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法国人带走的近万件敦煌遗书,百年后将以数字

在众多单一型数据库中,存在一些基于少数遗书的成果,如国家图书馆创建的“中国国内散藏敦煌文献联合目录数据库”,台湾成功大学基于《王梵志诗》《老子化胡经》等个别遗书全文录文创建的数据库等。兰州大学曾于1998年承担过CALIS项目“敦煌学数据库”,后于2001年又通过科技部项目对其进行升级,推出综合型敦煌学资料数据库“敦煌学数字图书馆”,其中遗书子库内容最为丰富,包括遗书的目录和影像两部分,已入库数据涉及原北京图书馆、英国、法国及甘肃藏品,数据量数以万计.(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敦煌遗书数据库建设”子课题负责人、兰州大学图书馆研究馆员).

内容摘要:本报讯(记者李婷)散佚海外的敦煌遗书,是中国人心中持续了百余年的痛,也是研习敦煌学难以跨越的障碍。记者昨天获悉,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数字资源已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网站“中华古籍资源库”上线。这意味着:散佚海外的敦煌遗书中的精华部分,以“数字化“的形式回归国内。学者表示,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是散佚海外的敦煌遗书中的精华部分。据悉,早在2015年,在法国国家图书馆向中国国家图书馆捐赠《圆明园四十景图》数字资源期间,双方便达成了合作意向———由法国国家图书馆向中国国家图书馆赠送法藏全部敦煌遗书高清数字资源。

原标题:敦煌遗书,稀世珍品!

法国人带走的近万件敦煌遗书,百年后将以数字化形式回到中国 发布时间:2015-04-28文章出处:澎湃新闻作者:徐佳和点击率: 敦煌藏经洞里散失在海外的经卷,是中国人心中持续了百余年的痛,也是研习敦煌学无法跨越的障碍。如今,这些散佚于海外的敦煌艺术中的精华部分,即法国汉学家伯希和于1908年3月从敦煌莫高窟藏经洞里挑走的包括汉文文献4000多件,藏文文献4000多件,以及其它粟特、龟兹、回鹘、西夏文文献等,将以数字化的形式回归敦煌。图片 1

书画 | 收藏 | 人文 | 心赏 | 茶道 | 香道 | 养生

数据库;遗书;敦煌;数字化;图版;成果;知识库;影像;检索;兰州大学

关键词:

图片 2

图片 3

敦煌遗书又称敦煌文献、敦煌文书等,是异常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1900年发现于甘肃敦煌,随后流散于海内外多处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学界研究遗书主要依赖经过整理刊布的再生遗书资料,但这些资料与遗书原件一样内容庞杂,卷帙浩繁,查阅不易,因此资料需求一直得不到有效满足。20世纪80年代初,法国学者开始试探利用计算机处理遗书信息,遗书整理研究工作开启了新的模式,进入了高效的数字化时代。自那时起,遗书数字化已走过了30余年历程,其间涌现出许多数据库产品和理论成果。各数据库按其数据类型及操作功能,可笼统分为单一型、复合型和智能型三种。尽管三种数据库中各单项成果的出现并非严格遵循时间次序,但每种类型的形成都与遗书数字化的演进步伐相对应,前后连缀可以从一个侧面呈现遗书数字化的演进历史。

作者简介:

**万里敦煌道,三春雪未晴。送君走马去,遥似踏花行。度迹迷沙远,临关讶月明。故乡飞雁绝,相送若为情。**—— 王偁

三生朝圣

单一型数据库

  文汇报讯 (记者李婷) 散佚海外的敦煌遗书,是中国人心中持续了百余年的痛,也是研习敦煌学难以跨越的障碍。记者昨天获悉,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数字资源已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网站“中华古籍资源库”上线。这意味着:散佚海外的敦煌遗书中的精华部分,以“数字化“的形式回归国内。

