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疆布尔津县博拉提三号墓群

 
发掘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于建军 

亚心网讯三月末的风,暖意之间偶尔还夹杂着一丝凉意。踏着春风,布尔津县委党校驻杜来提乡喀拉塔勒村工作队一如往常对每家每户开展走访工作。

11月6日,布尔津县老年活动中心落成并投入使用。全县2000余名老人有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亚心网讯(通讯员 美丽·巴坦)初入村时,春寒料峭的三月,陌生清冷的村庄,这一切,都让我感到迷茫,来到布尔津县阔斯特克镇阔斯特克村,是可爱的百姓,用朴实与真诚,温暖了我苦涩的心情。是可亲的百姓,用真情与实意,将我心灵深深的感动,释放了来时的不安,迈开了村里的第一步。

亚心网讯幸福是什么?幸福或许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是一杯加糖的白开水,又或是一丝丝朴素的温暖……对于尔格尔胡木村工作队的四个女生来说幸福就是帮助书阿克重返校园,帮助残疾儿童恒巴提学会数字1和2,帮助努尔卡玛了奶奶梳一次头发,帮助哈汗叔叔卖出50个鸡蛋。。。。。

    布尔津县位于祖国西北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阿尔泰山南麓,准噶尔盆地以北,额尔齐斯河河畔,其北部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县境内有古代墓地65处,类别有石堆墓、土堆墓、石圈石堆墓、石圈土堆墓、石围墓、石板墓等,根据墓葬附属遗存的情况,又有石人石堆墓、列石石堆墓等;墓葬封堆大小不一,最大的直径约百米。
 
  
    2011年—2012年,为配合新疆布尔津县也拉曼定居兴牧水利工程建设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也拉曼定居兴牧水利工程涉及的也拉曼墓群进行了抢救性发掘。也拉曼墓群由喀拉塔斯墓地,博拉提一、三号、四号墓群,库木达依力克墓群组成,其中博拉提三号墓群共清理发掘墓葬46座,出土文物有石器、陶器、铜器、铁器、骨器等,约60件。   

工作队来到村民黄顺武家中,10岁的儿子黄强开了门,他正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工作队对他家的情况十分了解,黄强的妈妈吴干秋不幸患有精神疾病。工作队与村两委得知这一情况,立即帮助黄顺武送吴干秋前往医院住院治疗。黄顺武要出去干活挣钱养家,家中总剩下黄强一人。工作队员像妈妈一样教黄强要学会收拾自己的书包和衣服,把书桌摆放整齐。得知黄强的作业还没有写完,就拿出黄强字迹整齐的作业本,耐心的辅导完才离开。

近年来,布尔津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老年事业工作,深入落实“五·七工”、60岁老龄补贴等各项惠老方针政策,使老年人的生活水平得到明显提高,为了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要,布尔津县统筹安排,加大财力、物力和人力的投入,使老年活动中心如期建成。

忘不了第一次去村民家入户走访时的情景,阿帕紧紧的抱着我,亲吻我的额头对我说:“你就像我的巴拉一样,以后没事就到我们家来玩,我给你做好吃的。

今年3月,我们作为新一批的访惠聚干部入驻到布尔津县也格孜托别乡尔格尔胡木村,我们走访入户了解每一个家庭的基本情况的同时,归纳了个别特别要关注的对象,其中数阿克跟恒巴提就成了我们的重点对象。或许你们会好奇恒把提是谁,数阿克又是谁,

    博拉提三号墓群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博拉提村西南,墓群西南有正在修建的水库,东部、南部垦有农田,再向南有简易乡村公路,北靠阿尔泰山支脉博拉提山,共发掘墓葬46座,有竖穴石棺墓、石板石棺墓、竖穴土坑墓、竖穴偏室墓、带墓道的竖穴土坑墓,出土有陶器、铜器、石器、骨器、铁器等,约60件。

离开后工作队打通了黄顺武的电话,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黄顺武告诉我们:“最近几日,一边要干活,一边还要照顾黄强上学,抽不开身到医院办理转院手续和社保材料,但这关系到住院费用报销的问题,实在耽误不起。”工作队队员安慰他不要着急,咱们现在是一家人,有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

布尔津老龄委主任赤那尔说:“要把老年活动中心,办成全县老年朋友老有所学的课堂、老有所乐的阵地、老有所为的桥梁、老有所依的平台、老有所养的乐园。”

