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判别限度安于这一个界限

考虑到多数法律人只能享受到四年本科教育,加之入学时的社会经验和阅历奇缺,这就使得以实务和实践为中心的法学教育显得尤为必要,诸如案例教学法之类的法学教育模式会被大量引入进来,这就导致经典阅读至少在大学本科阶段的法学教育中缺乏可操作性。对此问题的可能解决出路其实不在于法学教育而是大学教育,即在适当借鉴西方知名高校之先进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公共必修课或者选修课的方式,加大本科生的通识教育力度,力图在通识课上引入经典阅读,又或者在研究生阶段的法学教育中,适当加大理论教学、学术教育的比例。经典阅读与法学研究相比于法学教育,在法学研究这部分提倡经典阅读的可能性及其操作度都显得更大一些。

2018年2月14日,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情人节看完了《一分钟经理人》、《礼物》两本书,倒不是效率高,而是两本书短小精悍,两个小时就可以看完。现在心情超好。感谢写下三点收获:

苹果想开了?才怪,先听完再下判断吧!根据 9to5Mac 的消息指出,苹果可能以类似 iPod 小游戏的方式,透过 iTunes Store 提供付费的、经过苹果认证且不会跟 iPhone 犯冲的第三方软件下载(话说现在找 iPhone 麻烦的还是苹果你们自己吧?) ,而这项工程的幕后黑手,有可能是交给过去一些曾为 Sidekick 平台努力的朋友来执行;另外一个谣言,EA 也可能会提供游戏给 iPhone 甚至是 iPod touch 下载,说不定就透过 iPhone/iPod touch 1.x.x 更新来玩也不一定,然后在搞烂一次千辛万苦解锁/逃狱的 iPhone/iPod touch。相信不会有太多人有兴趣被小苹果绑的死死的才对...iPhone/iPod touch 骇机万岁![原文连接][翻译:Casper Kao]

一天,森忽然发来消息,说他想退出国防生。

那些悲观的人们,在躲避命运的路上,与自己的命运不期而遇。我们该像罗曼. 罗兰那样:每一个流逝的时刻都为我们揭开面纱,露出一张不期而至的面庞,我毫不犹豫地正视她,抛弃先前不真实的幻想,不管它们多么宝贵。

法学;经典;阅读;教育;社科;教义;哲学;研究;政治;法律

一、书里关于成功的定义很有意思,读来醍醐灌顶。“更成功是指更大限度的成为你能成为的那种人。我们每个人对成功都有各自不同的定义。”受这段话的启发,对自己追求的成功又清晰了几分,但我对成功的定义与作者稍有不同。“更成功是指更大限度地成为你想成为的那种人。”一字之别,其中的不同,可细细体味。我也在问自己,更大限度,我会成为哪种人?

刚入学那会儿,我和他在人生观上有一个小小的争论。他说,首先应当有一个稳定的生活,有稳定的收入,这样,才能建立一个家庭。这是他当时给自己选择国防生做的解释。

他在《约翰 · 克利斯朵夫》写到: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幸福的。所谓幸福,是在于认清一个人的限度而安于这个限度。

关于“经典阅读”的含义,首先,“阅读”意味着主体须以文本为对象,旨在寻求一种“哲学智慧”而非“实践智慧”,即前者旨在关注普遍的真理和反思人类的生活环境,而后者试图在纷繁复杂的现实中寻求解决某一具体问题的行动之道和决策方法。其次,“经典”意味着可供阅读的文本数量相对有限,往往指那些经过了时代考验和反复筛选之后所留存下来的少数文本。在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中,经典阅读会呈现出不同程度的重要性,由此所产生的意义也会极为多样。

三、2017年我过得不开心,主要是因为工作,我觉得现在的工作与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一度想要离职,却又没有用去跨出那一步,不知何去何从,有希望的升职也错失了。所幸通过不断地学习,行动,现在已调适过来了。当初的处境和《礼物》里长大后的年轻人很像,那个时候真的很想知道如何过得更快乐。现在收到这个礼物,依然不晚,也非常的有用。这份礼物就是利用此时此刻来享受工作和生活的三种方法,我们都曾拥有,但也都曾或已遗忘 。

当时我不太能相信,这样一个气质散漫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他是一个矛盾体,他内心最深沉最持久的东西与他所抱有的生活观念风马牛不相及。

经典阅读与法学教育

把握此刻

他现在告诉说,不能再忍受现在这样“像狗一样的生活”。我并不是想证明自己有什么先见之明式的小聪明,但如果一个作者不试图显得自己还挺聪明,整个文学史也就该烟消云散了。况且我所感知的生活确实也是如此——在这个“自由而无用”的灵魂聚集地,有着这样一群准军人,时常能听到他们列队走在校园里,大声呼喊着口号,对此我感到一种近乎本能的违和感。

必须承认,当前的法学教育越来越具有技术化、专业化的特征,其根本目标在于满足社会日趋扩大的法律人才需求,实现高等教育与社会需要间的专业对口。那么,经典阅读在法学教育中的意义何在呢?