敦 煌

面壁敦煌

单一型数据库属于探索性成果,出现早,历时长。基本特点是数据库数量较多,但各库通常只有一种数据类型,或为目录库,或为影像库,或为录文库,或为其他小主题资料库。各数据库规模较小,结构简单,功能较弱。在服务方面,多为仅供私人或机构内部使用的单机版,较少提供共享。

  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被打开,出土了大量公元4至11世纪的佛教经卷、社会文书、刺绣、绢画、法器等文物五万余件。这一震惊世界的发现,为研究中国及中亚古代历史地理、经济政治、民族宗教、文学艺术等提供了数量极其巨大、内容极为丰富的珍贵资料,被誉为“中古时代的百科全书”“古代学术的海洋”。由于历史等原因,它们中的不少流散到了英国、法国、俄国、日本等地。其中,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敦煌文献是汉学家伯希和1908年挑走的,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遗 书

己亥年

1988年,台湾地区相关研究机构开始对所藏遗书进行数字化处理,并将数据存入CD库。这大概是敦煌遗书最早的数字影像。不过由于该研究院藏品数量非常有限,相关成果又未向外公布,其作用微乎其微。

  据透露,此次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网站上线的这批数字资源,共计5300余号3.1万余拍,其中既有汉文、藏文文献,也有梵文、回鹘文、于阗文、粟特文、希伯来文等稀有文种的珍贵文献,是敦煌学研究必不可少的宝贵资料。以唐太宗 《温泉铭》 为例,这是目前传世的最早拓本文献,也是我国书法史上第一部行书刻碑的唐代拓本,堪称举世无双。学界认为,唐太宗为骊山温泉撰写的该铭文不仅文辞优美,而且书法艺术上乘,其间蕴含着书圣王羲之、王献之草书“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的风韵,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文献价值和文物价值。

四月初五

敦煌研究院于1995—1999年实施的院级课题“敦煌遗书数据库”,是单一型数据库中的翘楚。该库实为《敦煌遗书总目索引新编》一书的电子版。初期仅著录原北京图书馆及英、法两国所藏约2万号遗书的目录,后期又补录了俄、日两国所藏及海内外散藏遗书的目录。相关字段包括藏地、编号、题名、分类、题记等多项。程序中起初预设了影像选项,后来并未真正实现。

  又如 《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是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的书法代表作。此碑立于贞观五年 (公元631年),据史料记载,在北宋的时候,一个名叫范雍的人在南山佛寺见到这石碑,禁不住叹为“天下至宝”。谁知道,那寺中的僧人听岔了,误以为石中有宝。结果,“破石求之,碑断为三,后经靖康之乱,残石毁佚”。此次上线的是原石唐代拓本,人们从中可以依稀看到石碑未被破坏前的模样。

图片 4

编辑: 云上文化

在众多单一型数据库中,存在一些基于少数遗书的成果,如国家图书馆创建的“中国国内散藏敦煌文献联合目录数据库”,台湾成功大学基于《王梵志诗》《老子化胡经》等个别遗书全文录文创建的数据库等。此外还有一些基于小主题的成果,如上海师范大学方广锠教授个人创建的“诸经起讫”、“英国敦煌遗书人名索引”,以及兰州大学笹川良一青年教师基金项目“敦煌文献中的佛教人物数据库系统”等。在以上这类数据库中,不乏有Excel表格形式。

  《沙州都督府图经》 则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地方志之一,对于中古时代的历史、社会、地理、中西交通、宗教、方志学等方面的研究均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光绪二十六年

打开音乐

复合型数据库

  学者表示,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是散佚海外的敦煌遗书中的精华部分。如今,只要登录中国国家图书馆网站,便可在线检索和全文浏览,这无疑将为敦煌遗书研究工作打开全新空间。

五月二十六日

聆听云上的声音

复合型数据库早在20世纪90年代即已出现。其基本特点是数据库数量相对较少,但各库数据类型则呈现多样化,规模普遍较大,结构均较复杂,功能大幅提升。在服务方面,单机版已基本过时,各数据库建设者至少在理念上都主张通过网络渠道对外共享。不过实际情况并不乐观,商业成果固然只提供有偿服务,但许多公益成果要么只有死链,要么多有限制,真正供免费共享者寥寥无几。