忘不了三八妇女节搞活动的时候,村里努尔古丽大姐热情地邀请我与她共跳了一曲黑走马。

其实,恒巴提是布尔津县也格孜托别乡尔格尔胡木村一位特殊的小女孩,原本13岁的她应该像很多孩子一样在校园里享受美好的时光。不幸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恒巴提患有先天性的脑瘫,再加上家里一贫如洗,后期更是没有好的救助措施,就这样一拖再拖恒巴提也已经到了13岁。

  
    其中石板石棺墓M18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该墓位于墓群西部,土封堆略呈较低矮的覆斗形,平面长方形,表面覆盖稀疏荒草,封堆顶部较平坦,北部及西部各有一以石板围成的石框。

回到村委会,工作队队员将问题反映给包村领导和村“两委”班子,经过一番讨论,决定于3月26日上午前往吴干秋所在医院,看望慰问的同时,为其办理转院手续与社保材料。

据了解,布尔津县老年活动中心投入资金1100万元,建筑面积4500平方米。建有多媒体室、健身房、排练房、书画室、阅览室等。是一个集学习、娱乐及健身为一体的综合性活动中心。

忘不了村上的巴合波力小朋友来到办公室拉着我的手问:“姐姐,以后我可以经常过来找你玩嘛?你可以辅导我写作业么?”

除去入户走访,我们平时有事没事都爱去她家转转,今天给恒巴提带去一些零食,明天给她送去一些好看的衣裳。在一次与恒巴提爸爸的交谈中我们得知,随着年龄的增长,看到周围邻居小孩个个走进校园,恒巴提似乎也有些焦急,时常会坐在自家门口看着上下学的小朋友们,但是碍于身体原因,恒巴提至今也没有上过一天的学。

  
    北部石框长约80、宽约60、深约70厘米,所填沙土黄褐色,夹杂石块,底部石块较多,可能是原来石框的盖板风化粉碎后,掉入石框内。底部有零星碎人骨痕迹,东南角有一素面橄榄形石罐。构成石框的石板内壁下部多有红色涂画痕迹,具体图案模糊不清。   

工作队队员和包村领导、村干部一行4人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病院,联系主治医生,询问吴干秋的病情和康复程度,并说明此行来意。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转院相关手续全部办妥。

忘不了的太多太多······

看到这个不幸的家庭,我们队长玛依拉决定由我们四人来当恒巴提的“家庭教师”,大家也是“各显神通”,工作队队员阿胡负责恒巴提简单的数字认知、我负责简单的词汇、姚蓉蓉负责书写、队长玛依拉负责交流会话。就这样,恒巴提的“私人教师团”正式成立了,虽然我们都不是专业的老师,但在教学中却一个比一个认真。渐渐地,恒巴提认识了简单的数字、会叫出爸爸妈妈和姐姐了,脸上也时常露出开心的笑容。这个周末,在给恒巴提上完课跟她挥手告别的时候,恒巴提突然向我们踉踉跄跄地走来说道:“姐姐,热合买提”。尽管还是有些吐字不清,但这却是我们听到过的最动听的话语……

    西部石框较小,长约60、宽约40、深约60厘米,石板风化严重,所填沙土黄褐色,夹杂石块,底部亦有石块,可能是风化后的石盖板粉碎后跌入。底部不见骨骸痕迹,东北角一长方形石板下面盖有红色颜料,靠近北比中部出土一橄榄形黑色陶罐,口沿下刻有三道弦纹,再向下刻有三角波折线起始的菱形小方格纹饰,制作精细。

“在医务人员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吴干秋的病房。见到我们来看望她,她急忙上前与我们握手,同我们拉起了家常,和第一次见到她时的一言不发有了截然不同的对比。”工作队队员说到。

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群众的心里自然有一杆称,我们要做的、也是正在做的便是与村班子、与百姓同甘苦、共患难,扎扎实实的为民服务,用真诚赢得民心。

说起舒阿克,初见她也是在走访入户时。在登记家庭信息的时候,看到她今年高三,我便好奇地问舒阿克想考哪里的大学,舒阿克便低下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从她妈妈那里了解到,今年年初,舒阿克的父亲查出肠癌,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巨额的医疗费就像是一座大山,重重的压在舒阿克和妈妈身上。舒阿克为了节省开支,每天就只吃一顿饭。眼看马上就要高考了,舒阿克大学的学费却遥遥无望,舒阿克便决定不参加高考,专心在家好好照顾父亲。从舒阿克家出来前,我们还在坚持问她是否会去参加高考,舒阿克也只是笑笑没说话,脸上透露出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懂事和无奈,让我们既心疼又揪心。