当你想过得更快乐更高效的时候

然而结果是,森的家人不同意,于是只好作罢,继续过自己的国防生生活。而我这个旁观者,也只能听着,或许能出出主意,但终究无能为力。

一方面,对于直接面向法律实务和实践的法学教育而言,经典阅读所能起到的作用其实并不大。这是因为,由于法律实务工作以法律规范为中心,要求相应的法律人能够在制度角色、合同关系、利益考量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进行合理判断和审慎决策,这就决定了对应的法学教育必须且只能以培养学生的规则感、实践感为第一要务。考虑到多数法律人只能享受到四年本科教育,加之入学时的社会经验和阅历奇缺,这就使得以实务和实践为中心的法学教育显得尤为必要,诸如案例教学法之类的法学教育模式会被大量引入进来,这就导致经典阅读至少在大学本科阶段的法学教育中缺乏可操作性。

专注于现在好的方面

原来,所谓“自由而无用”,无用是真的,自由只是一种自我标榜而已。我想起填志愿那会儿,有个女生给我说她深思熟虑之后填了某个大学,但结果下来却傻眼了——她被一个她没有填报的本地大学给录取了。她立即明白过来是她父母偷偷改了志愿。父母的意志替代自己的意志,给了自己一个不愿意的人生,这是无可奈何的悲剧。自己所能做的,也只是期望自己以后不要成为这样的父母。

不过,另一方面,在一个法治国家或者至少在一个走向法治的国家中,法律人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社会群体,其中的精英分子可能会走向官场、开始政治生涯,以公共福祉为目的来做出事关多数人之利益的公共决策和权力分配。相形之下,过分技术化、专业化的实务教学可能无法培养出一个“法律人政治家”应有的良好判断力和实践智慧。对此问题的可能解决出路其实不在于法学教育而是大学教育,即在适当借鉴西方知名高校之先进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公共必修课或者选修课的方式,加大本科生的通识教育力度,力图在通识课上引入经典阅读,又或者在研究生阶段的法学教育中,适当加大理论教学、学术教育的比例,而经典阅读就可以包含在上述教学内容中。

并全力做好现在最重要的事

这是每个人的限度,自由的限度。自己的生命是由父母赋予的,在自己独立之前,生活仰赖父母的支持。我想起每次家人想要偷看我的手机,我援引宪法赋予每个人的隐私权,她一言以蔽之——“我是你妈”。

经典阅读与法学研究

之前读到的一本书里写到,“一个人的自由取决于向她敞开的选择项的数目,以及她在这些选项中做出选择的能力”。一个更熟悉的说法是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

相比于法学教育,在法学研究这部分提倡经典阅读的可能性及其操作度都显得更大一些。不过,必须承认,经典阅读实际上也是因研究流派和研究进路而异的,不可强求一致,同样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向过去学习

而往往对我们而言,选择的机会很多,选择的能力却很小。

首先,在社科法学中,经典阅读的意义和重要性其实非常有限。总体上,社科法学的关注对象是事实,这就决定了其研究不可能以经典作品的研读为中心。当然,这并非社科法学的缺陷和劣势,而是由其特点所决定的——如果它的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现实、看清真实的世界,这就足够了。若是完全关注于文本本身的丰富内涵,就会使得社科法学的研究框架失去简洁性,负载了太多不必要的内容和信息,看似能解释一切,实则什么也解释不了。显然,在此问题上,我们应该“宽容”和“厚道”一些。

当你想让现在比过去更好的时候

前些日子接待了一所同城院校的高中室友,他携他的女友来我校看看,也来看看我。我笑称这不太符合礼仪,我应该携同一位女士一起接待才行。

其次,由于法教义学的关注对象是规范,并以对一国现行的实在法秩序保持确定信奉为基本前提,这就决定了在法教义学中的经典阅读具有选择性:比如,自然法著作就不会成为法教义学者的主要关注对象,因为它们连“实在法”的门槛都没有达到;又比如,国际法著作可能也不会引起他们的过多关注,因为法教义学的关注对象是“一国”内部的实在法秩序;再比如,由于法教义学将现行实在法秩序作为坚定信奉而不加怀疑的前提,这就决定了法教义学领域内的经典阅读不可能太关注政治哲学著作,因为后者领域中的很多经典作品有时是在反思、追问、质疑甚至是挑战“一国现行实在法秩序”背后的政治合法性。

