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湖北随州又现曾侯墓 明确身份的曾侯又增两位

发掘单位: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黄凤

很多人奇怪于隋朝的国号,隋文帝杨坚是怎么想到硬生生造出“隋”这个字的。其实,杨坚创建的这个帝国,本来叫随朝。杨坚在北周时期袭封父亲杨忠的爵位——随国公,称帝后就定国号为随。而且,杨坚本人曾当过随州刺史,对“随”还是很有感情的。可是,杨坚觉得“随”字的“辶”旁不吉利,有离开之意。杨坚脑洞大开,去掉“辶”,改“随”为“隋”。

很多人奇怪于隋朝的国号,隋文帝杨坚是怎么想到硬生生造出“隋”这个字的。其实,杨坚创建的这个帝国,本来叫随朝。杨坚在北周时期袭封父亲杨忠的爵位——随国公,称帝后就定国号为随。而且,杨坚本人曾当过随州刺史,对“随”还是很有感情的。可是,杨坚觉得“随”字的“辶”旁不吉利,有离开之意。杨坚脑洞大开,去掉“辶”,改“随”为“隋”。

图片 1器材:佳能5D Mark III[Canon数码相机]镜头:EF24-70mm f/2.8L II USM时间:2016-01-02 19:19:49.00快门:10光圈:F/18.0焦距:55毫米感光度:100图片 2器材:佳能5D Mark III[Canon数码相机]镜头:EF24-70mm f/2.8L II USM时间:2016-01-02 19:38:40.00快门:30光圈:F/20.0焦距:24毫米感光度:100图片 3器材:佳能5D Mark III[Canon数码相机]镜头:EF24-70mm f/2.8L II USM时间:2016-01-02 19:57:30.00快门:30光圈:F/10.0焦距:33毫米感光度:100图片 4器材:佳能5D Mark III[Canon数码相机]镜头:EF24-70mm f/2.8L II USM时间:2016-01-02 20:03:39.00快门:30光圈:F/13.0焦距:24毫米感光度:100图片 5器材:佳能5D Mark III[Canon数码相机]镜头:EF24-70mm f/2.8L II USM时间:2016-01-02 18:58:21.00快门:30光圈:F/20.0焦距:44毫米感光度:250图片 6器材:佳能5D Mark III[Canon数码相机]镜头:EF24-70mm f/2.8L II USM时间:2016-01-02 18:58:21.00快门:30光圈:F/20.0焦距:44毫米感光度:250

随州又现曾侯墓

    随州义地岗墓地位于湖北省随州市东北部,墓地现隶属随州市东城区文峰塔社区二组,其西2公里有五眼桥遗址,西北0.5公里为蒋家岗墓地,西距擂鼓墩曾侯乙墓4公里,并与擂鼓墩战国古墓群隔 水相望。义地岗墓地座落在一座东北——西南走向的长条形土岗上,岗顶高出周边地面约8米,涢水及其支流 水交汇于墓地西南部,墓地面积约18万平方米。  

图片 7

图片 8

明确身份的曾侯又增两位

    2011年9月中旬,随州市政府在义地岗南端建设还建房时发现一批铜器,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即派员到现场调查、勘探并对3座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根据考古勘探和抢救性发掘,结合以往追缴被盗文物,综合判定此地应是一处春秋时期墓地。2012年1月对所发现的3座墓葬进行了发掘,其中M6是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座墓葬。

隋朝国号源于“随”,那么,随在哪?现在湖北省北部的随州市,就是历史上随国的故地。 随国的创立人是谁?如果你看过《封神演义》,应该不陌生,他就是南宫适。南宫适姓姬,是当时西岐国两大元老之一,另一个是散宜生。南宫适官拜大将军,为周武王伐纣统一天下立下汗马功劳。西周大封功臣,南宫适就封在了“随”。

隋朝国号源于“随”,那么,随在哪?现在湖北省北部的随州市,就是历史上随国的故地。 随国的创立人是谁?如果你看过《封神演义》,应该不陌生,他就是南宫适。南宫适姓姬,是当时西岐国两大元老之一,另一个是散宜生。南宫适官拜大将军,为周武王伐纣统一天下立下汗马功劳。西周大封功臣,南宫适就封在了“随”。