    封堆顶部北部石框东侧,发现一长约40、宽约30厘米的石板,掩压一长约30,宽约20厘米的石框,内无遗物。  

从吴干秋口中还了解到,目前晚上睡眠不好需要药物治疗,在医院与其他病人相处的还不错。吴干秋的话语中不时流露出对孩子和家人的想念,工作队便拿出自己的手机帮吴干秋拨通了丈夫黄顺武的电话,她聊得很开心,并且嘱咐丈夫要好好给孩子做饭,辅导孩子的作业。看到这一幕,在场几人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打心眼里替吴干秋一家人感到开心。

记得下村前一天恰逢常天俊奶奶过97岁生日,我们几名编办干部准备了个小蛋糕,简单提了些蔬菜水果,特意赶到老人家,为老人送上满满的爱心和祝福。当点上蜡烛让老人许愿时,老人说:“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以后每年都要来看望我,等我100岁的时候,还要你们陪我一起过生日。”那天整个房间都充满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仿佛我们就是老人的儿女、孙女,我也将老人的心愿牢牢记在了心里。

回到村委会我们顾不上吃饭,就把舒阿克准备放弃高考的事和村“两委”班子积极协商对策。大家一致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劝舒阿克参加高考,还为舒阿克家捐款1500元,暂时以解燃眉之急。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着急的来到舒阿克家,大家都在语重心长地劝说舒阿克参加高考,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改变家庭情况。舒阿克听了我们的劝说后,终于同意重返校园,参加高考,我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随后,大家来到舒阿克家屋后荒废的菜地,因为父亲的病重,一直没有时间打理菜地,在大家的共同帮助下,菜地里种满了菜苗,舒阿克妈妈也为女儿重返校园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封堆中部发现一红色色橄榄形陶罐,直口平唇,沿下饰纵向波折三角纹,肩部及以下均饰横向波折三角,间有点戳纹、压印纹。陶罐受土沁影响,微呈灰色,陶罐东北侧有素面的石罐残片。

临行前,包村领导和工作队的成员们还不忘叮嘱并鼓励吴干秋要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安心养病,争取早日康复出院。并且还告诉她放心家里,村里的家有你有我还有他。

病患无情人有情,村民马德清患有糖尿病、肝硬化、胃炎等病,2月份以来多种疾病的叠加使得他白血球急速下降,急需住院治疗,得知他因家境贫寒没法儿就医,我们工作队立即组织村“两委”、党员、村民小组长等为马德清同志进行了捐款,共募集善款8370元整,为了筹集更多救命善款,工作队还向镇政府申请了医疗救助。善款金额虽不多,却表达着一份心意,希望他以良好的心态积极治疗,早日战胜病魔。

恒巴提,数阿克,希望你们今后能有好运气,如果没有,愿你们在不幸中学会慈悲;希望你们今后会有很多人爱,如果没有,愿你们心有阳光,不惧悲伤,我们会一直陪伴着你们。

    封堆下,东西方向各有一较大石棺,均有石盖板。   

为了实现农牧民增收,积极探索新路子,我们同村两委协商合力开了一家专卖农副产品的网络微店,所有产品的价格由村民自己决定,我们只做代售,不加价、零利润,微店的传播速度快,打破了空间限制,只要产品质量可靠,就不怕产品卖不出,微店开张一个月以来得到村民一致好评。

    东部石棺以较厚的六块砂岩组成石棺四壁,南、北各一块,东、西壁各二块,西内壁偏南处有一近似于倒扣酒杯的图案,南内壁偏西处有一匹凿刻的马。   

为了充实村民的精神世界,利用农闲时间,我们以“民族团结宣传教育、基层组织建设、妇女素质提升”为重点,组织开展了“三八”妇女节联谊和纳吾鲁孜节联谊活动,我们协助村两委班子组织村上妇女们参加刺绣培训班;协助开展评选好儿媳、好婆婆、好姑嫂、好妯娌活动,以家庭的和谐美满促全村团结稳定发展。

    石棺内竖立有两块石板,用来支撑盖板。其中一块上有红色涂抹痕迹;石盖板已碎裂,西南角盖板表面上发现有马牙,石棺底部碎骨较多,估计是埋葬不久就被盗了。墓室与石棺之间填充碎石块,石棺与墓室东南角之间发现有一套石器:两件大小不一的石拍,一件石锤,一件石砧,表面均有红色颜料痕迹,为加工颜料工具。石拍用来拍碎颜料,石锤则进一步砸碎颜料,并在石砧上研磨颜料。经过初步检测,红色颜料主要成分是铁矿石。

“民有所求,我有所应”。点点滴滴注真情,一言一行惠民生,我们住村干部就是要从点滴小事做起,将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办实办妥,切实给群众解决最迫切、最具体的问题,让群众真真正正感觉到实惠。