审视过去发生的事情

晚上一起吃饭,我和他谈着手机,谈着学习,还有不可期的未来,透过从锅里升起的白雾,我能看到她。看起来,他们的相处不是那种如胶似漆式的“秀恩爱”,但一些不经意间的亲密动作之间,没有年轻人的轻浮,也没有油盐酱醋的平常,这是一种更为成熟的爱。平日看到的“矫揉造作”让人厌烦的,而这样文质彬彬的爱才是一种根本的触动。我想起情人节那会儿,我一个人在外面吃冒菜,面前是一对学生情侣,我永远也忘不了女生的眼神。她睁大着爱意的眼神,温柔似水地看着他。这些爱情的象征,提醒着尚且单身的人,或者习惯了一个人走走停停的人,是不是应该想想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不同于社科法学和法教义学的第三条道路就显示出了重要性,换言之,只有在价值法学中,经典阅读才能大展宏图。价值法学试图解决的是法教义学和社科法学研究所空缺下来的价值真空问题,它试图直面价值本身,从法哲学、政治哲学的视角出发对现实世界的现状加以价值评判,并同时勾勒出一幅可欲的政治生活图景,保证人类社会不至于在价值多元主义的纷争中陷入价值虚无主义的泥潭。大体上,经典阅读在价值法学中的意义有二:一是对于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探寻需要经典阅读的助力。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涉及理想政治秩序的问题,而这又与政治哲学方面的经典阅读息息相关。换言之,通过对于古今中西之经典政治哲学著作的研读,我们可以获得大量可资借鉴和参考的思路,继而在有效融合这些思想资源的基础上,贡献出中国人对于这个世界的独特想象。二是在中国法理学流派的建设上需要经典阅读的助力。相比于法教义学和社科法学这两种主要从德国或美国舶来的研究流派,价值法学的“血统不纯“”,它既可以有外国血统,又可以有中国血统。不过这反倒构成它的优势所在,因为它可以在细致审读中国传统经典的同时反身对照西方经典,从而在反复比较、慎思明辨的基础上,实现中国传统思想在当代的“创造性转化”,最终实现中国法理学流派的真正创建。

从中吸取教训

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向往着这种生活,在大学里认识的一些人,他们往往独身一人,吃自己的饭,看自己的书,写自己论文。他们走在路上也许会戴着耳机,音乐能给他们如此活下去的力量,但还是有人不需要这种力量。要么等待着,要么习惯了。

(本文系国家社科青年基金“社群主义政治义务理论后期进展跟踪研究”阶段性成果)

今天就采取不同的做法

向自己敞开的选择项,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消极自由是有的。但有关选择它们的能力,可以说没有,因为自己想为而实际上未为;也可以说有,只是时机未到,缘分未至。不管如何,自由在这里也遇到了无可逾越的限度。

(作者单位:东北财经大学法学院)

着手创造未来

当平日里听着的情歌表达着爱情带来的苦涩与痛楚,而听者还没有体会到爱情的甜蜜。

当你想让未来比现在更好的时候

一个踌躇满志的年轻人,当发现自己的能力不足以实现自己的期初的愿望时,这将是一次不堪回首的内心体验。所谓“败给了现实”,这一次无关于社会,无关于他人,只是自己的事。没有其他什么可以怪罪的,自己也没什么值得怪罪的,自己毕竟是自己,要么接受,要么死亡。

想象一个美好的未开是什么样

我想起大一刚入学时,成就一番大业的愿望持续刺激我度过一年半多一点的时光,后来我才渐渐看清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它。可惜,答案是否定性的。我有一次看到了自由的限度。当放弃了自己中意的选择,许多一直敞开的选项显现出来,接着又要投入一场关于选择的考验中。

制定一个确实可行的计划

风雨飘摇后,又将落根于何处?

今天就做些事情使之成真

以前只知道自由是应然之物,却忘记了自由之后的限度。这不是外界强加的限度,而是与生俱来的自我限度,这种自我限度只有反复尝试之后才能知晓。但这不是宿命论,只是说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呼之即来的。

三、2018年,我也想利用这份礼物,创造,发现更多的快乐。专注此刻,向过去学习,创造将来。光有感受是不够的,还要有行动。接下来,我会在以下几个方面改进,1、和家人聊天吃饭的时候,不会做别的事情,专注于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专注于他们对我的关爱,即使是相亲这种烦人的事,我也会改变态度,更多的是关注于那些好的地方。2、向过去学习,放下过去一些失败的经历(=_=如自我感觉良好,但并不受欢迎一直单身,与家人的关系不够融洽),同样的事,为了改变,2018年,我会采取不一样的方式。3、描绘自己的未来(以前从来没有认真做这件事,白日梦倒是经常做),并制定计划,每天做些事使之成真。如,我想学习日语,课程已经购买了,那一年后我想学成什么样子呢?细细地思考,并写下学习计划。

而在限度之前,若执意选择自己无力选择的选项,结局可能只能做一颗迷路的星星,在漫漫长夜里泛不出一丁点星光。

-_-||读书笔记又写成了自我反省,这个过程好熟悉。。。。有没有用,就看你的了,邱平平。

———————————————————

从这篇开始,我要改变命题的风格啦,由XXX的读书笔记这种命题格式改成主副标题的形式,力求每次都有精彩的主题。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转载请注明出处:判别限度安于这一个界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