图片 9

  
    M6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121°。墓口东西长420厘米,南北宽260~275厘米,距地表深20~30厘米,墓口至墓底深176~186厘米。墓坑口稍比底大,坑壁面不太光滑,墓底较平坦,东西长430厘米,南北宽270~280厘米。坑内填褐黄红色五花土,土质致密,呈块状,包含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鹅卵石与植物根茎,未发现明显的夯层夯窝等迹象。葬具痕迹清晰,通过判定为一棺一椁,椁室位于墓坑中部偏东,东西长272厘米,南北宽138~141厘米,残高48厘米。棺室置于椁室内北侧偏东,已残无法复原,东西长190厘米,宽67厘米,残高20厘米,在馆外发现有大片的漆皮,推测为棺上附属物。棺内人骨架一具已朽,腐烂呈粉状,从残存的痕迹来看,头骨位于棺内东部,葬式应为仰身直肢。棺内底部垫有朱砂。

从地理位置上看,随国北边是现在湖北省与河南省交界的桐柏山,南边是汉水、长江。土地非常肥沃。随国是西周时汉东诸国中的比较大的国家,所谓“汉东之国,随为大”。

从地理位置上看,随国北边是现在湖北省与河南省交界的桐柏山,南边是汉水、长江。土地非常肥沃。随国是西周时汉东诸国中的比较大的国家,所谓“汉东之国,随为大”。

图片为曾侯夫人芈加墓中出土的部分青铜器。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图片 10

图片 11

在6日国家文物局召开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新进展工作会上,又一处曾侯墓地的发掘情况正式向媒体公布。

图片 12

作为汉东诸国最强的随国,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为西周王朝监视南方不听话的楚国。楚国向来不服西周,所以随国带着唐国、邓国、郧国等小国,作为西周王朝在南方的战略屏障,阻止楚国势力北上。随州相传是神农耕耨之处,被称为“神农故里”,随州北面是桐柏山,西南面是大洪山,其间是丘陵坡地。夹在两山之间的狭长平原,在商周时代,是通往南方的要道,军事意义非常重大。

作为汉东诸国最强的随国,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为西周王朝监视南方不听话的楚国。楚国向来不服西周,所以随国带着唐国、邓国、郧国等小国,作为西周王朝在南方的战略屏障,阻止楚国势力北上。随州相传是神农耕耨之处,被称为“神农故里”,随州北面是桐柏山,西南面是大洪山,其间是丘陵坡地。夹在两山之间的狭长平原,在商周时代,是通往南方的要道,军事意义非常重大。

湖北省随州市的曾侯墓地,因1976年曾侯乙墓的发现而为世人熟知。这次公布的是枣树林墓地2018-2019年发掘的情况。在这里,又发现两位曾侯和夫人——曾侯宝及夫人芈加、曾侯求及夫人渔。

 

周室东迁以后,随国成了楚人扩张的主要障碍。两国之间经过数场战争,楚国逐渐强大,但也一口吃不下随国,只能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盯着。但是当楚国变强后,随国根本无力阻止楚国。在混乱的春秋年代,随国逐渐沦为楚国的附庸,反而成了楚国北上掠地的基地。到了战国时期,诸国兼并日益惨烈,作为小国的随国,无力改变命运,最终被楚国吃掉。

周室东迁以后,随国成了楚人扩张的主要障碍。两国之间经过数场战争,楚国逐渐强大,但也一口吃不下随国,只能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盯着。但是当楚国变强后,随国根本无力阻止楚国。在混乱的春秋年代,随国逐渐沦为楚国的附庸,反而成了楚国北上掠地的基地。到了战国时期,诸国兼并日益惨烈,作为小国的随国,无力改变命运,最终被楚国吃掉。

确认两位曾侯及夫人的合葬墓

M6整体照

图片 13

图片 14

据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随州枣树林墓地考古领队郭长江介绍,这里是一处春秋中晚期曾国公墓地,共发现了墓葬55座、马坑3座、车坑4座,出土了青铜器千余件。部分青铜器带有铭文。其中令人兴奋的是,新发现确认两组曾侯夫妇合葬墓,即“曾侯求”及其夫人“渔”墓和“曾侯宝”及其夫人“随仲芈加”墓。

      
    M6的随葬器物有铜器、陶器、玉器等共计93件(套),铜器、陶器多随葬在椁内,大部分置于椁内南侧,少量放置于椁内北侧、西侧与东端,玉器葬于棺内。铜器有47件,主要器型有铜鼎、铜簠、铜甗、铜壶、铜斗、铜匜、铜缶等。根据器物形制特点分析其年代为春秋晚期。   

