斯竞选总统时赢得并不顺利,谋求连任时也遭遇失败,他当时究竟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可怕对手? 个人档案 姓名:约翰·昆西·亚当斯 称号:道德楷模、清教徒、能干的外交官 生卒年月:1767年7月11日—1848年2月23日 出生地:马萨诸塞州 毕业院校:莱顿大学、哈佛大学 总统前职业:律师、教授、外交官 党派:民主共和党 总统任数:第6任 总统任期:第10届1825年3月4日—1829年3月4日 在2000年专家投票产生的美国总统排行榜排名:第20位 主要功绩或特点: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长子,他也因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继其父亲之后成为总统的总统。他二十岁就成了有名的外交官,曾协助起草《门罗宣言》,解决与英国的许多纠纷,从西班牙手中取得佛罗里达。1825年亚当斯当选总统。1829年卸任后被选为国会众议员,直至逝世。

在荷兰做了三年公使以后,1797年亚当斯又被任命为驻葡萄牙公使。他正在赶赴葡萄牙的路上,这项任命又出了意外。原来,在这个时候,他的父亲老亚当斯接替华盛顿成为了美国第二任总统。父亲当上了总统,小亚当斯也没有因此而升官,只是被改派为了驻普鲁士公使。 在欧洲担任外交职务时,在伦敦的一次短暂停留期间,亚当斯遇到了美国驻英公使的女儿露易莎·凯瑟琳·约翰逊,并与她结了婚。露易莎生性暴躁,又常年疾病缠身,婚后的25年里一直未能真正了解丈夫。 1801年,亚当斯夫妇带着孩子回到美国。这时老亚当斯总统已经卸任,亚当斯未能再获得外交官职位,只好回波士顿重执律师业。 没有干多久,亚当斯又立即投身政治舞台,当选马萨诸塞州参议员,进而进入美国参议院。同时,由于富有外交经验,他还被聘为哈佛学院修辞学和辩论学教授。这一时期,他成了国内政坛上最活跃的青年政治家之一,政治声望不断上升。 由于受父亲影响,亚当斯也加入了联邦党。虽然是联邦党人,亚当斯却对民主共和党身份的杰斐逊持支持态度。杰斐逊总统决定购买路易斯安那时,亚当斯投票支持;杰斐逊支持的《禁运法案》,小亚当斯也支持。 作为联邦党成员,却大力支持民主共和党的总统,亚当斯的这种行为自然不被联邦党人接受。于是,联邦党内开始谋划把亚当斯排挤出参议院。1808年,联邦党控制的马萨诸塞州举行议会选举,亚当斯竞选失败,被迫离开美国参议院,进入哈佛大学任教。 在联邦党人排挤了亚当斯之后,民主共和党人却向亚当斯伸出了友谊之手。1809年,麦迪逊成为美国总统后,任命亚当斯成为驻俄公使。 此时,亚当斯已经进入中年,他的思想更加成熟,外交经验丰富。更为重要的是,当时欧洲的大局就是和拿破仑作战,作为一个驻俄公使,亚当斯从心里对俄国对法国的抵制非常认同。 因为这种发自内心的认同感,亚当斯很快就和俄国沙皇亚历山大建立了很好的个人关系。凭借这个关系,亚当斯成功说服俄国,允许中立的美国船可以自由进入俄国港口。 1812年英美战争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英美两国都不想再打下去了。1813年,麦迪逊总统指派亚当斯,率领一个代表团和英国进行谈判。谈判进行得十分艰苦,一直持续到1814年圣诞前夕,双方才达成《根特条约》,最终结束了英美战争。 这个条约虽然没有彻底解决英美关系问题,但它恢复了英美两国战前边界状态,让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英国的殖民压榨,这为美国的独立发展奠定了基础。 英美战争结束之后,亚当斯又被任命为驻英公使,1815年,他与英国签订了《贸易公约》,这为英美两国贸易正常化,乃至两国关系正常化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亚当斯的外交才能在麦迪逊任总统期间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这让下一任总统门罗也对亚当斯刮目相看。1817年,门罗总统任命小亚当斯担任国务卿。 亚当斯的国务卿做得非常成功,在任职期间,他和英国签订了《1818年公约》,让美国获得了加拿大海岸以外特定海域的捕鱼权;他与西班牙签订《亚当斯—欧尼斯条约》,以500万美元的代价,把西班牙控制的佛罗里达转让给美国。 亚当斯担任国务卿期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促进了“门罗主义”的形成。当时,英国建议美国和英国联合,不让其他欧洲国家插手美洲事务。当时,连威望很高的前总统杰斐逊,都建议门罗总统接受英国建议。 但亚当斯却主张不要接受英国建议,而是由美国单方面宣布,不让欧洲国家插手美洲事务。这样一来,就把英国也排挤在了美洲之外。门罗总统接受了亚当斯的这一主张,并逐渐发展成为了着名的“门罗主义”。 事后证明,亚当斯的这个建议确实更符合美国利益。后人认为,在“门罗主义”形成过程中,亚当斯的贡献实际上已经超过了门罗总统本人。 亚当斯的这段外交生涯是成功的,他也因此被后世评为“最有才华、成就最高的国务卿之一”“能干的外交官”。