  据悉,早在2015年,在法国国家图书馆向中国国家图书馆捐赠 《圆明园四十景图》 数字资源期间,双方便达成了合作意向———由法国国家图书馆向中国国家图书馆赠送法藏全部敦煌遗书高清数字资源。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历经两年时间,实现了这批敦煌遗书的数字化回归和在线发布。

(1900年6月22日)

图片 5

最早的复合型数据库,要数总部设在英国,由中、英、法、俄、日等多国合作共建的“国际敦煌项目”专属数据库。该库早在1994年即开始筹建,后于1998年在互联网免费发布,内容包括多国藏品的彩色图版影像和目录信息,目前数据仍在持续上传。不过IDP数据库并非敦煌遗书专题库,库中还充斥着中亚地区多种古代历史遗存的数字资源。受冗余数据干扰,敦煌遗书相关资料反而难于查找。除图版质量普遍较高外,该数据库迄未提供详细目录,现有目录过于简略,且不支持汉文检索,极大降低了利用效率。

  事实上,以中国国家图书馆为代表的国内文博机构,近年来一直在积极开展海外中华古籍调查工作,促成了一大批海外中华珍贵古籍数字化回归。这之中,包括了美国哈佛大学、英国牛津大学、英国国家图书馆、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等机构收藏的 《永乐大典》、日本岩屋寺藏 《思溪藏》等。与此同时,海外中华古籍调查书目数据库已经建立并在不断完善,山东大学的“全球汉籍合璧工程”也于去年开始正式实施。

道士王圆箓在清理敦煌莫高窟第16窟时,

我们为巴黎圣母院大火感到伤心,作为书法爱好者,我们更为巴黎东南塞纳河畔的法国国家图书馆担心,因为那里,藏着6000多卷中国的敦煌遗书!

兰州大学曾于1998年承担过CALIS项目“敦煌学数据库”,后于2001年又通过科技部项目对其进行升级,推出综合型敦煌学资料数据库“敦煌学数字图书馆”,其中遗书子库内容最为丰富,包括遗书的目录和影像两部分,已入库数据涉及原北京图书馆、英国、法国及甘肃藏品,数据量数以万计,在当时堪称大库。但其缺陷是遗书数量仍较有限,影像均为黑白图版,且通常因故无法打开。

发现墙壁后面有一个密室,

图片 6

2016年8月,由陕西师范大学创建、作为“汉籍数字图书馆”2.0版专库之一的“敦煌文献库”(又称“敦煌文献数字图书馆”)正式上线,内含目录库和图版库两个子库,已入库遗书7万余号,图版51万多个。库中图版均有小图、中图和高清图三种,可供用户按需选用。该库的优点是内容非常丰富,部分彩色图版的录入可充分展现遗书原貌,为学者提供详尽的文献信息;缺点是目录信息过于简略,且作为当前的新建数据库,因缺乏录文而无法进行全文检索。

洞内满是各种佛教经卷等文物,

位于莫高窟第16窟甬道北壁上的藏经洞口

智能型数据库

总数量约5万余件。

图片 7

智能型数据库其实也属于复合型范畴,只是它并非普通的复合型数据库,而是升级版,或者也不妨称之为复合型2.0版。基本特点是成果数量进一步减少,但各类型数据则趋于齐全,规模更加庞大,结构更为复杂,功能整体增强,且注重智能技术的采用。智能型数据库通常又称为知识库,它是人工智能和数据库相结合的产物。目前还没有成型的遗书知识库,不过一些在建数据库项目正朝着智能库方向进行摸索,其服务模式也在探求之中。

