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其实每个时代

鸦片战争后国外苗学研究以侵华为初衷鸦片战争后,一些西方传教士、探险家、商人等逐渐进入中国与东南亚苗族社区调查,但观察和记录大多停留在表面上,缺乏系统性研究,因为他们的目的主要是为其国家日后的侵略和划分势力范围服务。西方学人日益退出东南亚苗族及其文化研究,将兴趣转移到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等苗族移民散居群体研究,并对苗族在老挝发挥的历史作用作出评价。通过世界苗学研究,在吸收国外研究成果的同时,积极向世界宣传中国苗学研究的最新动向,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苗学研究中的中国”,共同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以及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应有的贡献。

      “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看到他们从小的苦练,多年后蝶衣与小四的师徒形成了与当时强烈的反差,想说这样打真的真的好吗?在观看的过程中都在以现在的思维方式去评定当时的情境是不怎么合理的,我想以那样的方式去做在那个时候才是合理的。
      电影中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物的思想和人格也在变迁,大师兄在每一次的时代变迁都在不停的改变着,变得像时代低头,变得像大家一样去认知这个世界,虽然也有人格的保留,但那也是在苟延残喘,但让我感到难过的是他最后对蝶衣和菊仙的告发,只要留下他一条命,让他做什么说什么都可以,回望曾今堂堂男儿也不免于对命运的低头....
      蝶衣在电影中自始至终都保留着他自己独有的人格和思想,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可以来形容他的一生就像霸王别姬一样,蝶衣对师兄的爱可用影中一句话概括“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年、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在那样的时代背负着对同性的爱恋从始至终都没有能表达出来,内心的挣扎和痛苦只有蝶衣自己最清楚,最后被批斗的时候他也只有在逼急的情况下把菊仙供了出来,仍然在保他的师兄...
     菊仙的出现,打破了蝶衣和师兄的关系,也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他们三个,而这样的改变是好是坏是说不清的,没有一个总论,从青楼出来的她对师兄说过一句话“跟着你,就算上街要饭她也认了”她一直都很护着他的丈夫,也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为自己丢失光彩,只是最后逼供深深的伤害到她心灵的深处,当她听到师兄要和自己划清关系,她彻底崩塌,在她的生活里只有这个男的,而这个男的却不再要她,她选择了....
     在时代的洪流里,个人的意志是多么的渺小而微不足道,但我们仍然要保有那些个真正可以让后人来回味的,有意义的真理,不因为大家都这样,不因为时间,不因为地域,而是因为我们是这个时代的传承,我们也是这个时代的符号,让后人们能一眼便认出了我们....

《为了您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这是唐家三少的自传体小说,也曾在2018年被拍成电视剧播出,剧中他的原型张长弓以及太太的原型李木子各有罗晋和郑爽饰演。看过这个电视剧的前几集,感慨良多,虽然论年龄我和他并不算同龄人,但是因为最小的姑姑正好和他是同龄人,所以对这一些挺有感触的,姑姑也经历过念职高,经历过自己找工作(那时候的工作不像现在那么好找),看到过姑姑使用BB机,看到过姑姑的IC电话卡,在城市的大家小巷看到过电话亭子,其实电话亭子直到2006年,我仍然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能够看得到。

《南海十三郎》是我在好几年前看的一部电影,却令我至今记忆犹新。本文可以看作是一篇对这部电影的观后感,记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幸运。当然也因为时间太久,很多情节都模糊了,见谅。