    墓室东侧偏南处,发现原始地表上有一块约1平方米的红色痕迹,应为加工颜料的地点,甚为珍贵,墓葬内彩绘所使用颜料应该就在此处加工完成。

驻村的生活,让我得到的是满满的收获,我知道我们需要做的还很多,但我们无愧于蓝天下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因为我们始终谨记使命,“最后一公里”的情,“最远一家人”的谊掀起了奔流不息的热情,我们将继续用实际行动诠释访惠聚,传播正能量,真正将村民领向致富路。

 

图片 1 

 

墓室与红色地表  

    西部石棺以较薄的页岩石板组成,东、西、南壁各一块,北壁二块,表面脱落严重,仍保留有红色图案,斜菱形方格纹内填有红点。石棺中间有一块石板竖立,支撑石盖板,石盖板东南角确一约50厘米的弧形,边缘凿痕明显,应是盗洞所致。墓内骨骼零碎杂乱,有一残陶杯。中间偏西有一石板构成的石室,内无遗物及任何痕迹。   

    该墓葬内出土的一些橄榄形石罐以及陶罐,体现其与阿勒泰市切木尔切克墓群出土文物的一致性和延续性。根据碳十四年代数据以及墓葬形制、出土遗物表明,此墓葬距今约4000年,属于青铜时代,初步认为属于切木尔切克(克尔木齐)文化范畴,博拉提墓群的碳十四数据也表明这一点。切木尔切克文化最早从距今约4000年的青铜时代开始,延续至早期铁器时代,是萨彦——阿尔泰地区早期考古学文化,近年来,在蒙古国西部也发掘了较多的同类文化遗存。

  
    除此之外,还首次在阿勒泰地区发现了有墓道的墓葬,共有4座,其中3座东西向斜坡墓道与墓室之间有石板分隔,石板可能相当于墓门,一座墓葬的墓道里还树立了一尊典型鹿石,鹿石首正反对应凿刻有圆环,正面上半部凿刻有一匹马,形态逼真。另外一座带有南北向短直墓道的墓葬,墓道浅、短,可能是为了上下和出土的方便。   

    这次发掘的18号石板石棺墓是自1963年以来,首次完整发掘的切木尔切克文化类型的石板墓,对于其封堆、墓室构筑方式有了较深的了解,进一步深化了对切木尔切克考古学文化的研究。

    其余墓葬多为石棺墓,也有偏室墓。墓葬多数是东西向,偏室墓既有北偏,也有南偏的;有的石棺墓封盖严密,由多层岩石封盖。 

  
    出土的铜器中有戒指、镜、饰件、鸡首铜簪等,陶器有罐、尊、壶等,石器有鹿石、磨盘等,骨器有带扣、导尿器等。

   
    阿勒泰地区发现有大量以红色颜料描绘的洞穴岩画,18号墓葬红色颜料加工地点及其加工工具的发现,对于研究古代阿勒泰地区颜料的使用具有重要的意义。

 

图片 2

 

石棺墓内壁上凿刻的马的图案

    经过初步鉴定,这些颜料主要成分为氧化铁。   

    斜坡墓道墓葬及其墓道中发现竖立的鹿石,均为阿勒泰地区首次发现,对于进一步认识当地早期考古学文化有着重要的意义,加工颜料现场及其加工颜料工具的发现不但在学术研究上有着深远的影响,对于抢救性考古发掘也有着指导作用,它的发现再次表明只要严格按照田野考古发掘工作规程发掘,就可以获得更为细致、全面的信息。

  
    与这次发掘的18号墓类似的石板石棺墓过去也曾有发现,早在2004年,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农民在修水渠时,就发现了一座石板石棺墓,4块加工过的砂岩石板组成的石棺内壁有彩绘网格纹,网格内有圆点,内壁上还雕刻有十分清楚的人面纹饰,出土有内壁绘有黑彩网格纹饰的陶豆、橄榄形陶罐、石剑或者石矛、陶豆。这样的墓葬哈巴河县也有发现,因此,自阿勒泰市向西,经布尔津县到哈巴河县境内,都有切木尔切克文化的遗存。

  
    综合近年来在布尔津县发掘的整体情况来看,布尔津县早期的考古学文化延续了新疆阿勒泰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切木尔切克文化的特征,晚期的多在两汉时期,部分墓葬晚至隋唐。

   博拉提三号墓群的发掘,不仅仅开拓了研究切木尔切克文化的视野,而且进一步证实了阿勒泰地区在亚欧草原史前时期具有的重要地位,也从侧面反映了当时较高的文明程度。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疆布尔津县博拉提三号墓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