随国的故事,其实是没什么好讲的。接下来,咱们讲另外一件你熟悉的事。

随国的故事,其实是没什么好讲的。接下来,咱们讲另外一件你熟悉的事。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方勤给记者大致梳理了目前已发现并确认身份的十余位曾侯的名字,其中已知最早的曾侯谏在西周早期,最晚的曾侯丙是战国中期。所以说,这次枣树林墓地发现的两位曾侯,完善了春秋早中期曾国世系,填补了春秋中期不见曾侯的空白。

    M6出土的铜鼎、铜簠、铜壶、铜盥缶、铜斗上均发现有“曾公子去疾”铭文,说明其国属应为曾,墓主私名为“去疾”。根据体质人类学对M6人骨的鉴定,墓主人为男性。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判定M6墓主为曾公子去疾。

1978年,在随国旧地,现在的湖北省随州市境内,发现了曾侯乙墓,出土了稀世珍宝的曾侯乙编钟。你会说,这是曾国,和随国有什么关系?太有关系了。

1978年,在随国旧地,现在的湖北省随州市境内,发现了曾侯乙墓,出土了稀世珍宝的曾侯乙编钟。你会说,这是曾国,和随国有什么关系?太有关系了。

曾随之谜,一锤定音

 

关于曾国,在春秋战国的史料记载中,只有鄫国的记载,这些记载中说的鄫国位于泗上地区,和鲁国为邻,春秋后期被莒国所灭,在现在的山东省境内。从地理上来看,鄫国和曾国不是一个概念。既然如此,曾侯怎么会葬在随国。而且从出土的文物上看,可知曾国国势一度非常强盛。这么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国家,怎么不被史书记载?更离奇的是,已发现的随国青铜器的铭文,写的都是曾国。

关于曾国,在春秋战国的史料记载中,只有鄫国的记载,这些记载中说的鄫国位于泗上地区,和鲁国为邻,春秋后期被莒国所灭,在现在的山东省境内。从地理上来看,鄫国和曾国不是一个概念。既然如此,曾侯怎么会葬在随国。而且从出土的文物上看,可知曾国国势一度非常强盛。这么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国家,怎么不被史书记载?更离奇的是,已发现的随国青铜器的铭文,写的都是曾国。

在史书中,周王分封的姬姓诸侯国是随国,而在湖北随州发现的都是曾侯墓地。此前,曾、随是同一国,还是两个国,在学界一直有争议。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2009年义地岗墓群中曾侯與墓出土的编钟铭文,讲述了南宫括被周王室册封至南方立国,并在春秋时期吴国军队攻入郢都的战役中,拯救楚国于危亡的历史。这一记载廓清了长期悬而未决的曾国族姓问题,基本平息了曾和随是否为一家的争议。

 

学术界开始争论,直到2010年。

学术界开始争论,直到2010年。

枣树林墓地也属于义地岗墓群。此次发掘的169号墓是曾侯宝的夫人芈加之墓。墓中出土的铜缶上有铭文“楚王媵随仲芈加”,清楚地表明:楚王将自己的女儿芈加嫁至“随国”;而芈加又是曾侯夫人,所以可知,当时楚国称“曾”为“随”,说明曾随是一家,再一次印证了曾侯與墓铭文的记载。学术界“曾随之谜”的争论可以结束了。

铜鼎  M6-9

这一年,距离原曾侯乙墓所在地约20公里处,随州叶家山岗地,又在出土的曾侯舆编钟上发现一段铭文,“伯适上通,左右文武;挞殷之命,抚定天下;王遣命南公,营宅汭土;君庀淮夷,临有江夏。”这段话,是说曾侯辅佐周文王和武王,灭商后被派到南方监视南方诸国。这说的不正是南宫适吗?最终,学术界确认,随国和曾国,其实就是一国两名。

这一年,距离原曾侯乙墓所在地约20公里处,随州叶家山岗地,又在出土的曾侯舆编钟上发现一段铭文,“伯适上通,左右文武;挞殷之命,抚定天下;王遣命南公,营宅汭土;君庀淮夷,临有江夏。”这段话,是说曾侯辅佐周文王和武王,灭商后被派到南方监视南方诸国。这说的不正是南宫适吗?最终,学术界确认,随国和曾国,其实就是一国两名。