    去年初夏时,在病房里躺了一个星期。每天翻一下同学带过来的杂志,打法时间。一天下午读《看电影》杂志,眼神中偶尔扫到“南海十三郎”几个字,脑海中的某一根弦似乎被拨动了。再看下面南海十三郎的生平介绍,多年前黑白电视机上那个蹒跚的身影一下子苏醒了。南海十三郎,姓甚名甚都忘记了,出生官宦世家,排行十三,为十三郎,家中万千宠爱于一身。高中之时为一风尘女子而不能自拔,抛弃学业,追到上海以求一见而不得。两年之后,终于醒悟,返回广东老家,但此时已被学校开除,于是在戏院写剧为生。其文笔俱佳,同时写几部戏而不会混乱,才思敏捷,几个人同时记戏也记不过来。之后抗战开始,为激励抗日军民,四处奔波。战争胜利后,十三郎回到家乡,发现他的戏已经不再受欢迎,家也不再。于是四处流离,街头唱戏为生,其间,在街头收邋遢乞丐一名为徒。某日街头偶遇当年苦追的风尘女子,岁月弄人。当年的花花少年如今满头花白,穿着不堪,当年的风尘女子如今贵为人妇,衣着光鲜。此时的十三郎宁愿埋头与街头担夜壶的粪桶中,也不愿和她相认。是不甘,还是不堪?不知道,但至此之后,更加的游戏人间,不再把自己当作一人,更不用说是当年的戏院顶梁。晚年,他漂泊香港,乞讨为生,受尽人间冷暖。造物再次和他开了个玩笑,在他生命弥留之际,还能和当年随便收的一个小徒弟相见,当年的乞丐现在也成了大名鼎鼎的编剧。十三郎此时的心情如何?我无法猜想,剧中的情节甚至也被我刻意的遗忘,忘记当时师徒相见的情形,只是记得徒弟临走之前将一双皮鞋套在了他师父的脚下,这是若干年前他师父的愿望。电影至此结束,没有旁白,留下的只是他徒弟的一个背影,和躺在地上的师父。看到这个场景,不知为何,眼中饱含的泪水流了下来,说不清楚理由,只是想哭。
    对于这种想哭的感觉,我一直很犹豫。一部人间悲剧,尚不能打动我。每天我们的身边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悲剧发生,3.14西藏的暴乱,煤矿的塌方,等等。对于这些悲剧,我更多的是愤怒,同情,而不是想哭的感觉。直到今天,又想起了这部电影,我突然明白我所犹豫的是什么。
    这个悲剧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一个时代的。乱世无个人,任何单个人的生平都被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就像是宿命一样,像紧箍咒一样紧紧地戴在每个人的头上。个人是渺小的,一次冲突,一个战役,一枚炮弹,都可以断送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电影中的十三郎也没有能够逃脱这个宿命,在战乱时代他可以凭借自己的戏剧天分,为抗战奉献一份力,却仍然需要在战乱结束后面临家破人亡的现实。他能够做什么呢?
    堂间戏耍孩童的天真,灯下奋笔疾书时的得意,遇见旧情人时的不堪,漂泊香港时的落魄,一幕一幕,从我脑海深处浮现,让我叹息。乱世出英雄,成王败寇,我们的历史向来关注英雄,关注成功者。对于失败者,是不值得浪费笔墨的。何况是乱世中的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只是棋盘上的兵卒,他们又何罪之有?只是因为出生在乱世,就被践踏和蹂躏,没有自我。有些人不服,奋发图强,成为棋盘上的车炮,却仍然逃不过时代的烙印。
    相比与那个时代,我们要幸运得多,我们身上的烙印也要淡得多。虽然我们在走出校园时,就得为自己负上全盘责任,虽然我们进入社会,就面临着从实力到关系的完全竞争,但毕竟可以掌握着自己的命运。而经过努力,加上少许的运气,则可能成就为下一个时代的英雄。看一看丁磊,马化腾们,从普通学生到互联网英雄,不过十数年的时间,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这是这个时代的幸运,也是我们的幸运。

苗族;苗学研究;世界苗学

图片 1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要广泛团结联系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共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给我国民族工作和侨界带来巨大鼓舞,也对新时代如何做好世界苗学研究提出新要求。

剧中张长弓一开始创办过网络聊天室,虽然这一点我并没有经历过,也没有看到身边的人经历过,但是却觉得那一幕如此的真实。

苗学研究分布广泛

图片 2

苗族是一个世界性的民族,散布于亚洲、美洲、欧洲、澳洲等,但不管身处何方,他们对中国和中华传统文化都有很强的认同感和归附感。当前,我国正致力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东南亚各国的苗族分布区刚好处于我国从南部和西南部走向世界的过渡带;分布在欧美和澳洲的苗族,经过多年侨居已基本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但中国传统文化仍是他们的根。

剧中张长弓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电视台维护网站,而唐家三少的工作经历也是在98年,进入中央电视台从事央视国际网站的工作。2000年,因工薪太低,他跳槽至一家IT公司,每月有4000元的薪水。 2003年,因IT行业泡沫经济的影响,唐家三少被裁员,随后他尝试自己开餐馆、搞零售、卖汽车装饰,均以失败告终。

从世界苗学研究学术史看,可将之分为古代苗学、近代苗学(1840—1949年)和现当代苗学三个时期。鸦片战争以前,苗族主要分布在中国和东南亚,苗学研究也主要集中在这些地区。该时期传流至今的苗学文献,主要是中国学者及少量东南亚学者的研究成果。最早涉及苗族及其文化的文献包括《后汉书》卷八十六《南蛮西南夷列传》、《华阳国志》《隋书》卷三十一《地理志》等。这些文献属中国传统式的研究,研究初衷主要是服务于朝廷“教化”和“齐政”之需要。苗学研究遵循的学科体系是中国传统的国学体系,但研究内容实际上已涉及现代意义上的众多学科。流传至今的苗学文献,对当代学科建设具有不可替代的资料价值。

图片 3

鸦片战争后国外苗学研究以侵华为初衷

好在张长弓如唐家三少一样,最后终于算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实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烙印,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的更加深刻。