图片 8

藏经洞发现者王圆箓

2003年,在日本京都举行的敦煌学国际联络委员会成立会上,与会代表就曾动议创建“敦煌学知识库”。2005年,在中国上海召开的敦煌学知识库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内含遗书资源的“敦煌学知识库”受到热议,不过其热度后来趋于消歇。虽然日本学者高田时雄的个人网站一直有个“敦煌学知识库”,但除一些敦煌学零碎知识及学术资讯外,没有任何符合“知识库”意涵的成果。

位于莫高窟第16窟甬道北壁上的藏经洞口

1908年,法国人伯希和来到莫高窟,把银子塞给王道士,骗取了6000余件古代写本。

可喜的是,相关文献数字化工作近年在国内得到了相应开拓,并已取得初步成效,已经推出的代表性成果主要是爱如生的“敦煌文献库”。该库是具备初步智能操作功能的全文检索版大型数据库,共分5集,初集已于2012年出版,二集预定2017年出版。初集库不仅输入了大量遗书影像,而且对遗书文字内容进行了全文迻录——这也是爱如生对遗书数字化工作的最大贡献。除包括全文检索在内的强大检索功能外,该库还开发了标注、书签等9项研读功能,并配套了多种其他平台功能。其缺陷是现有影像均为黑白图版,且部分图版模糊不清。

当时一些文人闻讯后,

由于他是汉学家,精通中国文化,他把这些极其珍贵的写本和画卷,装了整整10辆大车,浩浩荡荡运往巴黎。

2012年,“敦煌遗书数据库建设”首次被列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选题,敦煌研究院和上海师范大学一同中标。敦煌研究院一方项目组联合浙江大学和兰州大学,形成了强有力的团队。所建新数据库的主要亮点,是对相关各类型数据进行集成和优化,成果完成后,将不仅提供高质量的遗书全文录文,实现录文与高清图版的对照阅读,而且提供迄今最为详备的目录数据,并配套大量遗书研究文献数据,同时新增藏文遗书的影像和录文。上海师范大学一方项目的数据库已完成第一期工程,并设想通过进一步完善,从文物、文献、文字三个层面采集所有遗书的各种知识点,通过不同角度加以展示,同时显示其内在网状结构,由此打造高端学术平台。

恳请地方政府斥资

图片 9

敦煌遗书数字化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通过海内外各界的努力,大量遗书已经被数字化,历来各数据库总数远不止以上所列。既有成果为学界整理和研究遗书提供了方便,也为寻常百姓了解和欣赏遗书提供了便利。同时数字化有利于更好地解决遗书的保护与利用矛盾,既使遗书信息通过数字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又使遗书原件免遭过度接触,从而得到更好的保护。此外,长期的数字化实践也为后续工作留下了不少有益启示,诸如资源建设者日趋专业化,数据库内容和功能日趋集成化,资源利用日趋共享化,等等。不过,敦煌遗书数字化工作仍然在路上,现有成果并非尽善尽美,知识库目标依旧道阻且长,公益资源与商业资源的博弈将在所难免,各种新旧问题都亟待解决。

将它们运到省城妥善保管,

图片 10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敦煌遗书数据库建设”子课题负责人、兰州大学图书馆研究馆员)

但由于缺少四五千两银子的运费,只好作罢。

法国汉学家伯希和

图片 11

图片 12

藏经洞的发现者——道士王圆箓

图片 13

1904年3月,

敦煌遗书《论语》卷

敦煌县长下令

图片 14

责成王道士把密室封闭起来,

图片 15

想不到王道士并未执行,

大唐三藏圣教序说

于是发生了外国探险者的盗劫行为。

图片 16

图片 17

《慧超往五天竺国传》

第一个进入藏经洞的外国考古学家斯坦因

图片 18

1907年英国人斯坦因来到敦煌,

大唐西域记

以14块马蹄银骗取走24箱遗书、

下面就来欣赏一下

遗画及5大箱其它文物。

敦煌遗书中的精品

图片 19

图片 20

斯坦因挑选藏经洞经卷时的工作场所

图片 21

1908年,

图片 22

法国汉学家伯希和来到莫高窟,

图片 23

用大量银子骗取了6000余件写本

心经

和200多件古代佛画与丝织品。

图片 24

他把斯坦因依靠翻译而忽略的

图片 25

更珍贵的经卷和语言学、考古学上

图片 26

极有价值的6000多卷写本和一些画卷,

真草千字文

装满10辆大车,运往巴黎。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有一张伯希和盗窃藏经洞遗书的自拍照:

图片 30

他蹲在洞窟里,

唐太宗书温泉铭

面对堆积如山的经卷,

图片 31

正在蜡烛下一件件、一页页地翻检……

图片 32

他在藏经洞里待了3周,

图片 33

“不单接触了每一份文稿,

图片 34

而且还翻阅了每一张纸片”。

大唐西域记卷第二

图片 35

图片 36

伯希和

图片 37

伯希和纯熟的汉语基础和中国历史知识,

图片 38

使他选走藏经洞里的全部精华。

图片 39

比如有关道教经典的卷子;

佛说灌顶祓除过罪生死得度经

比如何晏注的《论语》;

图片 40

还有两汉和魏晋之间

图片 41

所有人讲《论语》的要点,

图片 42

都被伯希和盗走了。

降魔文 李瑞公墓志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论语卷第四

图片 47

1905年,俄国人奥布鲁切夫,

周易王弼注

日本人桔瑞超、吉川小一郎,

图片 48

1914年俄国人鄂登堡,美国人华尔纳等人,

图片 49

先后从莫高窟盗买走了大量的经卷。

汉书刑法志

这些文物至今流散至海外的达3.5万件,

图片 50

约占所有文物的三分之二。

图片 51

图片 52

佛说随求即得大自在陀罗尼神咒经

1914年,鄂登堡考察队,前排左三为鄂登堡

图片 53

敦煌遗书又称敦煌文献、敦煌文书、敦煌写本,是对1900年发现于敦煌莫高窟17号洞窟中的一批书籍的总称,指敦煌所出2至14世纪的古写本及印本。总数约5万卷,目前分散在全世界,如大英博物馆、巴黎国立图书馆、俄罗斯科学院圣彼得堡东方研究所等。

图片 54

图片 55

宝塔形回文佛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1910年入藏京师图书馆时,只余8000余件,目前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16000余件,为该馆四大“镇馆之宝”之一(另三件分别为永乐大典、四库全书和赵城金藏)。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敦煌遗书的年代上起东汉,下至元代(即2~14世纪)。其间,三国、两晋、梁、陈、北魏、西魏、北周、隋、唐、后梁、后唐、后晋、后周、北宋、沙州回鹃、西夏、元朝、明朝等10多个朝代的文献都有所保存,成为研究各个朝代历史和文化的珍贵资料。

图片 59

图片 60

治道集

大唐三藏圣教序说

图片 61

敦煌遗书内容可分为宗教典籍和世俗典籍两大部分。

图片 62

宗教典籍占80%,包括经律、论、疏释、赞文、陀罗尼、发愿文、启请文、仔海文、祭文、僧传、经国等。

图片 63

图片 64

《大般涅槃经迦叶菩萨品第十二》

《慧超往五天竺国传》,研究中亚史的重要文献

图片 65

世俗文献约占20%,数量虽少,但其学术价值比宗教典籍更大。其种类除了传统的经、史、子、集之外,还有大量地方文献。以内容来分,有数学、地理、历史、政治、贸易、哲学、军事、民族、民俗。音乐、舞蹈、文学、语言、音韵、名籍、账册、函状、表启、类书、书法、医学、兽医、工艺、体育、水利、翻译、曲艺、占卜书等等,广泛反映中古社会的各个方面,是研究中古社会生活的重要资料。

图片 66

图片 67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大乘五位

图片 68

敦煌遗书的幅式主要有三类:

图片 69

一是长卷,个别的卷尾装一木轴,由一张张高低宽窄大致相等的纸张连接起来。最长的《金刚经注》达九十九英尺,《法华经文疏》达九十九英尺。

图片 70

图片 71

《法华经卷第六》卷

化度寺碑

图片 72

二是蝴蝶装的册子,这类文书都是两面书写的,在对折的中缝线上涂以糨糊,然后一张张粘贴起来,装成册子,有方形的,也有长方形的。

图片 73

图片 74

《佛说阿弥陀经》卷轴

国清百录

图片 75

图片 76

图片 77

契约

图片 78

三是散页,一张一张,大多是图案、信件、收据和契约之类。这三类样式中长卷最多,因此人们习惯把敦煌遗书称作卷子。

《维摩诘所说经卷中》

大量的经卷系由专职抄经手手写而成,字迹端庄工美。

图片 79

图片 80

图片 81

大唐西域记

图片 82

东汉时代,佛教开始传入中国,敦煌为西域进入中原的第一站,因此得风气之先,佛教盛行。敦煌的寺院不仅主持佛事,同时还兼办学校。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五》

图片 83

图片 84

论语卷第三

图片 85

为了培养抄经人才,它们都比较重视书法教育,常用破旧卷子的反面或空白处给学生练字,学生每天临写一二百字,结束时有日期、签名,甚至还有老师的批语,可见其认真程度。

图片 86

图片 87

图片 88

太公家教一卷

图片 89

在这种教育环境和社会风气中,敦煌地区书家辈出,从晋至宋初的七百多年间,人才济济。

《唐人写本大般涅盘经》

敦煌遗书精品

图片 90

八世纪 唐玄宗天宝八载(749年)

图片 91

大英图书馆收藏斯坦因敦煌文献

图片 92

图片 93

《金真玉光八景飞经》

图片 94

图片 95

图片 96

图片 97

图片 98

图片 99

《众经别录》,我国现存最古老的佛经目录

净眼 因明入正理论后疏卷 草书手稿

图片 100

图片 101

p.3747

图片 102

图片 103

图片 104

p.3747

道德经手稿

图片 105

p3848

图片 106

p3848

图片 107

p3848

图片 108

p3848

图片 109

p3848

真草千字文

图片 110

p3561

图片 111

p3561

图片 112

p3561

田积表

图片 113

p2490

图片 114

p2490

图片 115

p2490

唐太宗书温泉铭

图片 116

图片 117

图片 118

大唐西域记卷第二

图片 119

图片 120

图片 121

图片 122

佛说灌顶祓除过罪生死得度经

图片 123

图片 124

图片 125

图片 126

战国策译文

图片 127

图片 128

刊谬补缺切韵

图片 129

图片 130

图片 131

图片 132

降魔文 李瑞公墓志

图片 133

图片 134

图片 135

周易王弼注

图片 136

图片 137

图片 138

汉书刑法志

图片 139

图片 140

佛说随求即得大自在陀罗尼神咒经

图片 141

图片 142

宝塔形回文佛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图片 143

图片 144

治道集

图片 145

图片 146

图片 147

《大般涅槃经迦叶菩萨品第十二》

图片 148

图片 149

图片 150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图片 151

图片 152

《法华经卷第六》卷轴

图片 153

图片 154

图片 155

《大唐西域记第一卷》

图片 156

图片 157

图片 158

《佛说阿弥陀经》卷轴

图片 159

图片 160

《维摩诘所说经卷中》

图片 161

图片 162

图片 163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五》

图片 164

图片 165

图片 166

《唐人写本大般涅盘经》

第三十一卷

图片 167

图片 168

图片 169

图片 170

图片 171

《金真玉光八景飞经》

图片 172

图片 173

图片 174

敦煌遗书以其自身的魅力

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和艺术价值

它是中国国家图书馆四大“镇馆之宝”之一

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绚丽瑰宝

  • E N D-

第1555期 —— 敦煌遗书,稀世珍品!

【 **版权声明 】**

我们尊重原创。《国际艺术大观》所推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 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国人带走的近万件敦煌遗书,百年后将以数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