此前,曾侯是周文王之后还是周武王之后,在学界亦有分歧。此次在出土的编钟上发现了铭文“余文王之孙,穆侯元子、出邦于曾”等内容,说明曾侯应是文王之后,又解决了一个学术难题。

  

图片 18

图片 19

芈加,曾国的妇好

    建国以来,在随州义地岗屡有曾国墓葬和带有曾侯铭文的青铜器出土,此地应为一处春秋时期曾国高等级家族墓地,是东周时期考古的一个重大发现。该墓地出土了大批极具研究价值的文物,包括青铜器,陶器,玉器、骨器等,不仅保存完好,而且组合和共存关系明确,是研究湖北汉水流域春秋时期曾国墓地的标准性器物群、墓葬年代、文化属性及墓主身份的重要参考依据。
 
  
    M6属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为东西向,葬具为一椁一棺,随葬品主要放置在椁内南侧,玉器放置在棺内,这些特征与已发掘的春秋时期曾国墓极其相似。值得注意的是,兵器中戈的锋头似乎有意识地作了折损,这一现象应该为东周时期墓葬中流行的“折兵”葬俗。

随国国君为何自称曾侯,有学者进行了推测。周初南宫适被分封在随州,但是当时这里应该也称为“曾”。这在当时是非常普遍的情况。南宫适也可以叫曾适,同时也是曾侯,这在当时各国中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周王把南宫适的封地改名为随,可是随国国君对“曾”仍念念不忘,依然自称曾侯。

随国国君为何自称曾侯,有学者进行了推测。周初南宫适被分封在随州,但是当时这里应该也称为“曾”。这在当时是非常普遍的情况。南宫适也可以叫曾适,同时也是曾侯,这在当时各国中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周王把南宫适的封地改名为随,可是随国国君对“曾”仍念念不忘,依然自称曾侯。

在芈加墓中出土了19件编钟。郭长江与伙伴们通过编钟大小、铭文内容、字体、出土位置等信息,判断它们应分为四组。第一组个体最大,其中最大的两个钮钟出土时钟体已经残存,所幸铭文保存较好,书写规范,内容基本完整,少数缺漏的文字可以根据其他组的铭文补充。

   曾公子去疾墓是义地岗墓地发现身份较为明确的一座春秋时期曾国墓葬,对研究义地岗春秋曾国墓地世系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黄凤春、郭长江)

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

经过释读,整篇铭文包括三个段落。开篇用“曰”字领起,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了曾国的历史:自己的祖先南宫受周王分封到曾国,曾国与楚国有联姻。第二部分是芈加自述,讲了丈夫“龚公”即曾侯宝早逝,自己作为曾侯夫人勇敢地挑起了国君的重担,治理曾国,保土守疆的一段历史。第三段落是编钟铭文常见的宴饮以乐嘉宾的套话。

作为楚国的女儿、曾侯的夫人,芈加竟是个传奇女子,巾帼不让须眉,有胆有识,可谓是“曾国的妇好”。

找回尘封的曾国历史

曾国在史料中没有记载,从1976年曾侯乙墓发掘开始,一系列考古发现,如拼图般,逐渐恢复着一个存在时间不短、却被历史“遗忘”的小国历史。

近几年,曾国考古研究掀起第二次高潮。2011至2013年,随州叶家山墓地发掘了西周早期曾国墓葬,确认了两位曾侯,将曾国历史往前推进数百年;2014至2015年,枣阳郭家庙墓地发掘了一批西周晚期、春秋早期的曾国墓葬,发现了较多曾国音乐考古的遗物;2016至2017年,京山苏家垄墓地发掘了一批春秋早中期的曾国墓葬,其中曾伯漆墓出土“金道锡行”等铭文确认了曾国铜料来源问题,并且在墓地南侧发现了春秋时期冶铜遗址;从2009年开始发掘的随州义地岗墓群,2012年发掘的文峰塔墓地、2017年发掘的汉东东路墓地,以及2018年度发掘的枣树林墓地,确认了6位曾侯,即曾侯求、曾侯宝、曾侯得、曾侯戊、曾侯與、曾侯丙。

通过数年的考古发掘,确认了曾国13位带有私名的曾侯,极大完善了曾国历史的进程,填补了两周史上关于曾国记载缺失的空白。

(本报北京8月6日电 本报记者 李韵)

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2019发布于不限ip多账号送彩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北随州又现曾侯墓 明确身份的曾侯又增两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