鸦片战争后,一些西方传教士、探险家、商人等逐渐进入中国与东南亚苗族社区调查,但观察和记录大多停留在表面上,缺乏系统性研究,因为他们的目的主要是为其国家日后的侵略和划分势力范围服务。《中法新约》签订后,法国正式启动了对整个中印半岛的殖民统治活动,并伺机向中国西南地区扩展其势力范围;英国在控制印度的基础上涉足缅甸,并致力于长江流域的势力范围与南亚连成一片。法英学人在此背景下对苗族社区展开调查。日本学人也开始为其国家侵略中国的需要服务。日本最早接触苗族文化的是人类学家鸟居龙藏,代表作为《苗族调查报告》。辛亥革命后,欧洲各国和日本可自由地展开对东南亚的研究。但因欧洲各国战后的衰败,学界对苗学的研究进入一个沉寂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西方列强出于殖民活动的需要,选派大量学人对苗族及其文化进行研究。不过研究较为随机,成果极为零碎,缺乏全面系统的认识。可贵的是,他们所做的具体研究工作相对翔实准确,且遵循通行的学科体系。

中国学人苗学研究多为“自我呈现”

在这一时期,中国学人对苗学的研究取得丰硕成果。研究取向集中表现为传统国学与西方学科体系的相互渗透和兼容。最具代表性的是凌纯声、芮逸夫的《湘西苗族调查报告》。这一时期,杨汉先、梁聚五、石启贵等作为苗族最早的一批现代知识分子,开创了苗族学者的“自我呈现”。此外,张海岩、蔡元培、杨成志、瞿同祖、吴泽霖、陈国均和江应樑等都曾对苗族及其文化进行研究,研究大多围绕稳定国内政局而展开。张琨对苗语的研究则达到极高水平。以上学人成果主要汇编于《民国年间苗族论文集》。

1949年以后,世界苗学研究进入了繁荣时期。跨境而居的苗族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立的前沿:中国苗族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获得新生,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东南亚的苗族则陷入战火纷飞的困境。由于老挝、越南战乱,学人难以进入这些国家的苗族社区调研,非殖民地泰国的苗族成为研究热点,成果较多。越南战争造成大量苗族难民移民欧美国家,引起世界的关注和讨论,世界苗学研究呈现出复杂的局面。20世纪50—70年代,中国苗学研究深受苏联学者影响。改革开放后,西方学者开始进入中国从事研究,日本学者掀起苗学研究热潮。国外苗学研究成果逐渐被翻译到中国。西方学人日益退出东南亚苗族及其文化研究,将兴趣转移到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等苗族移民散居群体研究,并对苗族在老挝发挥的历史作用作出评价。因移居美国的苗族人口较多,美国学人对其本土苗族的研究成为主流。美国苗学研究主题从最初的难民安置、社会适应,逐渐转向教育、社会、医学、认同等跨学科研究。移居美国并接受美式教育成长的美国苗族知识分子,已成为当前美国苗学研究的主体力量。具有代表性的美国苗族学者有杨道和李亚(Gary Yia Lee),杨道为海外苗族研究首位博士,代表作《转折中的苗族》于1975年出版。李亚博士是当前海外影响力较大的研究苗学的人类学家。

苗学研究为国家统一服务并逐步走向国际化

1949年以后,贯彻民族平等政策和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成为主流,苗学研究成为我国学界的重要研究领域之一。1956—1964年,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有组织有计划进行的全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状况调查后,涌现出一大批知名的苗学学者,他们在苗族语言、苗族文字、苗族民间文学等方面有着突出的建树。改革开放后的苗学研究成果丰硕,其中以历史学成就最大,伍新福、翁家烈、杨庭硕等是领军人物。但这个时期的研究,主要还是沿袭中国传统的研究理论和方法,与西方学人的学术对话远远不够。20世纪90年代,中国苗学研究进入平稳状态,研究队伍日益壮大,研究成果逐渐增多。进入21世纪后,苗族博士不断涌现,他们将苗学研究推向新的台阶,在理论高度上展开对话,使苗学研究发生了质的飞跃。不少非苗族学者也投入到苗学研究之中。这个时期苗学研究的范围和内容全面铺开,涉及方方面面,其中苗族服饰研究成果数量较多。另外,杨鵷、石茂明、石朝江、张晓、吴晓萍等学者长期赴海外或在国内进行海外苗学研究,揭开了苗学研究与国际接轨的新篇章。在国内外学术交流日益增多的背景下,苗学研究走向国际化。

世界苗学文献的生成与流传,是特定国际背景下的产物,主题和内容既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又代表着研究者国别的利益诉求。收集整理世界苗学文献,需进一步明辨文献的时空架构,并遵循这样的指针揭示相关文献与所处时空背景的内在关联性,才有可能使尘封的世界苗学文献在当代复苏,并有效服务于营建和平国际环境的中国大政方针的需要。通过世界苗学研究,在吸收国外研究成果的同时,积极向世界宣传中国苗学研究的最新动向,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苗学研究中的中国”,共同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以及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世界苗学通史”首席专家、华南师范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张晓 工作单位:华南师范大学

职务: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世界苗学通史”首席专家 职称:教授

课题:图片 4

  •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世界苗学通史”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其实每个时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