在荷兰做了三年公使以后,1797年亚当斯又被任命为驻葡萄牙公使。他正在赶赴葡萄牙的路上,这项任命又出了意外。原来,在这个时候,他的父亲老亚当斯接替华盛顿成为了美国第二任总统。父亲当上了总统,小亚当斯也没有因此而升官,只是被改派为了驻普鲁士公使。 在欧洲担任外交职务时,在伦敦的一次短暂停留期间,亚当斯遇到了美国驻英公使的女儿露易莎·凯瑟琳·约翰逊,并与她结了婚。露易莎生性暴躁,又常年疾病缠身,婚后的25年里一直未能真正了解丈夫。 1801年,亚当斯夫妇带着孩子回到美国。这时老亚当斯总统已经卸任,亚当斯未能再获得外交官职位,只好回波士顿重执律师业。 没有干多久,亚当斯又立即投身政治舞台,当选马萨诸塞州参议员,进而进入美国参议院。同时,由于富有外交经验,他还被聘为哈佛学院修辞学和辩论学教授。这一时期,他成了国内政坛上最活跃的青年政治家之一,政治声望不断上升。 由于受父亲影响,亚当斯也加入了联邦党。虽然是联邦党人,亚当斯却对民主共和党身份的杰斐逊持支持态度。杰斐逊总统决定购买路易斯安那时,亚当斯投票支持;杰斐逊支持的《禁运法案》,小亚当斯也支持。 作为联邦党成员,却大力支持民主共和党的总统,亚当斯的这种行为自然不被联邦党人接受。于是,联邦党内开始谋划把亚当斯排挤出参议院。1808年,联邦党控制的马萨诸塞州举行议会选举,亚当斯竞选失败,被迫离开美国参议院,进入哈佛大学任教。 在联邦党人排挤了亚当斯之后,民主共和党人却向亚当斯伸出了友谊之手。1809年,麦迪逊成为美国总统后,任命亚当斯成为驻俄公使。 此时,亚当斯已经进入中年,他的思想更加成熟,外交经验丰富。更为重要的是,当时欧洲的大局就是和拿破仑作战,作为一个驻俄公使,亚当斯从心里对俄国对法国的抵制非常认同。 因为这种发自内心的认同感,亚当斯很快就和俄国沙皇亚历山大建立了很好的个人关系。凭借这个关系,亚当斯成功说服俄国,允许中立的美国船可以自由进入俄国港口。 1812年英美战争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英美两国都不想再打下去了。1813年,麦迪逊总统指派亚当斯,率领一个代表团和英国进行谈判。谈判进行得十分艰苦,一直持续到1814年圣诞前夕,双方才达成《根特条约》,最终结束了英美战争。 这个条约虽然没有彻底解决英美关系问题,但它恢复了英美两国战前边界状态,让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英国的殖民压榨,这为美国的独立发展奠定了基础。 英美战争结束之后,亚当斯又被任命为驻英公使,1815年,他与英国签订了《贸易公约》,这为英美两国贸易正常化,乃至两国关系正常化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亚当斯的外交才能在麦迪逊任总统期间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这让下一任总统门罗也对亚当斯刮目相看。1817年,门罗总统任命小亚当斯担任国务卿。 亚当斯的国务卿做得非常成功,在任职期间,他和英国签订了《1818年公约》,让美国获得了加拿大海岸以外特定海域的捕鱼权;他与西班牙签订《亚当斯—欧尼斯条约》,以500万美元的代价,把西班牙控制的佛罗里达转让给美国。 亚当斯担任国务卿期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促进了“门罗主义”的形成。当时,英国建议美国和英国联合,不让其他欧洲国家插手美洲事务。当时,连威望很高的前总统杰斐逊,都建议门罗总统接受英国建议。 但亚当斯却主张不要接受英国建议,而是由美国单方面宣布,不让欧洲国家插手美洲事务。这样一来,就把英国也排挤在了美洲之外。门罗总统接受了亚当斯的这一主张,并逐渐发展成为了着名的“门罗主义”。 事后证明,亚当斯的这个建议确实更符合美国利益。后人认为,在“门罗主义”形成过程中,亚当斯的贡献实际上已经超过了门罗总统本人。 亚当斯的这段外交生涯是成功的,他也因此被后世评为“最有才华、成就最高的国务卿之一”“能干的外交官”。

图片 1

资料图:特朗普。中新社记者刁海洋摄

美国外交政策的下一步是……?美外交官:我在等总统发推

参考消息网2月26日报道俄罗斯《独立报》2月25日刊登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美国问题研究教研室副教授伊琳娜·阿基穆什金娜题为《美国有外交政策吗?》的文章称,如今谁都无法判定美国在外交舞台上奉行的实际政策是什么,其问题在于,美国人的外交“政策”太多,而这其中哪些是“真实的”还有待弄清。

文章称,美国国务院一名工作人员曾如此回答该国记者关于2月底将举行的第二次特金会的问题:“接下来我们打算对朝鲜做什么?不知道——我们在等待总统的下一条推文,哪怕它与上一条的内容截然相反。”

最令人惊讶的是,如今谁都无法判定美国在外交舞台上奉行的实际政策是什么。这不是因为世界上没人了解美国的外交政策。问题在于,美国人的外交“政策”太多,哪些是“真实的”——这是现在需要搞清的

文章称,美国外交形成了很大程度上匪夷所思和前所未有的局面。在表面上,总统是该国外交领域“真正政策”的主导者。但国会议员却时常阻挠其关键的外交决定。由于他们支配着国家预算资金,因此没有国会立法者的同意,美国总统基本上搞不出任何“大动作”。

如今,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埃利奥特·恩格尔和参议员詹姆斯·里施才是美国外交政策事实上的设计师。多国驻华盛顿大使坦言,现在对他们而言更重要的是会见国会议员,向他们打听美国预备如何发展同自己所在国家的关系,而不是等待白宫发布又一条推文,何况推文几小时后又可能完全更改。

文章称,当然,美国国务院也有自己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在蓬佩奥被调来当领导后。这个政治家不反对“将外交‘这床被子’往自己那边扯”,使国务院而非其他部门的立场受到更多重视。

五角大楼同样十分有效地影响着美国的外交政策。军方自行决定如何向总统“呈报”各种军事行动,而由于特朗普喜欢军队,他几乎支持所有相关倡议。美国军事高层可以为自己的利益大幅“修改”国家元首最重要的外交构想。

还有中情局、博尔顿领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副总统迈克·彭斯,他们对于美国一系列外交方针也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们推动在这些国家实施自己的政策,即使发现总统不太愿意,也要坚持去做在他们看来确保“美国福祉”所需要和必要的事。

然而,几乎所有美国专家都指出,目前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最危险的是:战略规划几近消失。

作者认为,对“战略消失”这种情况不应感到奇怪。第二轮美朝峰会预计将于近日在越南举行。但它的目的是什么?正如一位美国外交官嘲讽的那样,他依旧不清楚美国对朝鲜的下一步行动计划是什么。他抱怨道:“我们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他们也不清楚可以从我们这里期待什么。”

美国外交政策的“多维性”会持续多久?文章认为,种种迹象表明,至少会持续到本届白宫政府任期届满。同时,始终无法预测的是:在这些外交政策中哪些是“真正的政策”?哪些只是辅助或为分散对重要政策注意力而提出的?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历史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6任美国管辖John·昆西·亚当斯的故事:2.成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